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6章 为乡亲们除害
    “我,我……”墨镜混混支支吾吾。

    “不说是吧!我抽你丫的。”赵铁柱像条暴龙一般发飙,他抡起大手猛扇墨镜混混两嘴巴。打得墨镜混混两眼直冒金星,耳朵嗡嗡直响,头一晕,就栽倒在地。

    耳钉混混和头套混混看到赵铁柱两巴掌就将他们的大哥扇晕了,吓得双腿打颤,磕头求饶,生怕他们挨耳光。

    赵铁柱对着耳钉混混厉声一喝:“你快如实招来,否则抽你丫的。”

    赵铁柱边说边抡起手掌,狠狠扇在耳钉混混的脸上。

    耳钉混混的脸火辣辣地疼,立即肿成了小山包。他是一个新加入的混混,第一次被人暴打,他胆战心惊,朝赵铁柱磕头如捣蒜,说:“爷爷,我说了,都是他拉我入伙。”

    耳钉混混边说边指向一旁的头套混混,赵铁柱神目如电,发现头套混混看到自己赶紧低下头。赵铁柱恼火的很,一把扯掉他的头套。很快看到是个疙瘩脸,立时认出来了,大喝一声:“孙二赖,你个人渣王八蛋。”

    赵铁柱一边痛喝,一边“啪啪”两声朝着孙二赖狂扇两耳光。“哇”地一声,孙二赖吐出一口血水。原来他的牙齿被打脱落,鲜血从嘴角边流出。

    “快说,为什么要下毒?”赵铁柱爆喝一声,同时又要抡起拳头砸向孙二赖的眼睛。

    孙二赖被赵铁柱打怕了,赶紧求饶:

    “爷爷,都是我犯糊涂。上次我在鱼塘边捕鱼被仙嫂嫂阻止,我要非礼她,被你打伤。我怀恨在心,就请大哥帮我出气。我在城里农药店买了剧毒农药和毒药粉,趁着你这几天不在村里,我和大哥以及狗剩偷偷摸到这里。

    准备用农药将池塘里的鱼全部毒死,用药粉将你种的药草毁掉。正准备下手时,你会计来到这里,我们只得住手。本来我们想溜掉,可我大哥赌博输光了,想弄点钱花,于是发动我们劫财。”

    孙二赖说出了整个动机,一旁的张雯雯和孙二黑痛恨不已。真没想到这三个败类,不仅搞破坏毁坏鱼塘和药草地,还要劫财,真是丧尽天良。

    赵铁柱更是嫉恶如仇,抡起拳头狠狠砸向孙二赖的左眼。立时,孙二赖一阵钻心的剧痛,疼的像条疯狗似地嚎叫起来。

    这嚎叫声将刚才打晕的孙大赖惊醒了,他一脸恐惧地看着赵铁柱。真没想到眼前的小农民就像狂龙一般火爆,让人不寒而栗。

    孙大赖、孙二赖、孙狗剩三人被赵铁柱打怂了,他们磕头求饶:“爷爷,饶了我们,我们不敢再闹事了。”

    可赵铁柱仍然挥舞斗大的拳头,吓得三个败类裤裆尿尿。看到求赵铁柱不成,赶紧爬到张雯雯面前,喊着:“少奶奶,请高抬贵手。”

    一旁的张雯雯虽然痛恨这三个败类,但心想赵铁柱狠狠揍了他们。俗话说,得饶人处且饶人,她朝赵铁柱使了个眼色,示意放他们一马。

    可赵铁柱联想到沈水仙和她表姐被孙大赖和孙二赖陷害过,沈水仙刚嫁给黄亚平不久,她表姐来看她,一起去神农镇赶集。路经野树林,被这个孙大赖和孙二赖劫色。

    沈水仙拼力反抗才让孙二赖没有得逞,可她表姐却被万恶的孙大赖给活活糟蹋了,而且她表姐从此离家出走,杳无音信。

    “孙大赖、孙二赖,不要怪我下手狠。你不仅得罪了我,还得罪了我嫂子。我如果放了你们,你们死性不改,还会害人的。”赵铁柱的声音透露着凌厉霸气,吓得孙大赖和孙二赖浑身发颤。

    一旁的张雯雯这才知道孙大赖和孙二赖陷害过沈水仙,也就没有再给赵铁柱使眼色了。这些人渣王八蛋,如果不是赵铁柱及时出现,自己也要被他们糟蹋。

    “铁柱哥,我支持你!”张雯雯这会儿激起了仇恨。

    孙二黑也插话说:“老大,这三个人渣经常在我们仙女村偷鸡摸狗,水仙嫂家的大肥猪被他们偷走了,乡亲们都怕他们来村盗窃。”

    赵铁柱嫉恶如仇,他从衣兜中掏出三枚银针,以极快的手法对着孙大赖的裤裆下面扎去,孙大赖整个人目瞪口呆。

    很快,让孙二黑和张雯雯解气的事儿出现了。

    但见孙大赖不停地尿尿,裤裆全部湿哒哒一大片。原来赵铁柱这一银针扎下去,让孙大赖尿失禁不说,还一辈子不举。

    “看你还去欺男霸女。”赵铁柱痛斥一声。

    孙大赖整个人浑身发软,成了一个残废,再也没有力量去做坏事了。

    孙二赖看到大哥落得如此下场,吓得像条狗似地要逃跑。赵铁柱哪里能让他逃了,连忙按住他的琵琶软骨。稍稍用力,咔吧一声,琵琶软骨断了。从此孙二赖成了一个瘸子,走路摇摇晃晃,更谈不上去害人了。

    孙狗剩吓得磕头如捣蒜,赵铁柱本想废掉他的琵琶软骨,但想到他是新加入的,于是网开一面,对着他说:“你都看到这两人的下场了,如果你像他们一样做坏事,我饶不了你。”

    “爷爷,我对天发誓,绝不做伤天害理的事儿。”孙狗剩边说边发着誓。

    “滚。”赵铁柱一声怒吼,孙大赖和孙二赖、孙狗剩如三只败家狗逃离现场。

    孙狗剩没有和孙大赖、孙二赖一起,独自逃开,从此再也没敢做坏事了。而孙大赖和孙二赖相互搀扶,跌跌撞撞往孙家村的方向逃去。

    “老大,废了孙大赖和孙二赖,可是给乡亲们除害。”孙二黑高声赞叹。

    张雯雯也朝赵铁柱美美地看了一眼说:“铁柱哥,没有坏蛋闹事,咱们种药养鱼就能够顺风顺水地发展了。”

    赵铁柱这会儿想到自己的人参果树需要栽种在地里,于是说:“二黑、雯雯,帮我一个忙,跟我来。”

    赵铁柱将孙二黑、张雯雯带到人参树边,两人看到人参树,并不认识,只是看到枝叶上的人参果像人的心脏,又白又嫩,忍不住地直咽口水。

    “老大,看着这果子就想吃。”孙二黑用袖子抹了抹嘴巴的口水说。

    张雯雯好奇地问:“铁柱哥,这是什么果树呀?为啥从没见过。”

    赵铁柱笑道:“咱们先找个地方栽种,完事了再告诉你们。”

    三人将人参果树抬到了金钗石斛和铁皮石斛相邻的肥沃地块中,这里最能滋养果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