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4章 黄鼠狼给鸡拜年
    赵铁柱因为两次长时间施展神农甘露雨,感到疲乏。想起该回寨子休息了,于是离开油茶林,快步返回文德水家里。进入西厢房,发现文慧和文花睡得香甜,自己上了卧床,很快酣然入梦。

    “喔喔喔”随着一声公鸡啼鸣,天不知不觉亮了。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将酣然入梦的赵铁柱惊醒。

    紧接着,吱嘎一声,堂屋的门打开了。

    赵铁柱哪里还能睡得着,他朝西厢房里面一瞅,发现文慧和文花早起床了,就剩下自己还躺在床上。苗家寨的村民都很勤劳,一般早起早睡,第二天有精神去田地忙活。

    赵铁柱一咕噜起床,准备走出卧房,但他在房门边停住脚步。从卧房门缝看到堂屋的情景,但见王虎和王猛拿着上好的绸缎和营养品过来了。

    寨主和他儿子带厚礼亲自来文德水家,这让文德水和苗腊英受宠若惊。文德水连忙说:“王寨主,您这一大早的送厚礼,我们可不敢接啊?”

    “德水、腊英,不用客套,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王虎展现出罕见的笑容,这和平时的刻薄天壤之别。

    赵铁柱看到了,心想: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这王虎突然对文德水和苗腊英好,肯定是有特别的原因。

    果然如赵铁柱所料,这会儿,王猛在王虎的眼神示意下,主动给文德水和苗腊英送厚礼,同时喊着:“两位高堂在上,请受我一拜。”

    王猛说完,就要装模作样地跪拜。

    文德水和苗腊英赶紧阻止,文德水说:“我看这样不太好吧!这厚礼我不敢收,这婚姻大事我做不了主,还得闺女自己愿意才行。”

    文德水这么一说,赵铁柱偷偷地看到王虎和王猛这对父子脸色不自然地扭动了一下。

    不过王虎比他儿子王猛老练,变了脸色之后很快恢复正常,对着文德水和苗腊英发起攻势:

    “德水、腊英,我也知道现在是婚姻儿女做主的时代,不过我把厉害关系说在前头。只要你家二闺女文花答应嫁给我儿子王猛,保证吃香喝辣,富贵全家。

    不说别的,就说这分地的事儿。我保证给你家重新分两大块肥沃的土地,同时提供足量的农药、化肥,灌溉工具,保证油茶获得丰收,让你们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

    王虎这么一说,文德水和苗腊英犹豫了。的确自家苦日子过怕了,这要是一直种贫瘠之地,糊口都难,文慧和文花两闺女也挨穷受苦。

    “答应吧!只要答应,我现在给十万聘礼。猛儿,还不快把皮包打开,把聘礼给两位高堂送上。”王虎看到自己说话起效果了,更是趁热打铁,用金钱来笼络文德水和苗腊英答应嫁二女儿。

    赵铁柱看到这里,十分鄙视王虎和王猛。真是狼子野心,为了达到目的可谓费尽心机。

    文德水和苗腊英这会儿面对十沓崭新的钞票,要说不动心是不可能的。这十万块,估计一辈子靠种地都赚不到。

    就在文德水和苗腊英因为贫穷有些心动时,文花的声音传来:“王猛,你个卑鄙小人,竟然用这种手段收买我阿爸阿妈。即使我阿爸阿妈同意了,我也不会答应的。”

    文德水和苗腊英看到文花提着一个竹篓回家了,竹篓里是挑的野菜。看到文花断然拒绝,害怕得罪王虎和王猛,连忙对着他们父子略表歉意说:“不好意思,我二闺女不懂事,还望包涵。”

    王虎和王猛来提亲吃了个闭门羹,感到十分尴尬。王虎临走时对着文德水和苗腊英,以及文花甩出一句狠话:“你们不答应,那好,就一直老老实实种那两块贫瘠的土地吧!等着一辈子挨苦受穷。”

    王虎和王猛甩袖而去。这会儿文德水和苗腊英批评着文花:“文花,你刚才那么顶嘴,得罪寨主了,以后咱家怎么生活呀?”

    可文花倔强地说:“阿爸,阿妈,我有喜欢的人了。”

    “是谁?”文德水和苗腊英异口同声地问。

    文花没有回答,直接朝着卧房的赵铁柱喊:“铁柱哥,快起床呀!跟我去寨外走走,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赵铁柱哪里还能再呆在卧房里了,赶紧走出来。文花当着文德水和苗腊英的面,拉住赵铁柱的手就往寨外跑。

    文德水和苗腊英这才知道,自己的二闺女喜欢上了赵铁柱。

    “嘿,这两青年在一起真般配。”苗腊英看着文花和赵铁柱走在一起,欢欢喜喜的,不由得对着文德水说。

    文德水乐呵呵地笑了:“当然哪!咱家要不是有铁柱,文慧的怪病不可能治好,你十二年的眼疾也不可能重见光明。咱家两个闺女,随便将哪个闺女嫁给铁柱,咱们都高兴。”

    “好是好,只可惜咱家穷啊!就是闺女出嫁,也没钱购置丰厚的嫁妆。”苗腊英轻叹口气说。

    “要是油茶丰收就好了,那样就可以全部卖掉,给闺女做嫁妆啊!唉,只可惜白忙碌了一场,让人揪心啊!”文德水也愁眉苦脸起来。

    文花拉着赵铁柱的手往寨外走,引来寨里许多村民羡慕的眼光。

    王虎和王猛上门说亲吃了个闭门羹,火气无处发泄。偏偏这会人两人看到了文花拉着赵铁柱的手往寨外走,更是妒火中烧。

    “小农民,竟然还没走,还和文德水家的二闺女勾搭上了,真是看着闹眼子!”王虎看得两眼直冒绿火,而王猛则嫉妒的发狂。

    王虎让王猛将厚礼和一皮包钱拿回家,自己紧跟着过来。

    王虎很快赶上了文花和赵铁柱,上前大喝:“小农民,给我站住。我问你,怎么还不滚呢?”

    王虎直接说滚,赵铁柱拳头握的嘎嘣响,坦荡荡地说:“我还要采购油茶呢!”

    这会儿,恰好村民们纷纷从寨子往外走,来到了现场。看到了王虎逼赵铁柱走,个个愤愤不平,但敢怒不敢言。

    “你看看路边的油茶,一棵棵干旱枯萎,个又小又有虫蛀,这些油茶全部废了,这里没有你想要的油茶,快滚吧!”王虎朝着路边一片又一片的油茶林指了指,威逼赵铁柱说。

    村民们心情沉重,他们种植的油茶全部因为干旱和虫害而变得十分荒凉。

    可赵铁柱却充满底气地说:“这里有我要采购的油茶,文花,带我去你家两块油茶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