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0章 宴会上的较量
    国际大酒店宴会厅,摆满了许多宴席,各大股东在宴席就坐,座无虚席。

    宁天珠宝集团董事长宁天看到各大股东到齐了,于是郑重宣布:“各位股东,今天召开董事会,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最近开发高档珠宝,急需要高品质珍珠。我给大家推荐一款珍珠,大家看看品质怎么样?”

    宁天边说边示意女儿宁雅薇上台,宁雅薇拿着一串珍珠项链过来了。这珍珠项链一出现在各大股东视野,立时众人眼睛亮了起来。原来这珍珠饱满圆实,晶莹剔透,光芒四射,就像珍宝一般,不由得纷纷凑上前,争先恐后地欣赏起来。

    孔东风也过来了,也不由得眼前一亮。不过他很快又不屑起来,第一个讥讽着:“这一定是人造珍珠,不足为奇。”

    孔东风一讥讽,其余的一些股东曾经被他收买,也跟着讥讽起来:“是啊!这种人造珍珠不合要求。”

    宁雅薇最厌恶孔东风这副嘴脸,一脸正色说:“孔东风,这不是人造的,是纯天然野生的。”

    “哟!现在纯天然野生的早绝迹了,你这是睁着眼说瞎话。”孔东风压根就不信现在有什么野生珍珠,目前市面上都是人工养殖的,野生珍珠就算有,也少的可怜。

    而这珍珠项链,足足有一百多颗珍珠,根本不可能一下子收集这么多野生珍珠做项链,自然孔东风一百个不相信。

    宁雅薇对着孔东风说:“孔东风,你别不信,我让人拿证据来。”

    宁雅薇说完,就用眼神示意赵铁柱上台。赵铁柱上台后,从笆篓中取出在皇冠珠宝城竞拍会上掰开的两半河蚌,立时在场的人一阵惊喜。

    “果然是在河蚌里长出来的。”众股东说。

    “这有啥了不起,无非就是人工养殖的。”孔东风仍然不屑一顾。

    宁雅薇对赵铁柱再使了一个眼色,赵铁柱会意,立马将一张内存卡掏出来。宁雅薇将这内存卡插在电脑中,播放视频,通过投影仪投射在宴会厅的大屏幕上,立时在场的各大股东看到了一个小农民下池塘摸河蚌的场面。

    这视频里的小农民,不就是眼前的赵铁柱么?

    孔东风傻眼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口池塘水底,竟然有大量的河蚌,河蚌里有珍珠。

    孔东风仍然半信半疑,他认为是人工养的河蚌放在池塘水底,于是故意为难地说:“光看这个视频能说明什么呢?现在视频秀的节目太多太假,我只相信集团总部的鉴定师,让他来做个客观的鉴定。”

    紧接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拿着鉴定仪过来了,很快测出了各种数据,不由得大声说:“这完全是天然野生的,是上等货!价值保守估计,也是市场人工养殖珍珠的十倍。”

    鉴定师一鉴定,所有股东不得不相信了。

    “孔东风,这下你还有什么话说?”宁雅薇对着孔东风质问。

    “……”孔东风无话可说。

    而这会儿,宁天在各大股东的赞叹中宣布:“大家都看到这是纯天然的野生珍珠了,完全能够满足最近开发的高档珠宝的原料要求。所以我提议,宁天珠宝集团将和赵铁柱合作,以人工养殖珍珠的十倍价格采购天然野生珍珠。”

    宁天说完,宁雅薇也对着在场的各大股东说:“大家支持的请举手!”

    立时,经常拥护宁天和宁雅薇的股东毫不犹豫地举手,但其余的股东却用眼神看着孔东风,好像看孔东风的意思。赵铁柱观察到形势,至少有一半的股东都没有举手,这充分说明,这是站在孔东风这一边的。

    孔东风看到自己拉拢的许多股东看自己的意思,心头窃喜,他早就对赵铁柱恨得咬牙切齿了,怎么可能同意呢!这会儿万般刁难,当众摆摆手,用阴阳怪气的声音说:“我不同意!”

    孔东风说不同意,他拉拢的各大股东自然也跟着说不同意。

    董事会通过决议,至少需要三分之二的人同意才行,这让宁天和宁雅薇犯难了。赵铁柱在心里狠狠地诅咒了孔东风一回:孔东风,你个龟儿子的,分明是刁难啊!

    “孔东风,你为啥不同意?”宁天强压着怒火问。

    孔东风说:“这珍珠价格收购太贵了,仅仅用于做高档珠宝,现在竞争也激烈,恐怕不好销售。”

    孔东风这么一说,其余没有举手的股东也跟着附和。

    “是啊!孔少说的对,珍珠只用于珠宝,这种装饰品有价无市,钱景堪忧啊!”

    “除非珍珠有多种高性价比,这十倍收购价才能通过。”

    “可这池塘摸起来的珍珠并没有啥其它功效。”

    ……

    “你,你们——”宁天真没想到局面完全被孔东风操控,真没想到自从孔东风成了第二大股东后,拉帮结派,严重威胁了自己董事长的权威。这会儿,宁天脸色发白,心跳加快,整个人一阵眩晕,就要倒地。

    “爸!”宁雅薇看到爸爸要晕倒,赶紧扶住。

    “老顽固,竟然为小农民撑腰,活该!”孔东风幸灾乐祸地骂了一句。

    宁雅薇对孔东风厌恶极了,痛斥一句:“孔东风,你简直是胡闹,我爸都是受了刺激,你这个人渣。”

    可孔东风却厚颜无耻地说:“他这是活受罪,明知道身体不行,却偏偏站着董事长的位置不下台。”

    “你,你——”宁雅薇气的嘴唇哆嗦,牙关紧咬,身子一起一伏。

    赵铁柱却十分冷静地安慰宁雅薇:“雅薇,别和这种人渣顶嘴,你爸的病,我来看看。”

    赵铁柱说完,当众给晕倒的宁天做检查。他扣住宁天的手腕,采用内力探脉。内力细若游丝,在宁天的身体内游动了一圈儿,很快判断出病理所在。

    赵铁柱的脸色凝重起来,宁雅薇小心翼翼地问:“铁柱,究竟我爸怎么啦?”

    赵铁柱一脸严肃地说:“宁董心肌劳损,肝脾虚脱,加上受外部精神刺激,导致心功能衰竭而引起头疼晕倒。”

    “那得赶快上医院,我打120急救。”宁雅薇听到这么严重,要拨打120。但赵铁柱却说:“来不及了,我有办法治好。”

    “你有啥办法?”宁雅薇简直不敢相信地问。

    “我用珍珠即可治愈。”赵铁柱当众大声说。

    不想赵铁柱刚刚说完,一个尖酸刻薄的声音传来:“小农民,胡说,珍珠咋能治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