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3章 暴打禽兽不手软
    赵铁柱点点头说:“婶,我明天会送她走的,今天我有点忙,就不进去找雨婷了,您代我将这武昌鱼和山竹药煮了,让她喝了补补身体。”

    “呃!谁都知道你是个大忙人,带领乡亲们脱贫致富呢!去忙吧!照顾雨婷的事儿让婶来。”杜春兰善解人意地说。

    赵铁柱点点头,朝着院子内看了一眼。虽然只看到了李雨婷在院子里洗衣服,只是一个背影,但赵铁柱依然能够发现李雨婷躬着身子。那圆润的臀部,纤细的柳腰,还有那修长的美腿,都构成了秒杀自己的魅力。

    等明天好好陪李雨婷,赵铁柱想到这里,就看了李雨婷背影一眼,提着剩下的罗非鱼,快步离开。

    赵铁柱想到自己有正事要办,得去清水河边十亩板栗树林找沈水仙,让沈水仙开着收割机,而自己开着耕种机。一起去三十亩新鱼塘割草耕耘,为种植黑麦草创造条件。

    赵铁柱赶往清水河,经过一处浓密的柳树林,耳边传来了一个女人的痛斥声:“你别胡来,要是胡来,老娘就拼命地喊。”

    紧接着,一个邪恶的声音狂妄地威胁:“你要是敢喊,老子的菜刀就砍死你。”

    赵铁柱听到这里,觉得事态严重,赶紧循声靠近。柳树林深处,但见一个男人一手揪住女人的衣领,一手挥舞菜刀。

    赵铁柱很快认出来了,这男的不是别人,正是输掉鱼塘的钱一刀,这女的正是沈水仙的公婆何香姑。

    而柳树林地里,还有两个水桶和一根扁担。这水桶的水泼了一地,扁担也丢在一边,赵铁柱一看就知道是何香姑来河边挑水的。

    不用猜就知道,豆腐坊的桃花水用完了,何香姑为了配合杨雪莲制作豆腐豆浆,只得来清水河边挑水。而她挑水,却被这个游手好闲的钱一刀看到了,起了色心,要霸占何香姑。

    赵铁柱判断的没有错,钱一刀今天打赌,暗算赵铁柱不成反倒输掉祖传的三十亩野鱼塘,被叔叔钱大富痛斥愧对钱家祖宗,变得十分窝火。可是他害怕赵铁柱,毕竟赵铁柱武功非凡,自己打不过他。

    钱一刀无处发泄,他来到清水河洗澡,想将身上的晦气冲掉。正洗的欢时,意外发现何香姑来挑水。在河中看着美婶躬身打水,河水清澈,倒映出何香姑的身影。

    虽说何香姑四十来岁,可她是个标准的中年美婶。肤白貌美身材好,尤其是傲人的两枚硕果随着她躬身打水的动作而摇摇欲坠,看的钱一刀兽性大发。

    在何香姑打了水,挑水进入柳树林,钱一刀就迅速上岸,从后面像饿狼一般地扑上去,一把揪住何香姑,要非礼她。

    这会儿,赵铁柱看到了一幕让人义愤填膺的事儿。

    但见钱一刀这个王八蛋用菜刀架在何香姑的脖子上,抵得她呼吸困难,脸色惨白。而钱一刀丝毫没有顾忌到自己的残忍,他为了满足自己的原始**,腾出一只手在解着何香姑的裤腰带。

    何香姑成了一只待宰的羔羊,两滴清泪顺着脸颊滑落在青草地上,看的赵铁柱十分不忍。

    狗日的钱一刀,竟然动我身边的美婶。此时不出手,何香姑就要被这个王八蛋给糟蹋了。

    眼看钱一刀要解掉何香姑的裤腰带时,赵铁柱威武爆发。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掐住钱一刀握菜刀的手腕,稍稍用力一掐。钱一刀疼得“啊”了一声,手一松,那菜刀就落地了。

    菜刀正好落在了钱一刀的臭猪脚上,锋利的刀口砍伤了脚背,割出一道十公分的血口子。鲜血如泉水一般地往外涌,疼得钱一刀“妈呀”惨叫。

    钱一刀这会儿看到是赵铁柱神兵天降时,吓得魂不附体,来不及喊赵铁柱爷爷饶命时,赵铁柱疯狂爆发。

    一拳头狠狠地砸中了钱一刀本来就被树刺扎伤的眼睛,疼得钱一刀杀猪般地嚎叫起来。这声音一浪高过一浪,回荡整个柳树林。

    赵铁柱仍不解恨,抬起右脚,对着钱一刀的裆下一个爆踹。

    钱一刀感到一阵钻心的刺痛,立时晕了过去,扑通倒地。

    赵铁柱仍不放过钱一刀,这会儿他血气上涌,捡起地上的一把菜刀,抡起菜刀架在钱一刀的脖子上。稍稍用力,很快钱一刀的脖子出现一道深深的血痕。

    钱一刀疼醒了,“咔咔咔”钱一刀的呼吸十分困难,脸色惨白,他感到离死亡是多么的近。

    “爷爷,饶——”钱一刀后面一个字还未喊出来,赵铁柱一巴掌狠狠地扇在了钱一刀的臭脸上,立时钱一刀的脸肿得跟猪头似的。本来今天输了鱼塘,走路不小心撞到树上,额头上有个大包,鼻子也塌了,眼睛受了重伤。

    这会儿又被赵铁柱狂扇嘴脸,钱一刀立时感到头嗡嗡直响,整个人就像一只死咸鱼一般,任由赵铁柱在砧板上宰杀。

    钱一刀再一次尝到了赵铁柱的厉害,可已经晚了。赵铁柱继续发威,狂扇嘴脸之后,又一拳头狠狠击打在他的肚子上。这一拳,赵铁柱毫不留情,打的钱一刀肠子都悔青了。整个人再一次惨叫了一声,然后像条死狗一般地痛晕过去。

    可赵铁柱仍不解气,何香姑是逆鳞,谁碰她注定倒大霉。赵铁柱这会儿抄起菜刀,就要朝着钱一刀的脖颈砍下去。

    突然何香姑从后面紧紧地抱住赵铁柱,恳求说:“铁柱,别犯啥事,你要真杀死他,你就犯了法,你可不能因为婶去坐牢啊!何况你还要带领乡亲们脱贫致富呢!”

    可赵铁柱义愤填膺,血气上涌,对着何香姑说:“这个钱一刀,太可恶了。如果我不路过这里,他就得逞了。这种人渣王八蛋,不除天理不容。”

    赵铁柱说完,要推开何香姑。何香姑抱不住,这个铁柱,一发起狂来像野牛,就是九头马也拉不回来,劝也劝不住,何香姑哪里能够让赵铁柱犯啥事啊!情急之中,何香姑一把握住赵铁柱。

    赵铁柱突然被何香姑一握,立时两腿一紧,身子一僵,脸涨得通红,他真没想到平时端正贤淑的美婶何香姑这样。

    何香姑感受到手心迅速增大的弧度,不由得心尖儿乱颤,瞪大了眼睛一脸吃惊地看着赵铁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