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4章 这病毒我能治
    赵铁柱刚刚赶到村外养殖场,准备进入大门时,恰好一个人也急匆匆地跑出来。不偏不倚,正好和赵铁柱撞了一个满怀。

    赵铁柱只感到胸膛被两团柔软挤压着,那种舒爽妙不可言。鼻子中闻到了一种香汗味儿,不由得有些犯晕。

    眼睛情不自禁地看过去,立时定住了。但见对方衣领口两颗扣子脱开了,里面那黑色的肚兜裹不住两团丰硕之物,至少有一半呈现在赵铁柱的眼皮底下。

    “咕噜”赵铁柱忍不住地咽了一下口水。

    不过赵铁柱很快认出了眼前的女人不是别人,而是村中的美妇秦月娥,被自己聘请在养殖场协助沈水仙的工作。

    秦月娥意外和赵铁柱相撞,自己傲人的身子紧贴着赵铁柱宽阔结实的胸膛,立时如触电一般酥麻。鼻子中闻到了很好闻的男人汗味,有些迷醉。

    秦月娥眼睛看过去,发现赵铁柱那健壮的肌肤,结实的身板,处处散发着阳刚之气。尤其是自己感到小腹有个东西顶着,忍不住地伸出手一握。

    感受到惊心动魄的弧度,秦月娥看清了是赵铁柱,不由得秀眉一挑,心头一颤。自己守活寡多年,一直都清清白白做人,在村里中规中矩。可没想到,自己和赵铁柱无意中的投怀送抱,却让她有些情不自禁。

    “月娥婶,您快放手,再这么握着,我可管不住自己了。”赵铁柱双腿夹紧,脸红心跳,浑身的血液加速流动,喘着粗气提醒。

    秦月娥看到赵铁柱这么说,哪还有意思这么握着的,赶紧松开了,就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姑娘似的,脸涨得有些红。赵铁柱看到秦月娥这副模样儿,心想:在村里的美婶中,秦月娥算是守妇道的女人了。

    不过赵铁柱看到秦月娥急忙急地冲出大门,连忙问:“月娥婶,您咋这么慌里慌张地往外跑啊?”

    秦月娥看到赵铁柱这么问,立时心急如焚地叹气:“铁柱,不瞒你说,孵出来的小鸡出大问题了,我要去神农镇兽医站找兽医治疗呢!”

    赵铁柱一听,脸色严肃起来,对着秦月娥说:“月娥婶,别急,带我进养殖场看看。”

    “嗯!”秦月娥点点头,带着赵铁柱进入鸡舍。

    赵铁柱一眼就看到了沈水仙在鸡舍中站着抹眼泪,他看过去,一幕揪心的事儿出现了。但见鸡舍里孵出来的小鸡一个个眼睛闭着,呼吸很难受,一喘一喘的,也不动。

    “水仙嫂,别哭,我来检查一下。”赵铁柱看到沈水仙还在不停地抹眼泪,安慰道。

    沈水仙听到赵铁柱的声音,连忙抹干眼泪,对着赵铁柱自责地说:“铁柱,昨晚电孵化器全部成功孵出了小鸡,嫂子和月娥婶忙了一整晚。因为犯困两人睡到了早上十点钟。

    这个时候再进鸡舍,就发现这些鸡成这个样子了。病怏怏的不吃也不喝,这么下去肯定活不长,嫂子就让月娥婶去神农镇兽医站找兽医过来看病呢!”

    “这么多小鸡需要看护,压力可不小,多睡会儿是必须的。嫂子,婶子,你们不要着急,我现在就检查一下。”赵铁柱进一步安慰着沈水仙和秦月娥,然后俯下身,捉起一只最为严重的病小鸡。

    赵铁柱暗暗动用内力探脉,内力细若游丝,在小鸡体内游走一圈儿。很快探出小鸡的病因所在,赵铁柱陷入了沉思。

    “铁柱,这些小鸡究竟是咋回事?”沈水仙小心翼翼地问。

    赵铁柱没有回答,而是仔细地问沈水仙:“嫂子,晚上鸡舍关门了没?”

    沈水仙说:“关了。不过为了保持通风,我让月娥婶将通风窗打开。”

    赵铁柱一听,立即走向通风窗。

    赵铁柱看到通风窗上有几粒老鼠屎,不由得大声说:“嫂子,婶子,我发现问题了。晚上有老鼠翻窗户进来了,老鼠吃小鸡,这老鼠应该有细菌。吃了小鸡后这些细菌就感染在鸡群里,从而造成了小鸡病毒感染。”

    赵铁柱这么一分析,沈水仙和秦月娥觉得在理,不过她们都担忧地问:“铁柱,这些小鸡感染病毒,能治好吗?”

    赵铁柱头脑中浮现出《神农百草经》,里面有畜医圣方,其中有治疗小鸡病毒感染的药方——神农除菌方,于是大声说:“这病毒我能治。”

    沈水仙和秦月娥半信半疑地问:“小鸡是重度感染,恐怖不那么容易吧!”

    赵铁柱却自信地说:“我只配一副药方就可以立马痊愈。”

    “啊?!这么见效,那还不快试试。”沈水仙和秦月娥齐声催促着。

    赵铁柱说:“水仙嫂,你烧一壶开水。月娥婶,您去蔬菜瓜果地采集一些嫩菜叶回来。”

    沈水仙和秦月娥点头,各自忙去了。

    赵铁柱也不闲着,头脑中再次浮现出神农除菌方的方法。里面采用十六种野生药草按照一定比例配制,赵铁柱打开随身的药盒,发现少了两种药,一种是雪顶红花粉,一种是金钗石斛。

    自己来不及去两个地方采药,不如坐镇指挥,打个电话了事。

    赵铁柱掏出手机,拨打了爸爸赵大根的电话,让爸爸立即采集最新鲜的雪顶红花粉过来。打完电话后,赵铁柱又给张雯雯打电话,让她在药田里采集金钗石斛的茎过来。

    赵铁柱打完电话后,就将另外十四种药草捣烂混合,碾成粉末。

    赵铁柱刚刚做完,赵大根拿着雪顶红花粉过来了,张雯雯也一路小跑将赵铁柱所需要的金钗石斛的茎递了过来。

    值得一提的是,张雯雯过来时,乡亲们也跟着来了。张雯雯是赵铁柱的贴身美女会计,经常给帮工的乡亲们发务工费,还给安排活计,非常受乡亲们拥戴。

    乡亲们刚才在三十亩鱼塘忙完撒网捕鱼装鱼的工作,暂时没啥其它活儿。看到张雯雯往养殖场跑过来,他们就跟了过来。

    乡亲们将鸡舍门口围了个水泄不通,看到鸡舍里的小鸡个个闭眼,嘴里一喘一喘,不吃也不喝,站都站不稳,不由得替赵铁柱捏了一把汗。乡亲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这鸡病太严重了,治不好损失就大了。”

    “是啊!要是这小鸡都不保,咱们跟着铁柱养鸡致富就化为泡影了。”

    “哎!这下铁柱压力大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