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7章 狠狠收拾贪官村长
    看来不当众教训村长是不行的,乡亲们怕得罪村长,自己可不怕。赵铁柱义愤填膺,对着钱大富霸气一吼:“钱大富,你说话不承认,这和无赖有啥区别?既然你不仁,也别怪我不义。”

    赵铁柱说完,抡起手掌,朝着钱大富的左脸狠扇一个耳光。“啪”地一声爆响,钱大富的左脸重重地挨了一下。

    村民们欢喜地看到,钱大富的左脸立时红肿起来,瞬间肿成小山包。钱大富感到火辣辣的疼,捂住左脸像只疯狗似地惨叫起来。

    这惨叫声传遍整个仙女村,引得更多村民来看热闹,几乎全村的村民到场了。他们看到村长被赵铁柱当众暴打耳光,一个个十分解气地暗骂“活该!”

    钱大富怎么也没有想到赵铁柱这么嚣张,他瞪着血红的眼睛,用另一只手指着赵铁柱的鼻尖放狠话:“姓赵的,你竟敢打老子。你等着,我自有办法收拾你。”

    钱大富说完,就捂住肿脸要逃离,但意外的事儿出现了。黑豹这会儿一口咬了他的右腿,钱大富完全没有防备,一阵钻心的剧痛让他再次惨叫。

    当看清了是黑豹咬自己时,钱大富骂了一句:“你也欺负老子,到时一样收拾你。”

    不想黑豹对着钱大富一阵狂吠,吓得钱大富双腿一软,整个人摔倒在地。

    意外的事儿出现了,钱大富皮大衣里面裹着的一沓沓百元大钞哗啦啦地落在地上。这么多钱出现在村民眼里,一个个惊嘘不已。

    赵铁柱也是一愣,钱大富家也没有干别的致富门路,咋冒出这么多钱?

    赵铁柱快步上前,厉声质问钱大富:“钱大富,这钱是哪里来的?你当着乡亲们的面说清楚。”

    钱大富心里一慌,不过他装作镇定说:“这是我在镇上打麻将赢的,关你什么鸟事。”

    钱大富说完,慌手慌脚要将地上的六沓钱捡起来,准备开溜。

    赵铁柱看到钱大富慌里慌张,更是觉得这钱来头有问题。当钱大富捡起一沓钱时,地上有一张单子吸引了赵铁柱的注意。

    说时迟那时快,赵铁柱在钱大富捡那张单子时一把夺过,眼睛一扫,发现这是全村粮食补贴签字认领名单。名单上标明全村户主姓名,还有每户补贴的款项。最后还有领款人签字栏,栏里全部签满了字。

    赵铁柱留心观察,发现自家一栏也被签字了,上面是补贴款620元,签字处写的是赵大根的名字。

    看到娘张桂花在场,赵铁柱连忙提醒:“娘,您过来。”

    张桂花快步走过来,何香姑和杨雪莲也跟着过来了。

    “娘、何婶、雪莲嫂,你们都可以看看这单子。”赵铁柱对着张桂花、何香姑、杨雪莲说。

    三人同时看向单子,很快张桂花的声音传来:“铁柱,你爸根本没有签字,也没有领到钱啊!”

    “铁柱,婶也没有领到钱,咋有人签字了。”何香姑也吃惊不小地说。

    杨雪莲也愤愤不平地说:“铁柱,嫂子也没有领钱签字,这一定是有人冒领的。”

    杨雪莲说出有人签字冒领,赵铁柱觉得事态严重。为了进一步搞清楚情况,他转向全体村民,大声说:

    “父老乡亲们,我要说个事儿,我手里拿的这张单子,是镇政府给咱们村每家每户发放的粮农补贴款。刚才我娘、何婶、雪莲嫂都发现一个问题,就是有人冒领签字。我问大家,你们签字了没?有没有领到补贴款?”

    村民们同时摇头回答:“我们根本没有签字,更没有领到补贴款。”

    赵铁柱一听,愤愤不平地说:“这是谁这么大胆,冒领签字呢?”

    “铁柱,婶看来看去,怎么好像是一个人的签字?”何香姑狐疑地说。

    杨雪莲心细如发,她扫了一眼钱大富,看到他耷拉着脑袋,同时看看字迹,小声对赵铁柱提醒:“铁柱,嫂子觉得,怎么越看越像村长的签字。”

    经雪莲嫂提醒,赵铁柱将视线转向钱大富,目光凌厉,钱大富额头上冒出了冷汗。

    赵铁柱当众质问:“钱大富,这村民所有粮农补贴款,是不是你一人冒领签字的?”

    “不,不是!”钱大富口里否认着,两腿却在打颤。

    “你不承认,我揍你丫的。”赵铁柱说完,又抡起手掌,对着钱大富的右脸暴打一个耳光。这一耳光,打得比刚才还要重。“哇”地一声,钱大富嘴里喷出血来。整个人站立不稳,扑通一声,双膝着地,重重地跪在赵铁柱的面前。

    赵铁柱仍不解气,又要抡起拳头暴打。

    钱大富欺软怕硬,哪里能再承受赵铁柱的拳头,吓得哆嗦求饶:

    “赵铁柱,求你别打了。我承认,这农粮补贴款是今天镇政府发放给仙女村全体村民的。本来我想按照正常程序发给村民,让村民领钱签字。可我最近在镇上打麻将手气背,输了好几万。为了填漏洞,就自个签字冒领。”

    钱大富话音刚落,所有村民痛骂起来:

    “这个钱大富,又赌又贪,丧尽天良。”

    “钱大富当村长,我们没过一天舒心日子。”

    “咱们忍不下去了,动手揍他丫的。”

    ……

    村民们怒不可遏,忍无可忍,纷纷行动。

    砖头、瓦片、纸团纷纷朝钱大富扔来,砸得钱大富鼻青脸肿,浑身疼痛。

    “不要打了,我是村长啊!”钱大富对着愤怒的村民求饶。

    不想钱大富不提村长还好,一提村长村民更来气,纷纷痛恨地说:“你还配做村长?打的就是你。”

    村民们集体泄愤,继续动手收拾村长。

    有个年轻村民拿了一个粪桶过来,直接用粪舀子舀粪往村长嘴脸浇灌。“咔咔咔”,村长被喷的满嘴满脸。一阵刺鼻的骚臭味让他剧烈喘息,差点晕了过去。

    “狗村长,看你还贪不贪?”村民们纷纷痛骂。

    钱大富尝到了被村民集体收拾的苦头,转向赵铁柱求饶:“赵铁柱,你劝劝村民手下留情,再这么折腾,我这条老命就没了。”

    赵铁柱义正言辞当众痛斥:“钱大富,你这是自作自受。谁叫你霸占村集体财产不说,还要冒领挪用农粮补贴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