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3章 暴揍禽兽
    赵铁柱听力极好,这声音是从里间传来的。

    肯定里间有人,赵铁柱快步走到里间的门边,发现门是虚掩的。有一道缝隙,赵铁柱通过门缝看到这样的一幕情景。

    但见一个粗壮男人正爬上小木床,而夏婉躺在床上晕迷不醒。夏婉那傲人的身子呈现在男人的眼前,那男人两眼看得发直,脸上浮现出猥琐的表情,哈喇子都流了出来。

    “啧啧,果然是个美少妇,这身材、这皮肤,样样好到极致。”男人边说边伸出咸猪手,要摸向夏婉那傲人之处。

    赵铁柱哪里能看下去的,他一把推开门,如一头咆哮的豹子冲过去,一拳头狠狠砸在了男人的后脑勺。

    那男人压根就没有防备,被砸了一个正着。他感到脑袋嗡嗡直响,头晕眼花。回过神看过来时,发现是一个威武的小农民。吓得心惊胆战,忍住疼要逃跑。

    但赵铁柱哪里能够让猥琐男逃的,他抬起右脚,朝着男人的屁股后面一个爆踹,将这男人整个踹飞出去。

    嘣地一声,那男人正好被撞在一堵墙上,鲜血从额头流出来,一阵阵钻心的剧痛让他忍不住地惨嚎起来。

    赵铁柱快步上前,又一拳头狠狠砸向男人的嘴巴。

    “咔嚓”一声,那男人上下两颗大门牙被砸脱落,鲜血如喷泉一般从他的嘴里流出来,溅满一地,如红火的杜鹃花遍地开放。

    赵铁柱仍不解气,又要一脚朝男人的裆下爆踹。吓得男人赶紧扑通跪在地上,喊着:“农民爷爷饶命!”

    “说,为啥要对我婉姐下手?”赵铁柱厉声爆喝,一双眼睛像刀子,刺得男人不敢抬头。

    男人低着头说:“我是个送快餐的,多次来给她送,发现她长得美,就起了坏心。今天暗暗在饭菜中放了点**药,她吃了后就犯晕。我看到这大中午的没人,就趁着她晕倒想图谋不轨。”

    赵铁柱听了,更是气不打一出来。自己幸好中午赶过来了,要是来晚一步,这婉姐就要活活被这男人糟蹋。想着婉姐命苦,刚刚和那个马龙离了婚,正在为经营百货店犯愁,却遇到这种禽兽男人陷害。

    必须严惩禽兽男人,赵铁柱抡起巴掌,狠狠朝着男人两脸暴打。

    “啪啪”直打得男人两脸肿成了小山包,比猪头脸还难看。

    男人被赵铁柱收拾的很惨,他心里一百个后悔。早知道动这个美少妇落得如此地步,说什么也不敢做这种事儿了。

    在男人被打个半死时,赵铁柱厉声一吼:“要是下次敢犯事,我揍死你丫的。”

    男人哪还敢再起色心的,连忙磕头如捣蒜说:“爷爷,我再也不敢犯糊涂了,我这也是和远在家乡的老婆分开久了,想女人想得厉害。我不该这么犯糊涂,我不打工了,回家和老婆在一起。”

    “你赶快给我消失!”赵铁柱对着男人霸气一吼,那男人像条败家狗一般地爬出了百货店。

    男人一走,赵铁柱并没有歇一口气。这会儿看到夏婉仍昏迷不醒,心想必须救醒她。否则时间长了,会有危险。

    赵铁柱掐人中,可掐了五秒钟,夏婉没有一点反应,这说明重度昏迷。

    赵铁柱立即扣住夏婉的手腕,暗暗采用内力探脉。丝丝内力如游丝一般渗入夏婉的体内,游走一圈儿,很快赵铁柱判断出情况所在。

    这是夏婉吃饭时,将**药吃下肚。此时**药在腹内,自然在起药效。如果不及时将这**药排出体外,夏婉的昏迷将会一直存在。

    赵铁柱此时十分痛恨那个禽兽男人,为了满足自己的兽欲,他这一次在饭菜中放了大量的**药。

    早知道是这种情况,赵铁柱当时就应该继续暴打那个男人。

    不过赵铁柱必须冷静,得想想如何帮助夏婉将这**药排出体外。

    赵铁柱打开药盒,发现药盒里的金钗石斛、铁皮石斛、雪顶红花粉都送给了刘丽君。看来药物治疗是没有条件的,如何办呢?

    情急之中,赵铁柱头脑中浮现出《神农百草经》,立时里面化解**药的方法历历在目。其中采用内力按摩是行之有效的方法,赵铁柱看完这种方法,觉得方便可行,立即施展。

    为了保持最佳效果,赵铁柱必须将夏婉的上衣脱下来。

    脱去上衣后,赵铁柱感到眼睛一阵刺痛。原来是夏婉的肌肤光亮胜雪,扎得赵铁柱不忍直视。

    赵铁柱的心开始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脸也开始红了,嘴唇也忍不住地咽了一下。

    “上帝啊!我对婉姐没啥念想,实在是她昏迷,我得急救,请您让我镇定下来吧!要是不及时救醒,婉姐就会被这**药控制。她本来是个苦命的女人,我可不想她有啥危险。”赵铁柱在心里呼唤着上帝,连呼三遍,他的心才平静下来。

    赵铁柱暗暗运行神农玄功,按揉着夏婉的腹部。这腹部平滑如玉,如绸缎一般滑腻。赵铁柱的手有些颤抖,但他很快镇定。此时必须专注,分不得神。

    赵铁柱按摩腹部之后,又开始按照脑海中的方法往上移动。移着移着,赵铁柱的手再一次颤抖起来。额头上渗满了汗珠,两脸涨得通红,呼吸也粗重起来。

    必须定住神,一旦分神,这种内力按摩就前功尽弃。想到后果,赵铁柱抑制住怦怦直跳的心,继续往上推移。

    到了锁骨处,赵铁柱暗暗将神农玄功内力加大三成,立时一股力道让夏婉喉咙口一阵响动。

    赵铁柱知道夏婉要吐了,赶紧用一个小盆子放在床边。刚刚放好,夏婉就要吐。赵铁柱眼疾手快,扶住夏婉吐向小盆子。

    “哇哇哇”一连吐了三口,夏婉将刚才吃的饭菜和**药全吐出来了。

    夏婉吐完后,缓缓睁开眼睛。当看到自己被赵铁柱扶着身子,而上身只穿着一件黑色内衣,脸唰地红了。

    “铁柱,你耍流氓!”夏婉又羞又急地娇喝。

    可赵铁柱脸不红心不跳,正色道:“婉姐,误会了。你被人下了**药,昏迷不醒,我这是救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