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9章 禽兽不如
    “是啊!刚才铁柱这么做了,这水缸的水没有毒了。”何香姑插话说。

    “不仅没有毒,味道好喝的很。”沈水仙也补充了一句。

    乡亲们喜出望外,纷纷来领神农消毒散。

    赵铁柱免费发放给乡亲们,乡亲们纷纷致谢。

    “乡亲们,都回去吧!要是用完了,可以来我嫂子这里领。”赵铁柱对着乡亲们说。

    “铁柱真是好人哪!让我们安全饮水。”

    “铁柱行善积德,一定会有好报的。”

    ……

    乡亲们夸赞一番赵铁柱后,各回各家,去使用神农消毒散了。

    乡亲们离去后,杨雪莲看到何香姑一脸疲乏,想到了什么,关切地提醒:“何婶,最近您太辛苦了,回家休息去!明天还要起早床呢!”

    何香姑也的确累了,感激地说:“雪莲啊!婶回家了,你也早点歇息。还有铁柱,你也别太累。”

    赵铁柱说:“何婶,去吧!我和雪莲嫂一会儿就休息的。”

    何香姑走出了门外,赵铁柱记起了什么,连忙包了一包神农消毒散,追到屋外,塞给何香姑说:“何婶,把这消毒散拿着。”

    何香姑感动极了,真没想到赵铁柱这么细心,这么关心自己。也不知怎的,何香姑看到四下无人,主动地对着赵铁柱的额头香了一口,然后快步往家里走去。

    赵铁柱压根也没有料到何婶会香自己一口,怔怔地站在原地。看着何香姑一摇一摆地走开,虽然何香姑四十岁,可她的身子依然像三十岁的美妇那样,散发着成熟和妩媚的气质。

    在赵铁柱有些浮想联翩时,恰好杨雪莲的声音传来:“铁柱,快进豆腐坊,吃嫂子做的豆腐。”

    赵铁柱立即进入豆腐坊,看到杨雪莲已经做了小批量的豆腐和豆浆,不由得心头一爽,夸赞道:“嫂子,你这做豆腐和豆浆速度咋这么快啊?你太能干了。”

    不想杨雪莲反过来夸奖赵铁柱:“铁柱,自从你让杨三从俏江南拉回来了第二套商用豆腐机和豆浆机,这制作的速度提高了好几倍,嫂子轻松多了。”

    杨雪莲说完,就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豆腐塞到赵铁柱的嘴里。赵铁柱细细品尝,感到无比的滑嫩爽口,高声赞叹:“嫂子,这豆腐果然好吃。”

    “是吗?我也尝尝。”杨雪莲说完,就尝了一口,立时拍掌欢呼:“铁柱,果然咱们的豆腐变得更美味,这要是供给俏江南,又要俏销了。”

    “看看豆浆味道如何?”赵铁柱提醒说。

    杨雪莲于是舀了一汤勺豆浆,让赵铁柱品尝。赵铁柱尝了一口,立时鲜香无比,于是夸赞着:“雪莲嫂,这豆浆好喝得很。”

    杨雪莲喝了一口,跟着啧啧赞叹:“看来这一次品质和口味又得到提升。铁柱,你这次不仅救了嫂子,还帮嫂子提高了豆腐豆浆品质,今晚就留在嫂子这里,让嫂子陪你过夜。”

    杨雪莲说完,就挺了挺身子,那傲人之处更加诱人,赵铁柱有些神魂颠倒。不得不说明,杨雪莲就是豆腐西施,越看越美。

    “嫂子,你比西施还美。”赵铁柱情不自禁地赞美。

    “铁柱,你也越长越帅,嫂子今晚就是你的人了。”杨雪莲说完,就走近赵铁柱。

    两个人的嘴唇慢慢凑近,很快像双面胶一般粘在一起,难舍难分。

    热吻之后,两个人充满渴望。就在两人要酣畅淋漓时,偏偏豆腐坊外响起了一个声音“铁柱,铁柱,你在这里吗?”

    赵铁柱一听,发现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亲娘张桂花,连忙回过神来,对着一脸缺憾的杨雪莲说:“雪莲嫂,不巧,娘找我,我得出去。”

    “铁柱,有空来嫂子这里,啊!”杨雪莲不忘提醒。

    “呃!嫂子,你最近累了,早点休息。”赵铁柱回应说。

    “啵”地一声,杨雪莲主动赏吻。这吻很香很甜,让赵铁柱十分畅快。

    赵铁柱心情很爽地走出了豆腐坊,看到了张桂花一脸急切,连忙问:“娘,有啥事喊我?”

    “铁柱,刚才娘从鱼塘回村,路过村部,看到你春兰婶代乡亲们求村长开放村部水井。这大晚上的独自一人求村长开恩,娘担心出事儿。听人说你在豆腐坊,就跑过来喊你。”张桂花喘着气说。

    赵铁柱听到这里,说:“这个村长,就是一副牲口德性,我马上去。”

    赵铁柱说完,就撒丫子往村部跑。

    “铁柱,克制点啊!别冲动。”张桂花虽然很厌恶村长,但她不想儿子直接和村长惹翻脸,不忘提醒一句。

    但赵铁柱没有应声,像一阵风似地往村部跑。

    赵铁柱一口气跑到村部,此时发现村部大院院门上了一把铜锁。赵铁柱从门缝往里看,黑灯瞎火,这说明村部没人。赵铁柱准备离开时,耳边听到了微弱的声音“村长,不要,不要啊!”

    “春兰妹子,反正这会儿没人来村部,你就从了我,我保证让你家在村部水井打水吃,这样就不用担心吃清水河有毒的水了。”村长钱大富邪恶的声音传来。

    赵铁柱拳头握得嘎嘣响,狗日的村长,果然是一副牲口德性。霸占水井不说,还要以此为条件,非礼李雨婷的娘杜春兰,简直禽兽不如,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是不会答应你的无理要求的。你让我出去,放开我,不然我喊人了。”杜春兰边说边要脱身,但赵铁柱观察到,村部办公室的门关的严严实实,也没有一丝光亮。

    看来这个狗村长为了非礼杜春兰,不仅将村部大院院门上了铜锁,而且将办公室的门也牢牢地关上,给人的假象是村部没人。

    不行,必须翻院墙进去,一探究竟。

    赵铁柱觉得事不宜迟,看了看院外有棵大树,于是顺着树爬到院墙边,一个纵身跳到院墙上,然后顺着院墙滑下去。赵铁柱因为练功升级,落地时没有发出一点响声,翻院墙可谓神不知鬼不觉。

    赵铁柱悄悄往村部办公室靠近,透过办公室的玻璃窗,赵铁柱定住神,隐约看到里面的情景。

    但见村长将杜春兰用布条捆住双手双脚,杜春兰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这会儿,更可气的是村长担心杜春兰喊人,此时用一块海绵塞进杜春兰的嘴里。杜春兰只能“唔唔唔”地叫,丝毫不能喊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