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9章 雪莲嫂出事了
    赵铁柱拉着沈水仙的手说:“嫂子,你为了我受苦了,明天好好去城里放松一下。”

    “铁柱,嫂子跟着你吃苦是福,过得很开心。”沈水仙知足地笑着,样子妩媚至极。

    赵铁柱发现沈水仙不仅勤劳朴实,而且以苦为乐,容易知足。自己稍稍对她好一点,她都十分记念。不知怎的,赵铁柱情不自禁地抱紧沈水仙。

    沈水仙一个俏寡妇,哪里能够被赵铁柱这么搂抱着。她用柔情似水的眼神看着赵铁柱,期待他能够宠幸自己。

    此时,两个人深情凝视,感到彼此的心越来越近。渐渐地,两个人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凑近。

    就在这里,偏偏一个声音高喊:“铁柱,铁柱。”

    这突如其来的喊声让赵铁柱回过神来,连忙透过驾驶室窗户看过去,发现是何香姑朝着驾驶室跑过来,好像有啥急事。

    “铁柱,我婆婆跑来了,你快下去吧!要是咱俩好被她看到了,嫂子没脸见人。”沈水仙心里慌乱,赶紧催促赵铁柱。

    赵铁柱点点头说:“嫂子,那我下车了,你耕地也别太累,注意干会儿歇会儿。”

    “知道哪!嫂子这会儿精神好得很,你快去吧!”沈水仙美美地抛了一个秀眼,对着赵铁柱说。

    赵铁柱心情舒爽,快速下了耕种机,然后迎向何香姑。

    赵铁柱看到何香姑跑路时身子颤颤悠悠,上气不接下气,连忙问道:“何婶,慌慌张张地跑过来,有啥急事儿?”

    不想何香姑哭丧着脸叹口气说:“铁柱,你雪莲嫂出事了。”

    赵铁柱听了心里一沉,问:“何婶,您说清楚。”

    “我和你嫂子忙着磨豆腐豆浆,桃花水用完了,我要去清水河挑水,你嫂子不让我去。她挑着水桶去打水半天不见回来,婶就去河边一看,发现你嫂子晕倒了。婶急了,赶紧将你嫂子背回豆腐坊,服了一碗姜糖水,你嫂子吐血了。”

    何香姑边说边掏出一块手帕,赵铁柱看到手帕上是带血的痰,不由得心里一惊。这分明是嫂子劳累过度,伤了身体。

    赵铁柱见雪莲嫂劳累成这样,心里有些愧疚。最近忙得团团转,却无暇看一下杨雪莲。

    “何婶,您别急,我这就去。”赵铁柱说完,就快步往前走。

    赵铁柱看到了张雯雯带领着乡亲们在耕耘好的地块移栽香草、芍药花,还将一筐苹果剖开,将苹果肉放在一个水桶里,将苹果籽放在另一个水桶里。

    “铁柱哥,你走路咋这么急呀?是不是有急事儿?”张雯雯看到赵铁柱行路匆匆,一脸焦虑,不解地问。

    赵铁柱若无其事地说:“雯雯,我有点小事回村一趟,不用你担心。”

    张雯雯听了,才放下心来。这会儿恰好刘建民和孙二黑过来了,对着赵铁柱汇报:“老大,人参果都采摘好了。”

    赵铁柱点点头说:“老刘、二黑,你们干得不错。”

    “老大,应该的,如果没啥事儿我就将人参果运到城里了。”刘建民说。

    赵铁柱记起郭晓芸电话告知,明天神农大酒店开业酬宾,急需要各种食材和药草,于是转向刘建民说:“老刘,除了运些人参果回去,还得运些蔬菜瓜果、三种药草回去。”

    “没问题。”刘建民说。

    赵铁柱点点头,转向张雯雯,说:

    “雯雯,你将乡亲们分三拨人,一拨移栽香草、芍药花,一拨去蔬菜瓜果地采摘蔬菜瓜果,一拨采摘金钗石斛、铁皮石斛、雪顶红花。这蔬菜瓜果和三种药草,你都让乡亲们装上运输车,让老刘运到城里。”

    张雯雯一听,笑道:“铁柱哥,放心,我这就安排。”

    赵铁柱点点头,对着张雯雯、刘建民、孙二黑说:“辛苦你们了。”

    “老大,我们不辛苦。”刘建民和孙二黑异口同声地说。

    张雯雯体谅地说:“铁柱哥,你尽管去忙事儿,这里交给我来打理。”

    “雯雯,你办事我放心,那我去忙了。”赵铁柱打了个招呼,就匆忙离去。

    赵铁柱一口气跑到路虎揽胜边,上了车,然后开动起来,朝村里疾驰而去。

    赵铁柱的路虎揽胜,就像一头飞奔的老虎,很快开到了杨雪莲家的大门前。

    乡亲们都给赵铁柱帮工了,黄昏的仙女村,显得很寂静。

    赵铁柱下了车,快速走到大门,准备推门时,立时停住了脚步。

    赵铁柱耳边传来一个微弱的痛斥声:“二牛,你滚,咱们离婚了,你不要再来骚扰我。”

    “老子没钱了,回来给你借点钱花花。你快说,钱放在哪儿了?”是唐二牛无耻的声音。

    赵铁柱真没想到,唐二牛趁着村民不在村里,来找杨雪莲麻烦。

    “我没钱,你走开,一会儿何婶就要回来的。”杨雪莲催促说。

    哪里知道唐二牛不仅不走,反而更是大胆,恶狠狠地对着杨雪莲放话:“贱婆娘,老子不信你没钱。你不说没关系,我在卧房里找一遍。”

    唐二牛说完,就翻箱倒柜地找。

    赵铁柱即使是在大门外,也听到了杨雪莲卧房里噼里啪啦的声音。唐二牛这个王八蛋,在城里鬼混,不干正经事儿,花完钱就像个无赖似的,又来找杨雪莲麻烦,是可忍孰不可忍。

    赵铁柱愤愤不平时,耳边传来了唐二牛得意忘形的声音:“果然在箱子底下压着,有十沓钱,这下可以买一些粉吃了,也可以去找梅姐了。”

    “二牛,我这是血汗钱,不许你拿走。”杨雪莲躺在床上,阻止着。

    可唐二牛却无耻地说:“咱们好歹做过夫妻,这钱就送给我了。”

    “你无耻,你这是明目张胆地抢劫。”杨雪莲痛斥起来。

    “我这不是抢,是拿。看你眼睛瞪着我,是不是想我了?趁着没人,陪我玩玩潇洒。”唐二牛说完,更是无耻地动手动脚。

    杨雪莲誓死不从,极力反抗,可发现身子虚脱,根本没有力气摆脱。杨雪莲只得说:“二牛,别碰我,那钱你拿走吧!”

    可唐二牛这会儿拿了钱并不知足,他一双不安分的眼神朝着杨雪莲扫描了一圈儿,两眼浮现出贪婪的神色,对着杨雪莲说:“你不让我碰,我偏要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