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8章 讥讽神医的下场
    “何婶,别担心,我立马配一副药汤,喂下去就没事了。”赵铁柱接过姜汤水,同时从衣兜中取出一颗神农解毒丸,碾碎成粉末,然后倒入姜汤中,很快这些粉末溶化了。

    何香姑扶着杨雪莲,赵铁柱将一碗药汤喂下去。

    不到五分钟,杨雪莲缓缓睁开眼睛。当看到是赵铁柱救了自己时,杨雪莲两眼涌出热泪,不顾何香姑在场,一头扎进赵铁柱的怀里,幸福地哭了起来。

    赵铁柱心疼杨雪莲,抚摸着她的秀发说:“雪莲嫂,别哭,清水河里的水有毒,以后不能生喝了。”

    可杨雪莲无可奈何地摇摇头说:“铁柱,咱们的豆腐坊,都要用清水河的水呢!”

    何香姑插话说:“是啊!这豆腐坊用水量大,咱们也没有水井,只能用清水河的水打豆腐磨豆浆。”

    赵铁柱觉得这是一个很严峻的问题,想了想说:“既然只能用清水河的水,我得想办法消毒才能饮用。”

    “咋消毒?”沈水仙和何香姑异口同声地问。

    赵铁柱不说话,将随身携带的金钗石斛、铁皮石斛、雪顶红花等药草拿出来,现场配制神农消毒散。这神农解毒散,能够对饮用水进行强效消毒,确保人安全饮水。

    赵铁柱配制了大量的神农消毒散,拿出一半给杨雪莲说:“雪莲嫂,把这消毒散拿着,只要在水中放一点,就能够杀死水中的有毒生物,确保饮水安全。”

    “铁柱,真的这么神么?”杨雪莲有些不敢相信。

    而赵铁柱却说:“我现在可以试试。”

    赵铁柱说完,就舀了一小勺神农消毒散放在一缸清水河生水中,然后拿起水瓢舀了一瓢,咕噜噜地喝光。

    “铁柱,你不要命了!”杨雪莲有些替赵铁柱担心。

    何香姑也捏了一把汗,却哪里知道,过了五分钟后,赵铁柱安然无恙。他大喜道:“这味道真好喝!经过消毒后的河水做成豆腐,磨成豆浆,说不定味道更顺口。”

    赵铁柱这么说,何香姑大起胆子喝了一口,发现没事儿,惊喜地说:“果然消毒后没有毒性,味道好喝的很。”

    杨雪莲这会儿完全康复,也跟着喝了一口消毒后的河水,高兴的眉飞色舞,赞叹说:“铁柱,嫂子真是因祸得福,没想到你的消毒散不仅消了毒,而且将河水的口味改良,味道又香又甜,喝起来像橙汁。就是不知道做成豆腐豆浆咋样?”

    “嫂子,既然这样,那还不快做一点豆腐和豆浆,验证一下!”赵铁柱提醒说。

    杨雪莲听到这里,就要打开卧房门走出来,却听到了极其刺耳的讥讽声。

    原来是钱小富在堂屋当着乡亲们的面大声讥讽:“杨雪莲已经没气了,那姓赵的再怎么救治也是瞎折腾。”

    “要是治得好,除非神仙下凡,这根本不可能。”

    ……

    钱小富讥讽时,围观的乡亲们也为赵铁柱能否治好杨雪莲捏了一把汗。

    不想在这关键时刻,卧房门吱嘎一声打开。杨雪莲脸色红润,精神焕发地走了出来,钱小富立时瞬间石化,嘴巴张得老大。

    “钱小富,你不是讥讽铁柱治不好么?现在我都平安了,你这会儿怎么说?哑巴了!”杨雪莲刚才将钱小富讥讽赵铁柱的话儿全听到了,这会儿十分气愤地痛斥钱小富。

    钱小富哑口无言,两脸涨成猪肝色、。

    而在场的乡亲们看到杨雪莲奇迹般地被赵铁柱治好了,无不拍掌欢呼:

    “铁柱是华佗在世,妙手回春。”

    “铁柱是农民小神医。”

    ……

    赵铁柱在乡亲们的欢呼声中走出卧房,后面跟着何香姑。

    赵铁柱更是被乡亲们围了一个水泄不通,一个劲地高呼“神医”。钱小富彻底傻眼了,他真没想到一个人没气了,赵铁柱却拥有起死回生之术。这个赵铁柱,医术越来越牛叉了。

    想着刚才讥讽赵铁柱不成,反倒落空,钱小富赶紧开溜,但赵铁柱却大喝一声:“钱小富,哪里逃。”

    钱小富被赵铁柱当众大喝,回头一看,发现赵铁柱握紧拳头朝自己走来。以为赵铁柱要打自己,钱小富吓得双手捂住脑袋,裤裆差点尿尿。

    不过钱小富在战战兢兢之时,开始当众讨好赵铁柱,这叫见风使舵,这是跟他老子钱大富学的一招,连忙对着赵铁柱哀求和溜须拍马:

    “爷爷,上次我的伤疤还没好呢!您可千万别冲动啊!我刚才以为您真的治不好,所以就说错了话,都怪孙子眼拙。不想爷爷的医术越来越逆天,爷爷就是咱仙女村的超级大神医。”

    钱小富因为惧怕赵铁柱,一个劲地喊爷爷和自称孙子。为了不挨打,他连祖宗都出卖了。要是他老子钱大富在这里,一定会气的晕了过去。

    乡亲们看到钱小富丢人现眼,无不鄙视了一回。狗娘养的钱小富,跟他老子一个德性,欺软怕硬。

    赵铁柱看到钱小富是个怂包,也就收起拳头,厉声呵斥:“钱小富,看在你喊爷爷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你讥讽的事儿。不过我要你回去给你老子传个话,村部的水井,得给乡亲们开放。”

    赵铁柱这么一说,钱小富连连应声:“我这就回家捎话。”

    钱小富说完,就逃也似地往自家奔去。他这哪里是去捎话,完全是逃跑。这赵铁柱他又恨又怕,只顾逃。一不小心,一头撞在一棵刺槐上,扎得鼻青脸肿,鲜血淋漓。

    “哎哟妈呀”钱小富疼得惨嚎起来。

    “活该!谁叫你讥讽铁柱的。”杨雪莲很是痛快地骂了一句。

    “这个钱小富,跟他老子一样不是个东西,把村部水井霸占着,让我们喝有毒的清水河生水。”何香姑吐了一口唾沫说。

    “我们不能喝清水河的水了,这可咋办呀?”村西头的张寡妇一脸犯愁起来。

    “是啊!村部的水井被村长父子霸占,要是村长不愿意让我们取水,我们只能去村外很远的地方取水了,真是折磨人啊!”村南头的蒋大婶更是一脸愁云,叹息着。

    在场的乡亲们愁眉苦脸,在这关键时刻,赵铁柱大声说:“乡亲们,我现在有个权宜之计,大家把我这些消毒散拿一些回去,放在水缸里,然后水就可以服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