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1章 妙手神针送光明
    赵铁柱还未检查时,在场的村民议论纷纷。

    “苗腊英的眼瞎可是顽疾,已有十二个年头了。”村里的一个老大妈叹口气说。

    “这么严重的眼瞎,治愈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村里的一个老汉摇摇头说。

    赵铁柱听到村民的议论,问着一旁的文德水:“文叔,苗婶的眼睛咋回事?”

    “铁柱,不瞒你说,都是咱家穷啊!十二年前,没有粮食吃,我和你婶在村外开荒种油茶。到丰收时,你婶采油茶不小心动了马蜂窝,一群马蜂将你婶的眼睛蛰了。从此双目失明,我求医问药都无济于事。”

    文德水抱着头满脸痛楚地说,眼眶中老泪纵横。

    文慧和文花在一旁掩面而泣,乡亲们看到了,也不由得流下了同情的眼泪。

    赵铁柱看着十分不忍,必须着手检查,看看有没有救治的可能。

    赵铁柱采用望闻问切,很快发现苗腊英的视网膜被一层厚厚的障碍物堵住了,难怪看不见。这障碍物不能直接清除,必须采用内力针灸化解。

    “文慧,给我准备一碗酒精过来。”

    “文花,你拿几块干净的棉花过来。”

    赵铁柱吩咐着文慧和文花。

    文花很快去村外的棉花地采摘新鲜棉花去了,可文慧却有些犯难地说:“铁柱哥,家里没有酒精。”

    赵铁柱却说:“用老黄酒也可以。”

    “家里也没有。”文慧说话的声音低低的。

    哪里知道文德水说:“大闺女,咱家地窖有一瓶陈年老黄酒,你拿出来。”

    “阿爸,我这就去拿。”文慧说完,就去地窖拿黄酒了。

    在文慧和文花准备的当儿,赵铁柱也不闲着。他开始给苗腊英的眼部按摩,帮助通经活络,活血化瘀。

    按摩完了,恰好文慧和文花将赵铁柱所需要的老黄酒、棉花拿过来了。

    “我这有一打银针,你们将银针用沾上老黄酒的棉花擦拭消毒,待会我要用的。”赵铁柱以一个医生的口吻对着文慧和文花说,仿佛文慧和文花是他的两个贴身小护士一般。

    文慧和文花干活麻利,很快将一打银针消毒,双双递给赵铁柱。

    赵铁柱接银针时,左右两手和文慧、文花的小手相碰,感到这对姊妹花的小手又白又软,很是舒服。不过不能分神,必须动用银针治疗苗腊英的眼疾。

    赵铁柱头脑中浮现出《神农百草经》,用针灸治疗眼疾的刺穴手法历历在目。赵铁柱心里有底了,对晴明、瞳子髎、风池、合谷、足三里、太冲六个主穴扎针。

    动作轻快准稳,文慧和文花看得目瞪口呆,文德水在一旁大为震惊。村民们从未看到银针能治病,也看得目不转睛。

    看热闹的村民越来越多,将文德水家的院子围了个水泄不通。赵铁柱扎了主穴之后并没有结束,还需要对五个配穴扎针。可刚刚要扎下去时,耳边传来了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几根破针怎么可能治眼瞎呢?这简直是瞎折腾。”

    赵铁柱看过去,发现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长得肥头大耳,挺着大肚子,油光满面。他穿着华丽的苗族服饰,和村民简朴的装扮形成鲜明对比。这男人走路摇摇晃晃,手拿一瓶酒。说话时满嘴酒气,村民像避瘟神似地让出一条道来。

    “铁柱哥,那个是咱寨的寨主王虎。”文慧轻轻地对着赵铁柱提醒。

    “他儿子就是王猛,这对父子在村里无恶不作,欺男霸女。”文花小声地说着。

    赵铁柱搞清了王虎的身份,不由得心中鄙视起来。这种人渣当寨主,难怪苗家寨只有受穷的份。不过赵铁柱当务之急是给苗腊英治眼疾,因此他装作没听见似的专心扎针。

    赵铁柱对印堂、攒竹、四白、太阳、丝竹空五大配穴扎针,可谓游刃有余,驾轻就熟。

    赵铁柱扎完主穴和配穴的银针后,开始捻动银针,暗暗动用内力。内力通过银针旋转渗入穴位中,苗腊英感到一股股暖流渗入眼部,那种舒爽无法形容。

    可偏偏这个时候,王虎的讥讽声再次响起来:“这种眼病,眼科专家都治不了,就几根破针,怎么可能治得好!”

    “这太不靠谱了!这么治,眼睛彻底废了。”

    赵铁柱实在忍无可忍,对着王虎顶了一句:“不要瞎喷,我要是治好了咋办?”

    王虎压根就不相信一个小农民能够用破针治好苗腊英十二年的眼疾,作为寨主的王虎很清楚,苗腊英求医问药无数也治不好,就是到大医院,也都无济于事。于是醉醺醺地高声讥讽:“你要是治好了,我这寨主之位让给你。”

    王虎说完之后,恶狠狠地警告:“小农民,看你不是本寨人,治不好就滚蛋,这里不欢迎外地人。”

    王虎为虎作伥,文慧和文花气愤不过,可她们敢怒不敢言。

    文德水更是不敢吭一声,只是一脸畏惧地看着王虎,所有村民也惧怕王虎。在苗家寨,得罪寨主的下场很惨。

    文德水清楚地记得,半年前没有答应将文花嫁给寨主儿子王猛,在分地时,寨主王虎特意给他家分了两处贫瘠的地,让油茶树长势不好,导致自己种油茶亏本。因为亏本,所以导致家里越来越贫困。

    赵铁柱看到所有村民惧怕王虎,握了握拳头,心中暗骂:狗日的王虎,把村民都整成这样了。一定要治好苗婶眼疾,绝不能让王虎为所欲为。

    面对王虎讥讽和警告,赵铁柱忍了,此时必须全心身地针灸治疗眼疾。赵铁柱暗暗动用神农玄功内力,继续捻动银针,将内力源源不断地渗入主穴和配穴中。

    十分钟后,赵铁柱果断停止捻动银针,迅速拔针。这针交给文花清洁放入针灸盒。

    “文慧,把老黄酒给我。”赵铁柱对着文慧说。

    文慧赶紧将老黄酒递过来,赵铁柱喝了一口老黄酒,对着苗腊英的眼部喷去,让人意外的事儿出现了。

    苗腊英缓缓睁开了眼睛,所有人拍掌欢呼。

    “德水,是你吗?”苗腊英第一眼看到了自己的丈夫,眼眶溢出滚烫的热泪。

    文德水看到瞎眼十二年的老婆睁眼看人了,喜极而泣说:“腊英,是我!”

    “阿妈!”文慧和文花双双喊着苗腊英。

    苗腊英看到两个女儿长成了大人,一个个争芳斗艳,不由得更是激动。母女相拥而泣,场面大快人心。

    当苗腊英从丈夫、女儿口中得知是眼前的小农民治好自己十二年的眼疾时,对着赵铁柱高声赞叹:“你真是妙手神针送光明,当之无愧农民小神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