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9章 暴打两耳光
    “铁柱,你来这里干什么呀?”何诗诗看到赵铁柱,惊喜的同时不解地问。

    赵铁柱实话实说:“我来看车,顺便问问车的性能和价钱。”

    赵铁柱刚说完,一个尖酸刺耳的声音传来:“赵铁柱,瞧你这穷酸样,也配来这里问车的行情。”

    赵铁柱看过去,发现正是那个煤老板的儿子陈思聪,这个陈思琼用一双敌意的眼神看着自己。原来陈思聪追求何诗诗吃了闭门羹,郁闷的很。这会儿又看到何诗诗和赵铁柱偶遇,很容易旧情复燃,因此他更是恼火。

    陈思聪看到赵铁柱一身土里土气的农民装扮,心想全部衣服加起来也不值一百块,自然就不会相信赵铁柱有钱买车,于是大声讥讽起来。

    何诗诗看到陈思聪当众讥讽赵铁柱,顶了一句:“陈思聪,不许你这么对铁柱说话,他为了给村民治病才回乡的。”

    不想何诗诗这么一说,陈思聪用眼角的余光扫了赵铁柱一眼,大声嘲弄:“赵铁柱啊赵铁柱,回家当农民当穷医生,我怎么越看越没出息啊!”

    赵铁柱真没想到陈思聪这么讥讽自己,握了握拳头,和陈思聪针锋对麦芒:“陈思聪,你不要门缝里看人。”

    这会儿,几乎所有人将目光投向陈思聪和赵铁柱。陈思聪看到所有人看过来,更是大声讥讽起来:“我就是看不起你,就你这穷酸样,还配买路虎揽胜,我看你是做梦。”

    陈思聪这么讥讽,所有人看向赵铁柱,纯粹一副农民装扮,摇头叹息。

    “铁柱,我们走吧!”何诗诗不想和陈思聪这种人渣在一起,就要拉住赵铁柱的手离开。

    但赵铁柱想到来此的目的,大声说:“诗诗,等我一下。”

    赵铁柱说完转向一个售车小姐问:“服务员,推荐几款路虎的,我好了解一下。”

    楚巧儿不屑地扫了赵铁柱一眼,有些不耐烦地说开了:“目前有三种不同配置,其中标准路虎揽胜158万、尊崇路虎揽胜218万、巅峰路虎揽胜328万。”

    赵铁柱听了眉头一皱,整个人一愣。第一次买车,并没有料到售价这么高。

    就这一个表情,让陈思聪看到了,更是确定赵铁柱买不起,他不屑地大声讥讽起来:“赵铁柱,你只问不买,真是丢人现眼!”

    “铁柱,别理他。”何诗诗知道陈思聪故意嘲弄赵铁柱,于是劝道。

    赵铁柱没想到陈思聪这么讥讽自己,激怒了,对着陈思聪说:“陈思聪,你不要狗眼睛看人。”

    陈思聪更是当众大声说:“我就看你闹眼子怎么啦?你能买的起吗?”

    陈思聪讥讽完,又自我炫耀说:“这种车只有我这样的人才配拥有,服务员,给我来一辆标准路虎揽胜的。”

    楚巧儿看到陈思聪要买,毕恭毕敬地说:“先生,请稍等,我这就给您专心服务。”楚巧儿对陈思聪满脸堆笑,而对赵铁柱懒得看一眼。

    赵铁柱必须爆发,这陈思聪和售车小姐一个德性,不由得大声说:“服务员,给我来一辆巅峰路虎揽胜。”

    “小农民,你能买的起吗?”楚巧儿不屑地看了赵铁柱一眼,问着。

    “赵铁柱,人家都不搭理你,你还是走吧!”陈思聪讥讽说。

    “铁柱,咱们离开。”何诗诗说。

    可赵铁柱从衣兜中掏出一张银行金卡,递给楚巧儿说:“服务员,给我刷卡。”

    赵铁柱突然亮出了一张银行金卡,让所有人目瞪口呆。

    有人惊呼:“这农民原来是个隐形大土豪啊!”

    楚巧儿脸色微微一红,对赵铁柱的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逆转,对着赵铁柱鞠躬:“对不起,刚才服务不周,请海涵。”

    “先生,请问您贵姓?”楚巧儿这会儿主动用柔和甜美的声音问赵铁柱,嘴角边漾起微笑,让人看着十分舒坦。

    赵铁柱说:“我叫赵铁柱。”

    “赵先生,我叫楚巧儿,很高兴为您服务,请输入银行密码,我给您刷卡!”楚巧儿礼貌地说。

    赵铁柱很轻快地输入密码,嘀的一声,刷卡成功。陈思聪清楚地看到,那刷卡机上显示消费了328万,不由得傻眼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被自己瞧不起的赵铁柱竟然这么有钱,立时脸上青一块红一块,十分难看。

    而何诗诗看到赵铁柱竟然轻松地刷卡买下了最尊贵的路虎揽胜,不由得又惊又喜,问着:“铁柱,真没想到你发达了!”

    赵铁柱呵呵一笑:“我有赚钱门路嘛!”

    不想陈思聪听到这句话,心想赵铁柱大学毕业回家,靠种地怎么也不可能赚到钱的,靠在村里当医生更赚不到钱,于是质疑那钱的来路,当众大声讥讽起来:“赵铁柱,就你种地能赚几个钱,当村医更赚不到钱。我看哪,你这钱肯定来路不正。”

    陈思聪刚才讥讽赵铁柱,赵铁柱忍了,这下又瞎怀疑来路不正,这让赵铁柱忍无可忍。当着众人的面,赵铁柱直接抡起手掌,对着陈思聪暴打两耳光。立时陈思聪两脸肿成了小山包,青一块紫一块,成了猪头脸。

    陈思聪被赵铁柱当众暴打,立时懵了。不过他用手指了指赵铁柱的鼻尖,恶狠狠地说:“小农民,你打我,信不信我告你。”

    不想赵铁柱却大声说:“你刚才说我来路不正,我要告你诬赖!”

    陈思聪用颤抖的声音问:“你这钱要是不说出来,我不服!”

    赵铁柱正要说话,陈思聪的耳边响起了痛斥声:“不许怀疑赵董,他养的珍珠是珍宝,能够做豪华珠宝。因为他的优秀,被董事会推选为副董事长。他买这辆车,宁天集团全部报销。”

    陈思聪看过去,发现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宁天珠宝集团的董事长千金宁雅薇。

    陈思聪彻底傻眼了,他真没想到赵铁柱竟然混的这么风光。

    何诗诗这会儿看赵铁柱的眼神充满钦佩,真没想到赵铁柱大学毕业,离城回村,竟然在养珍珠上干出了一番大事业,一跃成了宁天珠宝集团的副董事长。

    陈思聪刚才讥讽赵铁柱是穷光蛋,在这里闹眼子,现在他被赵铁柱打的鼻青脸肿,讥讽赵铁柱反倒自取其辱。这会儿无地从容,连买车也顾不上了,赶紧开溜。

    陈思聪溜到路上,根本不注意看路,迎面一辆摩托车飞速开过来,正好与陈思聪撞了个正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