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1章 半夜抓贼
    赵铁柱走进十八亩药草地当中,施展神农甘露雨。

    这一次施展神农甘露雨,得心应手。赵铁柱手掌心喷薄出浓浓的水雾,这水雾笼罩十八亩药田上空,越积越多,很快化为雨水降落下来。

    赵铁柱持续施展神农甘露雨一个小时,感到有些困乏才住手。

    赵铁柱定睛看向周围的药草,一幕让人欣喜若狂的事儿出现了。

    但见这些药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生长,没有施展神农甘露雨,那是齐平地的药草茬,可这会让却变成了膝盖高,而且还在不断生长。赵铁柱耳边甚至能听到叭叭的声音,如此惊人的生长速度,让赵铁柱大喜过望。

    “长吧!快快长吧!到明天上午就又可以拉十卡车药草走了,到时候又可以赚一笔钱了。”赵铁柱对着整个十八亩药田的药草说。

    赵铁柱非常满意这一次施展神农甘露雨,这会儿感到特别困,准备朝帐篷房走去,却发现裤角被什么东西咬住了。他回头一看,发现是黑豹。原来黑豹送了张桂花回村,然后返过来。

    “黑豹,你丫的咬我干嘛,是不是饿了?”赵铁柱看到黑豹肚子瘪瘪的,心想肯定是饿了。想起刚才和张雯雯吃了鸡肉,特意把鸡骨头留着,赶紧进了帐篷房,取出了半碗鸡骨头,扔在黑豹面前说:“黑豹,这些赏给你。”

    黑豹看到半碗鸡骨头,连忙享用起来。

    赵铁柱准备返回帐篷房睡觉,偏偏衣兜中的手机响了起来。赵铁柱眼睛像打架似,原来是施展神农甘露雨后,十分疲乏,心情也十分烦躁。他按了接听键,很不耐烦地嚷了一句:“你谁啊?这深更半夜打电话来,有没有礼貌啊?”

    赵铁柱不分青红皂白一顿训斥,那头的声音说话了:“铁柱,我是唐韵,给你打电话有急事。”

    赵铁柱一听是唐韵,连忙提起精神,语气缓和了许多,对着唐韵说:“唐姐,我不知道是你,你有啥事尽管说。”

    “铁柱,今天咱们神农大酒店有许多顾客预订药膳,需求量相当大,明天咱们配制药膳的药材必须到位才行。我知道你事儿多,所以晚一些给你打电话。”

    “是这样啊!没问题,你明天带车过来,到了村口给我电话。”赵铁柱说。

    “好!那你休息。”唐韵说。

    “唐姐,你也早点睡,别累着。”赵铁柱关心说。

    “我知道的,明天见!”唐韵说。

    和唐韵挂了电话,赵铁柱哪里能够休息啊!这药膳市场需求量这么大,是一个方便快捷的赚钱门路,自己怎么可能错过呢!

    赵铁柱这会儿想到必须去村南头药田看看,统计一下能够提供多少金钗石斛、铁皮石斛和雪顶红花粉。

    赵铁柱也想到孙二黑在那里照看药田和鱼塘,住的是简易帐篷不能御寒,自己买了帐篷和云丝被,也顺便带过去。想到这里,赵铁柱上了路虎,黑豹要跟着去,赵铁柱让它上了车。

    赵铁柱将路虎开到了村口,又从村口开到了村南头。

    赵铁柱刚刚将路虎开到了六十亩药田边,耳边传来了叭叭的声音。

    这是啥声?赵铁柱警觉起来。为了搞个究竟,赵铁柱赶紧停车,打开车门,黑豹也跟着下了车。

    “黑豹,你丫的给我去前面观察动静。”赵铁柱用手指了指声音传来的方向。黑豹点点头,迅速朝那边钻过去。

    赵铁柱也悄悄地跟上去。

    赵铁柱跟着跟着,突然发现黑豹趴在齐腰高的药草中不动了。

    这是啥情况?赵铁柱快速匍匐向前,顺着黑豹盯着的方向,很快看清楚了。

    原来左边的是金钗石斛药地,有个人躬着身拔药草。右边的是铁皮石斛药地,也有个人在拔药草。正前方是雪顶红药地,同样有个人在拔药草。

    这三个人鬼鬼祟祟的,手提麻布袋,将拔好的药草不停地往麻布袋里装。已经装的鼓鼓的,可他们还不肯住手,不停地往里面硬塞。

    必须阻止,否则这些宝贵的药草会被这些偷药贼偷光了。明天唐韵就要带车来运输,要是没有这三样奇珍异草,会影响神农大酒店的生意不说,还会影响和韩梦瑶合作生产神农降压方。

    赵铁柱在三个偷药贼贪心地拔药草装药草时,对着黑豹下令:“黑豹,你丫的给我冲上去,狠狠地咬。”

    黑豹听到主人的号令,精神振奋,如一头豹子冲向左边金钗石斛地块。

    黑豹一口咬住了偷药贼的屁股,毫不留情地咬下一块肉,那人疼的像杀猪般地嚎叫起来。

    这声音响彻整个药田,惊动了另外两个偷药草的人。他们见状不妙,赶紧扛着麻布袋开跑。

    赵铁柱哪里肯放过,撒丫子朝着铁皮石斛地块的那人冲过去。那人看到赵铁柱追过来,吓得“啊”了一声,赶紧将麻布袋扔下了,一个劲地往前逃窜。

    赵铁柱哪里肯放过,他像一头豹子似地,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追上去。

    那人满以为能够甩开赵铁柱的,却发现屁股一阵灼痛,整个人被踢飞了。嘣地一声,重重地砸在一堆烂泥里,整个人摔了一个狗啃泥。

    “咔咔咔”那人不停地喘着气。

    赵铁柱一把揪住那人,一眼就瞅出来了。原来不是别人,正是钱小富。

    “钱小富,你偷我的药草,我惹着你了吗?这一拳头,我让你长记性。”赵铁柱嫉恶如仇,一拳头狠狠地砸在了钱小富的鼻子上。立时鼻子砸塌了,鲜血喷涌而出,溅满一地。钱小富疼得哭爹喊娘,惨叫不止。

    赵铁柱仍不解气,对着钱小富厉声质问:“钱小富,你为什么要偷我的药草?”

    钱小富支支吾吾说不出话,赵铁柱又抡起拳头要砸过来。

    钱小富哪里经得住赵铁柱再打一拳,连忙求饶说:“赵爷爷,饶我一命,都是我糊涂。看到你种药赚钱买路虎,我眼红,就想了个馊主意偷你的药草。我怕被人发现,趁着半夜孙二黑睡得沉,就偷偷摸摸来这里偷药草。”

    赵铁柱想起还有两个人参入偷药草,厉声质问:“钱小富,另外两个人是谁?”

    钱小富说:“一个是我的铁哥们狗蛋。”

    “另外一个是谁?快说,不然我揍你丫的。”赵铁柱说完,又抡起拳头来,吓得钱小富裤裆尿尿,连忙招了:“是我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