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7章 神农排毒针
    赵铁柱醉眼看宁雅薇,越看越诱人,再加上宁雅薇的致命诱惑,哪里还能把持的住。在米酒后劲的驱动下,他一把抱紧宁雅薇。

    正在这时,偏偏外面响起了一个急切的声音“铁柱,铁柱!”

    赵铁柱立时酒醒了三分,松开宁雅薇,快步出了大卧房。带上门后,一眼看到何香姑气喘吁吁地跑进养殖场。

    “何婶,啥事儿这么急?”赵铁柱看到何香姑神色慌张,紧问一句。

    何香姑看到赵铁柱,啊呼啊呼直喘气,很显然为了找赵铁柱,她跑得急。随着她不停喘气,她傲人的前面一起一伏。

    “铁柱,不好啦,出大事了。”何香姑沉痛地说。

    “啥大事?”赵铁柱心里一沉。

    “你雪莲嫂喝了清水河的生水,昏迷过去。我到处找你,总算找到了,你快去急救。”何香姑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又是一起喝清水河生水晕倒,赵铁柱想到必须多带点药草过去急救,于是对着何香姑说:“何婶,我马上准备药草。”

    赵铁柱说完,就将采集的所有金钗石斛、铁皮石斛、雪顶红花等药草备好,然后和何香姑火速往仙女村奔来。

    宁雅薇其实在大卧房把赵铁柱和何香姑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她真没想到赵铁柱除了是个小农民外,还是一个小村医。这个铁柱,真是不简单,关键时刻要承担着治病救人的使命,但愿他能够救人顺利。

    沈水仙和秦月娥也看到赵铁柱急忙急地跑着离开,在心里,她们也愿赵铁柱能够顺利救治杨雪莲。

    赵铁柱和何香姑一口气跑到了村里的豆腐坊,还未进屋,赵铁柱就看到许多村民将豆腐坊里里外外围得满满的。

    赵铁柱挤进人群,看到了一幕凄惨的场景。

    但见杨雪莲躺在堂屋一张竹床上,脸色苍白,双眼紧闭,一动不动。在场围观的乡亲们看得十分心痛,他们悲观失望,摇头叹气。

    何香姑这会儿用手靠近杨雪莲的鼻子,发现没气了,悲痛地质问苍天:“老天哪!你咋这么不公平?杨雪莲这么年轻,为啥要夺走她的命?”

    紧接着,何香姑嚎啕大哭,哭得在场的乡亲们暗自流泪。

    可在人群后面,钱小富在看热闹,一脸的幸灾乐祸。

    赵铁柱心情十分沉重,自己来晚了。不过既然来了,必须急救。只要有万分之一的急救可能,赵铁柱绝不放弃。

    赵铁柱压抑内心的悲痛,对着何香姑说:“何婶,别哭,让我检查一下。”

    何香姑却心灰意冷地叹气:“铁柱,你雪莲嫂没气了,没有救治的希望了。”

    赵铁柱没有说话,他这会儿用手放在杨雪莲的鼻息处,果然没有呼吸。赵铁柱将手放在脉搏,也没有跳动的迹象。最后放在心脏处,暗暗动用内力探脉。

    内力就像游丝一般,渗入杨雪莲的心肺。一秒、二秒……五秒后,赵铁柱大声说:“何婶,雪莲嫂的心脏有微微起搏的迹象,这说明,嫂子还有救。”

    赵铁柱这么一说,何香姑转忧为喜,说:“铁柱,那还不赶快!”

    “当然,不过这堂屋治疗,环境不好,得将嫂子弄到卧房单独治疗。”赵铁柱看到堂屋人太多,不利于自己治疗。

    何香姑只想赵铁柱能够治好杨雪莲,赶紧和赵铁柱一起将杨雪莲抬到卧房,放在卧床上。

    “何婶,您去厨房准备一碗姜汤水,我待会要用的。”赵铁柱对着何香姑说。

    何香姑点点头,带上卧房门离开了,赵铁柱单独给杨雪莲治疗了。

    赵铁柱头脑中浮现出《神农百草经》,治疗心脏中毒的各种疗法历历在目。赵铁柱果断选择了一种方法,那就是神农排毒针。

    只要用神农排毒针将杨雪莲心肺毒性排出来,嫂子的心肺功能就恢复正常,然后用药汤治疗,就能够达到标本兼治的效果。

    救人如救火,赵铁柱赶紧掏出针灸盒,取出一打银针。

    为了保证独特的针灸效果,赵铁柱必须将杨雪莲的上衣脱掉。

    “嫂子,我可不是占便宜。为了治好你,我必须这么做。”赵铁柱说完,就开始给杨雪莲脱上衣。

    脱去外面的翠花褂子,杨雪莲那光亮胜雪的肌肤完整地呈现在赵铁柱的眼皮底下。尤其是那傲人之处,让赵铁柱有些眼花。

    “上帝啊!请让我镇定,我这是给雪莲嫂治病,可不能有半点分神。”赵铁柱心里呼唤着上帝,极力克制自己不要多看杨雪莲。即使看她,那也是看扎针的穴位。

    赵铁柱很快找准了要扎的穴位,然后双手持着银针,以极快的速度扎针。

    赵铁柱仅用三秒时间将十二根银针扎进了联通心肺的相关穴位,动作十分麻利。

    扎针下去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要以气驭针。赵铁柱暗暗动用神农玄功内力,在捻动银针时,按压银针末端,将内力通过银针渗入杨雪莲穴位内。

    立时,一股股热流往杨雪莲的身体内渗入。那本来中毒的心肺部位,被股股热流包裹。渐渐地,微弱起博的心脏开始恢复正常跳动,全身的经络有了血液供应,杨雪莲苍白的脸色逐渐变得红润。

    杨雪莲的眼睛眨了眨,但仍然睁不开。原来她很虚脱,连睁眼的力气也没有了。

    以气驭针五分钟后,赵铁柱见好就收。开始拔针,拔针时,银针上沾满了瘀黑色的血迹,不用问,那是毒液。

    这神农排毒针施展完了,赵铁柱赶紧用干净的枕巾将杨雪莲身上的淤血擦干净,然后给她穿翠花褂子。

    穿褂子时,赵铁柱的手无意中碰到了不该碰的地方。感受到无比的柔软和弹性,赵铁柱差点大呼要命。

    好半天赵铁柱才镇定下来,以极大的克制力将翠花褂子穿上了。

    “呼”赵铁柱终于舒了一口气,额头上渗满了豆大的汗珠。这可不是以气驭针引起的,而是给雪莲嫂针灸治疗,得要消耗多大的定力啊!

    赵铁柱刚刚舒了口气,何香姑就端着一碗熬好的姜汤水走进了大卧房,并关上了门。

    “铁柱,雪莲嫂情况咋样了?要是你雪莲嫂没救了,婶也不活了。你雪莲嫂待婶特别好,一些重活儿不让婶做,许多事儿都是她扛着。”何香姑在豆腐坊做事,不少受杨雪莲照顾,这让何香姑非常感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