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2章 小人遭恶报
    这会儿,孔东风对着宁雅薇说:“宁雅薇,这小农民是在诬赖我,你看看我吃下去啥事儿都没有,而且津津有味地吃完了。我这饭菜,品质和口味杠杠的。”

    宁雅薇扫了孔东风一眼,然后一脸不解地看着赵铁柱。

    赵铁柱指着剩下的几块红烧肉说:“孔东风,有胆你就把这红烧肉吃了。”

    孔东风脸色一变,不过很快恢复原状,只得硬着头皮吃红烧肉。

    让宁雅薇大吃一惊的是,孔东风刚刚吃下去,眉头就皱的紧紧的,双手捂住肚子,额头上渗出了豆大的汗珠。

    宁雅薇不由得开始怀疑这红烧肉有问题,于是问孔东风:“孔东风,是不是这红烧肉有问题?”

    孔东风哪肯承认,连忙辩解说:“宁雅薇,我最近有点胃病,肚子疼,和这红烧肉没有关系。”

    赵铁柱真没想到孔东风到现在还不承认,十分恼火。想到必须揭穿孔东风了,于是大声说:“孔东风,少给我装蒜,你这红烧肉有毒,吃了肚子疼。”

    孔东风却厚颜无耻地否认:“小农民,你又在瞎说。”

    赵铁柱将丁小军吃剩的半盒盒饭拿出来,挑出几块红烧肉,对着孔东风说:“你看看,这红烧肉是什么?”

    宁雅薇凑过去一看,发现这红烧肉霉烂,散发着阵阵恶臭。孔东风也感到难闻极了,忍不住地捏住了鼻子。

    赵铁柱对着孔东风厉声质问:“孔东风,这红烧肉是不是死猪肉腐猪肉?”

    “不,不是。”孔东风到现在还不承认,立即惹恼了赵铁柱。他二话不说,伸出手掌,“啪啪”对着孔东风暴打两个耳光。打的孔东风鼻孔嘴巴出血,脸肿的老高。

    “你不承认,我继续抽你丫的。”赵铁柱说完,就要暴打耳光。

    孔东风怂了,赶紧低头承认:“别打了,我承认。”

    宁雅薇听到了,凤眼圆瞪,抄起办公桌上的一本厚书,狠狠地朝着孔东风的两脸“啪啪”扇去,孔东风被打的哇地一声要吐。

    赵铁柱哪里能够让孔东风将宁雅薇的办公室污染了,对着孔东风吼着:“人渣,快去外面的垃圾桶吐!”

    孔东风怕赵铁柱,他飞一般地奔向外面的垃圾桶,哇哇直吐,将刚才所吃的红烧肉和饭菜全吐出来了。

    孔东风哪里还敢要钱的,更不敢在这里多呆一秒,准备吐完就开溜。但赵铁柱早料到他会开溜,大声说:“孔东风,哪里溜?”

    紧接着,宁雅薇奔出办公室,铁青着脸对着孔东风痛斥:“孔东风,真没想到你提供有毒的饭菜,按照合约,你这一个星期的快餐款不会结了,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

    宁雅薇这痛斥声很大,吸引了办公区的男女职员们,他们纷纷聚拢来。

    职员们很快知道所发生的事儿了,想起自己吃过的快餐难以下咽,时不时地肚子疼。原来是这家伙引起的,不由得纷纷骂起孔东风:

    “黑良心的家伙,给我们提供有毒饭菜,天理不容!”

    “这人见利忘义,狼心狗肺,走路出门被雷劈。”

    “幸亏我们赵董把他揪出来,给我们除了一害!”

    ……

    孔东风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孔东风真想有个地缝钻下去,可根本没有。他不敢走电梯,害怕被更多的人喊打,他低着头往厕所跑,慌乱中闯进了女厕所。

    一个清洁大妈刚才看到孔东风是提供有毒快餐的罪魁祸首,哪里肯放过,拿起脏兮兮的扫把对着孔东风一阵猛抽。一些屎尿粪被抽到孔东风的头上、脸上、身上,阵阵恶臭熏得孔东风晕倒在地。

    可清洁大妈仍不解恨,她将一桶尿狠狠地泼在孔东风的口鼻,“咔咔咔”孔东风剧烈地喘起气来。

    “奶奶饶命,求您别泼尿了,别抽我了!我可是宏利集团的总裁,你要多少钱,我可以给您。”孔东风被清洁大妈整惨了,连忙求饶。

    清洁大妈故意装作不认识似的说:“我只知道你丧尽天良,想发不义之财。最近老娘吃的饭菜,顿顿都倒掉了,抽你泼你算便宜你了。”

    清洁大妈这么一说,又要将沾满屎尿粪的扫把抽过来,吓得孔东风像一条败家狗似地逃出女厕所。

    孔东风满身屎尿粪被办公区所有男女职员看到了,十分解气,个个暗骂活该。

    赵铁柱和宁雅薇看到孔东风落魄成这样,相视而笑。

    “这孔东风不讲良心,唯利是图,这是报应。”赵铁柱痛快地骂了一句。

    “铁柱哥,不瞒你说,孔东风在宁天集团惹了不少事,平时耀武扬威许多职员敢怒不敢言。这一次你戳穿了他的丑陋嘴脸,让他落到如此下场,真是大快人心。”宁雅薇扬眉吐气地说。

    孔东风听到了赵铁柱和宁雅薇的话,眼睛中喷出仇恨的火苗。他恶狠狠地对着赵铁柱放狠话:“小农民,你总是打扰老子的事儿,老子和你没完,咱们走着瞧。”

    赵铁柱听力极好,听出了孔东风的话,义正言辞地痛斥:“孔东风,你个人渣王八蛋,不管你耍什么阴谋诡计,我不怕你!”

    赵铁柱一边痛斥一边快步上前,手握斗大的拳头。孔东风知道赵铁柱厉害,吓得浑身打颤,他赶紧往安全楼梯奔去。

    因为慌乱,走路一不小心,一头栽下去了,整个人像滚萝卜似地滚下去,杀猪般的惨嚎一阵高过一阵。

    “龟孙子活该!”赵铁柱听到这惨嚎声,胜过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很是解气地骂道。

    “铁柱哥,这个孔东风是个小人,小人难防,以后你要注意点。”宁雅薇心里很解气,但不忘提醒赵铁柱一句。

    赵铁柱却镇定自若地说:“雅薇,别担心,孔东风这个败类,多行不义必自毙。”

    宁雅薇点点头说:“铁柱哥,我信这句话,孔东风作恶太多,恶有恶报,今天他落到如此下场,就是最好的证明。”

    宁雅薇说完这句话后,神情有些郁闷,赵铁柱问:“雅薇,有啥心事?是不是担心孔东风来找麻烦?”

    “铁柱哥,孔东风恶人有恶报,我不会担心的。我现在担心的是,咱们不从孔东风那采购快餐,可咱们得选哪一家呢?”宁雅薇有些犯难地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