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1章 咱家相公太牛了
    赵铁柱想起了李雨婷,自己和李雨婷在仙女山桃花树下进行了一场特殊的婚礼,已私定终身。自己心中,老婆应该是李雨婷。

    赵铁柱想到这里,就打了个扯说:“文慧,文花,我有点累,你们先睡吧!”

    可文慧文花哪里肯放过,双双上前,主动发起攻势,赵铁柱无可阻挡。

    眼看要办成好事儿,洞房外传来一个声音:“不好啦!腊英妹子,你家油茶发大火了!”

    “我的个天儿呀!刚刚办婚宴,却遇到这种倒霉事儿。德水,你快醒醒,叫不动了,乡亲们也喝醉了,没人救火了,我家油茶彻底完了,我不活了!”洞房外传来了苗腊英越来越让人心痛的声音。

    赵铁柱听到悲痛声,酒醒了,他快步走出洞房。而文慧和文花听到阿妈的痛哭声,酒醒了不少,紧跟着赵铁柱走出洞房。

    赵铁柱看到大宅院的酒席上,所有乡亲们喝的醉醺醺的,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根本不可能去救火。

    而这会儿,苗腊英因为悲痛绝望,竟然要撞向墙壁寻短见。文慧和文花看得目瞪口呆,心想阿妈这下完了。那个报信的张寡妇也倒抽一口凉气。

    说时迟那时快,赵铁柱一个箭步上前,一把从后面抱住了苗腊英,安慰着:“别想不开,这火我去救。”

    “铁柱,你一个人去很危险,今天是你和我两闺女大喜的日子,我可不愿你有啥意外啊!”苗腊英不忍心让自己的新女婿去冒险。

    可赵铁柱看了看喝的烂醉如泥的文德水和乡亲们,说:“如果我不去,这辛苦种的油茶全部烧毁,而且这油茶连成一片,乡亲们的油茶也会烧毁的。”

    “可乡亲们喝醉了,咋办呀?要是乡亲们都醒来,大家去救火,人多力量大。”苗腊英犯愁地说。

    赵铁柱想了想说:“我有办法。”他说完从衣兜中掏出药盒,取出雪顶红花粉,用干净的纸包了,递给苗腊英说:“弄半桶蜂蜜,加上温水,把这个药粉泡进去搅拌,然后给乡亲们每人服一小碗,不出一会儿酒就会醒的。”

    苗腊英听后连连点头说:“好,我马上给乡亲们灌醒酒汤。”

    赵铁柱救火心切,撒丫子往寨外飞奔。文慧和文花担心赵铁柱的安全,也紧跟着跑过去。

    但两美女在半路上不小心摔了一跤。

    “相公,你回来!我们不要你出危险!”文慧和文花看到赵铁柱往起火的地方飞奔而去,担心地喊着。

    可赵铁柱并没有回头,他像一头豹子一般,奔向文德水家的一块油茶地。

    赵铁柱心痛地看到,好几棵挂满果子的油茶树燃烧起来,火光冲天,烟雾弥漫。

    必须迅速救火,但让赵铁柱犯难的是,油茶地没有水源,唯一的水源就是寨东头的苗家河,赵铁柱飞一般地往苗家河奔去。

    到了苗家河,赵铁柱看到了河边有一辆架子车,上面有四口大水缸和两只水桶,不知道是哪家村民放在这里的。

    不管了,先急用再说。赵铁柱拿起水桶快速打水,装满了四大口水缸,然后独自拉着板车。

    这板车非常沉,加上又是上坡路,一人根本不可能拉上坡。可赵铁柱修炼神农玄功,力大如牛,他将板车一口气拉到了发火的地方。

    此时火势越来越猛,大有要将整个油茶林烧毁的趋势。赵铁柱拿起水桶灭火,无异于杯水车薪。

    赵铁柱一咬牙,一声怒吼,将整口大水缸搬了起来,对着一棵燃烧的最为旺盛的油茶树狠狠泼去。

    足够的水将旺盛的火势给浇灭了,耳边传来了文慧和文花的惊叹声:“相公,你真是我们苗家寨最壮的男子汉。”

    两美女一边惊叹一边上前,各自提着水桶灭火,和赵铁柱组成了统一灭火战线。大火赵铁柱用水缸灭,小火文慧和文花用水桶灭。

    文慧和文花提水桶,提的手酸脚软,她们灭火时全然忘了危险,一棵要烧毁的油茶树摇摇欲坠,要砸向她们。

    赵铁柱用水缸泼水浇灭了一棵油茶树火势后,刚好看到这危险的情景,心头一紧,喊“闪开”也来不及了。关键时刻,赵铁柱扑过去,左右两手各搂一个,往前冲去。

    “嘣”地一声,那棵燃烧的油茶树重重地砸在了原地,被砸出一个很深的凹坑。

    “啊呼啊呼”文慧和文花吓得玉容失色,双双钻进赵铁柱温暖宽敞的怀里。

    赵铁柱感到无比的柔软和芬芳,有些犯晕。但他想到救火要紧,赶紧将文慧和文花抱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让她们坐下,对着她们说:“文慧,文花,你们别再灭火了,太危险,这救火让我来吧!”

    赵铁柱说完,继续救火。

    文慧和文花感动不已,她们再次吃惊地看到,赵铁柱搬起第三口大水缸,搬起后顶在头上,走路稳稳当当。

    火光映出赵铁柱健壮的肌肤,结实的身板,更显得阳刚无比。

    赵铁柱一声怒吼,对着另一棵燃烧的油茶树狠狠泼去,一下子将火势给浇灭了。

    “太棒了!咱家相公太牛了!”文慧和文花双双竖起拇指称赞。

    赵铁柱看向文慧和文花,虽然有些疲乏,可看着她们对自己投来桃花般动人的微笑,感到疲乏缓解了许多。

    有两大美女在激励自己灭火,赵铁柱动力无穷。搬起水缸不知疲倦,他将第四口水缸中的水泼向油茶树,很快这片油茶地火势熄灭了。

    赵铁柱本想歇一口气的,却听到文慧和文花哭丧的声音“不远处也起火了!好像是我们家的那片地。”

    赵铁柱刚才只顾灭文德水家靠近寨子的这块油茶地,无暇顾及另一块地。这会儿赶紧放眼看去,发现远处的油茶地火光冲天,比这块地的火势还要猛烈。

    这是谁放的火?赵铁柱恼怒了,飞一般地奔过去。

    文慧和文花怕赵铁柱出危险,也跟去了。

    来到发火现场,赵铁柱和文慧文花看得目瞪口呆。但见这油茶林烧毁严重,火势连成一片,遮盖了半边天。这个时候起了风,将火势往附近的油茶林刮去。

    “不好,我家油茶林烧了不说,还要烧毁乡亲们的油茶林。”文慧揪心地说。

    “乡亲们的油茶林干旱的很,更容易烧毁。”文花也心痛地说。

    赵铁柱感到心情很沉重,看来为了灭火,豁出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