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1章 狂扁劫色狗
    两个小混混看的目瞪口呆,这小农民是用的哪门子功夫,竟然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凶器给夺走了。

    “铁柱哥,你太棒了!”李雨婷对赵铁柱的功夫刮目相看。这会儿起身,踮起脚,挺着诱人的身子,直接对着赵铁柱的额头重重地香了一口。那鲜红的唇印就像一枚红红的军功章,让赵铁柱十分舒爽。

    “咱们快逃!这个小农民是个功夫狂人!”两个混子看到赵铁柱功夫厉害,知道打不过,赶紧开溜。

    “铁柱哥,他们要逃走。”李雨婷这会儿有些失落,这两个小混混刚才邪恶的很,把自己的口堵得死死的,就差点窒息过去。还把自己的胳膊也按疼了,李雨婷很痛恨这两个恶混混。

    赵铁柱当然不会让这两个小混混逃走,对着李雨婷说:“婷儿,恶有恶报,对付这种人渣,只能以恶制恶。”

    在小混混溜出玉米地时,赵铁柱从身上掏出两枚银针。李雨婷看到赵铁柱拿出银针,心想:铁柱哥拿银针干嘛呢?但很快,李雨婷看到赵铁柱将这两枚银针对着小混混投掷出去。

    一个小混混的屁股被银针扎中,一个小混混的大腿被扎中,疼得妈呀哎哟惨叫起来。

    “铁柱哥,你这功夫神针太帅了!”李雨婷开了眼界,看到赵铁柱的银针竟然对付两混混这么管用,不由得再一次对着赵铁柱的左右两脸各自“啵啵”香了一口。

    赵铁柱爽飞了,真没想到自己狂扁两混子,李雨婷直接赏了两个吻。这两个吻让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感到要飞了起来。

    在赵铁柱享受李雨婷的超级福利打赏时,墨镜男子看到赵铁柱如此威武,吓得裤裆尿尿,汗水直冒。在惨痛之后,他像条狗一般地钻进玉米地深处,希望能够找个地方藏起来。

    不想赵铁柱在享受了李雨婷的福利之后,并没有忘乎所以,他拥有高度的警惕性。墨镜男子想逃之夭夭,没那么容易。赵铁柱目光凌厉,霸气一吼:“哪里逃。”

    墨镜男子吓得像条败家狗一般地蜷缩在地,赵铁柱快步上前,一把摘下墨镜男子的墨镜,一下子认出了这男子的庐山真面目。

    “钱小富,你个王八蛋。”赵铁柱认出是村长钱大富的儿子钱小富,不由得火冒三丈,拳头握的嘎嘣响。

    而这会儿,李雨婷也认出了是钱小富,不由得痛斥起来:“钱小富,我走路没犯着你啥事儿,你为啥要对我下手?”

    钱小富支支吾吾,赵铁柱抡起拳头霸气一吼:“钱小富,你要是不把原因说清楚,我砸瞎你的狗眼睛。”

    钱小富最怕赵铁柱的铁拳头,更怕赵铁柱砸瞎眼睛,连忙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赵爷爷,千万别砸下来啊!我赌博输了,老爸让我赢回来才让回家。我实在没办法,看到李雨婷路过玉米地,就起了邪念。”

    李雨婷在一旁听了,又气又急,连忙伸出玉掌,狠狠地朝着钱小富的猪头脸扇过来。钱小富本来刚才被赵铁柱踹飞,摔了一个猪啃泥,脸摔肿了。被李雨婷扇巴掌,立时疼得像踩住狗尾巴似的惨叫不止。

    李雨婷这会儿又不断地扇过去,疼得钱小富求饶不止:“李奶奶,别再打了,痛啊!我是输红了眼,铤而走险,你饶了我吧!”

    李雨婷这会儿却痛斥着:“你指使两个败类不仅抢我的包,还要非礼我,你这是怎么说?”

    钱小富立时哑口无言了,说实话,这一次李雨婷回家,他看到她和赵铁柱越来越恩爱,更是嫉妒的发狂。不过在村里他不敢下手,这会儿他知道李雨婷今天离开,而且他押定赵铁柱因为养鱼忙不过来,抽不出身来送李雨婷。

    钱小富戴着一个大墨镜,派两个小弟劫持。自己来个劫财劫色,捡个便宜。可万万没想到,在要得手的时刻,赵铁柱却神兵天降,让自己阴谋泡汤。

    “钱小富,你个猪狗不如的东西,老子抽你丫的。”赵铁柱早把钱小富的伎俩看穿了,这会儿忍无可忍。如果不是自己及时追上李雨婷,李雨婷就要被钱小富这帮败类给糟蹋了。此时不出手狂扁,天理不容。

    赵铁柱亲自动手揍人,毕竟李雨婷的巴掌扇得不重,不如自己的铁拳头厉害。

    “砰”地一声,赵铁柱的拳头砸在钱小富的额头上,立时额头起了一个大包,青一块紫一块,疼的钱小富双手捂住额头惨叫不止。

    赵铁柱仍不解恨,又一拳头狠狠砸在了钱小富的腹部。疼的钱小富哇地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他双手捂住腹部,疼的满地打滚。

    赵铁柱揍人揍红了眼睛,这个钱小富,必须出狠手,让他长点记性。于是从衣兜掏出一枚银针,趁着钱小富双手捂住腹部打滚时,赵铁柱以极快的动作将银针狠狠地扎进了他的裤裆下面。

    这扎针手法极快,钱小富只感到裤裆下面一凉,一麻,然后晕了过去。

    “铁柱哥,你把钱小富怎样了?不会是死了吧?”李雨婷害怕赵铁柱弄出人命来,有些后怕地提醒。虽然钱小富让人深恶痛绝,可不至于毙命。

    赵铁柱笑道:“我这银针扎下去,他一辈子举不起来,那玩意就是个摆设。”

    李雨婷听到这里,觉得扬眉吐气,对着赵铁柱说:“铁柱哥,其实咱们仙女村的大姑娘、小媳妇都怕钱小富,见了他就躲的。这个钱小富活该被你下狠手,免得再去害人。”

    赵铁柱从钱小富手里夺回女式小背包,递给李雨婷,李雨婷看到包里的钱和手机,感到无比畅快。

    “铁柱哥,幸亏你及时赶来,让我脱离钱小富的恶手。”李雨婷这会儿用饱含水雾的眼神看着赵铁柱。

    赵铁柱凝视着李雨婷,深情地回应:“婷儿,幸好你妈及时将信转给我。”

    李雨婷不解地问:“铁柱哥,你不是养鱼很忙抽不出时间送我么?”

    赵铁柱动情地说:“婷儿,你在信里说了,我爱你,老公。这一次,我也当面说,我爱你,老婆。”

    赵铁柱铁血柔情,让李雨婷喜极而泣。两个人心灵相通,他们就像磁石一般相互吸引。

    这会儿,两人忘了分离,发现这玉米地是两人独处的好地方,他们的身子越凑越近,最后像扭麻花一般地缠在一起。

    很快,玉米地里,漾起了男女高低不同的二重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