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6章 赵铁柱喊广播
    赵铁柱和李雨婷整整恩爱了三个小时才云收雨散,两个人都发现,办完事儿后,心情特别舒畅。

    两人灵肉合一,看对方的眼神多了一份柔情蜜意。不过李雨婷穿上烤干的衣服后,走路腿发虚。赵铁柱担心她走路不小心又栽进路边深水沟,就干脆背起她往村里走去。

    李雨婷伏在赵铁柱的背上,觉得暖暖的,很有安全感。

    而赵铁柱发现后背有两团柔软挤压着,像按摩一般舒爽。

    一路享受着李雨婷的特殊按摩,赵铁柱不知不觉就将她背回了村东头的家。

    让赵铁柱意外的是,李雨婷仍然意犹未尽,主动凑近耳边说:“铁柱哥,我从前院走进去,你从我卧房后窗翻进来吧!今晚好好陪着婷儿。”

    赵铁柱当然想好好陪李雨婷,可他想到鱼塘的各种淡水鱼和虾蟹必须在天亮之前长大个,这黑麦草还没有喂进鱼塘里,回村后必须发动乡亲们帮忙割草喂鱼。

    赵铁柱略表歉疚说:“婷儿,我下半夜还得发动乡亲们割草喂鱼,明天还得将鱼运到城里去卖,我分身乏术。不过明天会主动送你的,好好补偿你。老婆,我爱你。”

    赵铁柱的真诚让李雨婷表示理解,尤其是赵铁柱主动喊自己是老婆,爱自己,不由得点点头,体谅地说:“铁柱哥,我知道你满脑子都是致富事儿。婷儿也支持你的,你也别太累哦!那我进院子了。”

    “呃,婷儿,你好好休息吧!”赵铁柱点点头。

    赵铁柱离去了,李雨婷进院子后,从院门缝偷偷看着赵铁柱匆忙离去的背影直到消失。

    这个铁柱哥,的确太忙了,其实自己明天一走,也会忙到拍摄电影中,以后和赵铁柱相处的时间就少了。真的很不舍,但因为各有各的事儿,不得不分开。

    赵铁柱为了迅速召集村民帮忙割草喂鱼,果断去了村部。当赵铁柱赶到村部的时候,发现村部办公室的灯亮着。

    耳边听到了村长钱大富在痛斥:“你个不成器的败家子,老子给你两万块去买蔬菜种子和催生剂,农药化肥的,你却倒好,给老子拿到镇上赌博输光了。你要是不赢回来,就别回家。”

    赵铁柱一听,发现是钱大富在电话中痛斥他儿子钱小富。

    这个钱小富,游手好闲,只知道败他老子贪污的村民集资款。赵铁柱对这对败类父子十分厌恶,不过想到自己来村部的目的,就在钱大富痛斥完了钱小富之后,干咳了两声。

    钱大富听到赵铁柱的干咳声,赶紧出门。看到赵铁柱,他心有余悸,生怕赵铁柱找什么茬儿。多次和赵铁柱较量,钱大富都惨败。这会儿钱大富有些战战兢兢地问:“赵铁柱,这么晚了,有啥事要办?明天不能来么?”

    赵铁柱开门见山地说:“村长,我要用村部的广播。”

    “大半夜喊广播,以为你是村长啊?能叫的来人么?”钱大富一副村长气势,对赵铁柱一脸鄙视。

    赵铁柱懒得给钱大富说啥,只是说:“钱大富,快把广播室钥匙给我。”

    钱大富不敢不给,他知道赵铁柱揍人很厉害,连忙将两把钥匙中的一把递给了赵铁柱。

    赵铁柱接过钥匙,打开广播室的门,直接对着广播喊:“各位父老乡亲,我是赵铁柱,打扰大家睡觉了。我刚接手三十亩鱼塘,人手不够照看不过来。需要乡亲们帮忙割草喂鱼,大家拿着镰刀,到村部集合……”

    钱大富在一旁暗自冷笑:这大半夜的村民睡得熟,赵铁柱这么喊人,能把人喊起来才怪?

    可让钱大富意外的是,赵铁柱只喊了一遍,仅仅不到七分钟,村民们像赶集似的,纷纷拿着镰刀往村部涌来。如此强大的号召力,让钱大富不由得冷汗直冒。自己当村长,也没有这么强的号召力啊!

    这会儿,赵铁柱走向赶过来的乡亲们,一眼就发现有一百人左右,不由得大喜过望,振臂一呼:“乡亲们,辛苦了!现在跟着我去村外新鱼塘割草喂鱼。大家齐心协力,干得好,我不会亏待大家伙儿。”

    乡亲们经常给赵铁柱帮工,得到了实惠,纷纷迫不及待地说:“铁柱啊!快带我们去干活吧!咱们巴不得能够多给你干点活儿呢!”

    赵铁柱于是领着长龙般的队伍,往村外三十亩鱼塘走去。

    钱大富暗暗觉得好奇,这野鱼塘赵铁柱刚从侄子钱一刀手中赢过来,咋就发动这么多村民喂鱼呢!为了搞个清楚,钱大富悄悄尾随村民往鱼塘过来。

    半路上,钱大富遇到了侄子钱一刀。原来钱一刀被广播喊醒,觉得好奇,起床尾随村民赶往野鱼塘。

    钱大富和钱一刀这对叔侄跟到了三十亩野鱼塘,让他们傻眼的是,鱼塘周围大变样,那郁郁葱葱齐腰高的黑麦草在夜风的吹拂下长势喜人。

    “怪事!这野鱼塘到处是杂草、小树和荆棘,咋长满了这些喂鱼的草?”钱一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钱大富眼睛近视,他悄悄往前靠近,发现鱼塘周围果然长满了不同于杂草、小树和荆棘的绿草。而这会儿,赵铁柱发动乡亲们开始割草,乡亲们拿着镰刀,一个个干劲朝天。赵铁柱安排了两拨人,一拨割黑麦草,一拨将草往鱼塘抛去喂鱼。

    “蹊跷了,这些喂鱼的草咋突然长得这么高啊?”钱大富瞪大了眼睛珠子,一脸错愕。

    “叔,是不是赵铁柱那小子移植过来的草啊?”钱一刀猜测着。

    钱大富摸了摸脑袋说:“肯定是。”这会儿,钱大富想到赵铁柱白得了三十亩鱼塘,心里酸溜溜的,这会儿对着钱一刀训斥:“你个败家侄儿,跟我那个败家子一样,我那败家子赌钱输钱,你却输掉祖宗产业。这回让赵铁柱占尽便宜了!”

    钱一刀又被钱大富痛斥,心里窝火。的确赵铁柱白得了三十亩鱼塘,还半夜号召乡亲们割草喂鱼,养鱼事业搞得红红火火,让人羡慕嫉妒恨。

    不过钱一刀却对赵铁柱养草喂养嗤之以鼻:“叔,你别训我。我就不信,这姓赵的喂这些草,能够让鱼长得快。”

    钱大富也觉得养草喂养,一般情况下需要一个星期才能看出鱼有变化,于是跟着嘲讽起来:“这赵铁柱,请乡亲们是要花钱的,割草喂鱼不搞饲料催肥,长势不会太明显。赵铁柱这么做,傻蛋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