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9章 和凤姨醉酒
    李凤愉快地端起葡萄杯,对着赵铁柱说:

    “铁柱,可别夸姨。如果不是你积极举报,姨也不知道钱大富一个小村官贪腐这么严重。不瞒你说,姨狠抓反腐倡廉,抓的都是乡镇以上级别官员,忽略了基层村官。从这次钱大富**案看,姨得狠抓村官贪腐。”

    “太好了,凤姨,有您铁腕反腐,我们市必将政治清明,经济繁荣,太平盛世。”赵铁柱说完,就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李凤也端起葡萄杯,一杯喝干。

    张雯雯和孙二黑陪着一口干,他们感到无比高兴,钱大富这样的贪官一除,以后赵铁柱搞各种致富事业就少了障碍,会顺风顺水地发展。

    喝完酒,赵铁柱让李凤吃菜。

    “凤姨,这是清蒸大闸蟹、河蚌灵芝汤、石斛炖胭脂鱼、红烧茄子、凉拌黄瓜、西红柿炒鸡蛋,随便吃。”赵铁柱对着李凤说。

    李凤很高兴地动筷,各自吃了一口,赞不绝口。

    “铁柱,你道道菜色香味俱全,比姨在大酒店吃的味道还要好,你简直就是超级厨师。”李凤吃着菜,不停地夸赞。

    赵铁柱谦虚地说:“凤姨,其实不是我的厨艺好,而是这些菜是自产的,纯生态绿色食品,营养美味。”

    “看来养鱼种菜种药大有可为,铁柱,尤其是河蚌灵芝汤,味道太好了!”李凤特别喜欢河蚌灵芝汤,忍不住地赞叹着。

    赵铁柱笑道:“凤姨,如果喜欢吃,就多吃点。”

    李凤说:“铁柱,你也多吃点啊!”

    “我陪凤姨吃。”赵铁柱说完,就继续给李凤倒葡萄酒,也给自己倒丰山大曲。

    赵铁柱不忘给张雯雯倒葡萄酒,给孙二黑倒丰山大曲。

    不知不觉,四个人酒足菜饱,张雯雯和孙二黑有些犯困,赵铁柱连忙让他们去休息。

    而这活动板房,就剩下了自己和李凤。

    李凤喝多了葡萄酒,脸蛋儿红红的,就像两个红苹果一般惹人爱。而赵铁柱喝了不少丰山大曲,有些半醉。

    李凤因为喝酒出了一身汗,要去洗个澡,于是去了洗浴间。

    很快洗浴间响起了哗啦啦的流水声,赵铁柱忍不住地看向洗浴间,发现玻璃门映出李凤曼妙的身影。傲人的上围,不堪一握的腰肢,还有丰满的臀部,以及修长的**。

    李凤从上到下,都散发着诱人的气息。即使隔着玻璃门,依然能够秒杀赵铁柱。

    真没想到凤姨的身材保养的如此之好,和张雯雯相比,凤姨的身子散发着熟稔和妩媚的气质,对赵铁柱更有吸引力。

    在赵铁柱看得心痒痒时,耳边传来了凤姨的声音:“铁柱,姨忘了拿内衣内裤和睡衣,你快去卧房床上的一个包里找。”

    “呃,我这就拿!”赵铁柱应着声,然后奔往卧房,一眼就看到凤姨的一个包放在床上。

    打开包,赵铁柱发现里面有一件内衣和一条内裤,还有一件白色睡衣。

    拿出内衣时,赵铁柱的手碰到了海绵体,感到无比的柔软和弹性,放在鼻尖嗅了嗅,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赵铁柱心跳加快,脸蛋儿有些红了。

    “铁柱,找到没?”赵铁柱脸红心跳时,耳边传来了李凤的声音。

    “凤姨,找到了,马上送来。”赵铁柱不敢耽误时间,拿起内衣、内裤和睡衣就离开卧房。

    赵铁柱靠近浴室的门,说了一声“凤姨,把门打开,我递进来。”

    很快李凤就将浴室的门打开一道不大的缝隙,不过这缝隙足够赵铁柱将内衣内裤和睡衣递进去。

    门打开时,一只蟑螂从门外钻进浴室。李凤最怕蟑螂,还未接过衣服,就惊叫着:“好丑的蟑螂”,然后快步往后退。哪里知道这沐浴间地板湿滑,一不小心就要滑倒。

    赵铁柱见状,连忙冲进浴室,左手拿衣服,右手搂住李凤。哪里知道李凤此时一丝不挂,被赵铁柱这么搂抱着,几乎是和他零距离接触。

    赵铁柱感到李凤的身体又柔又软,鼻子中闻到了阵阵香味儿。这香味儿可比刚才内衣散发的味儿更浓郁,几乎让赵铁柱犯晕。不过赵铁柱提醒自己,绝不能犯晕,自己抱着凤姨呢!必须负责凤姨的安全才行。

    “铁柱,快放开姨!”李凤哪里能够一丝不挂地被赵铁柱这么抱着的。

    可赵铁柱担心李凤站立不稳会滑倒,偏偏不放,反而搂的更紧说:“凤姨,这沐浴间地板太湿滑,既然您洗完了,我干脆把您抱进卧房。”

    赵铁柱说完,就不由分说将李凤整个人抱起来。

    抱到了卧房,李凤脸臊得通红。她赶紧钻进被窝,对着赵铁柱说:“铁柱,你没事了,去洗洗睡。”

    赵铁柱知道这是李凤让自己走开,心想也好,如果再呆在凤姨这里,身体会不受控制。

    赵铁柱去洗浴间洗浴,可鼻子闻到了李凤洗浴后留下的芬芳,不由得浮想联翩。

    不能瞎想,凤姨是市长,我不能对她有任何念想。赵铁柱在心里提醒自己。

    这活动板房有两个卧室,凤姨的在东边,赵铁柱的在西边。

    赵铁柱冲了个澡就直接去西边卧房休息,可刚刚入睡,耳边传来了一个“呜呜咕咕”的声音,这声音在半夜显得有些恐怖。

    “铁柱,快来,姨怕!”紧接着,赵铁柱耳边传来了李凤惊慌的声音。

    赵铁柱于是快步奔进李凤的卧房,发现她像只小猫似地蜷缩在被窝里,瑟瑟发抖。

    赵铁柱竖起耳朵听呜呜咕咕的声音,连忙说:“凤姨,这是猫头鹰在叫,不要怕。”

    赵铁柱说完,就要离开。可这会儿猫头鹰“呜呜咕咕”的声音不停地叫起来,比刚才叫的更让人恐怖。

    猫头鹰的叫,既像人在哭,又像鬼在叫。李凤从未听到这种恐怖的叫声,哪里能够睡得着,一把拉住赵铁柱说:“铁柱,别走,今晚留着陪姨。”

    赵铁柱被留住了。这会儿,猫头鹰继续叫,李凤更是害怕,一头钻进赵铁柱的怀里。赵铁柱只得抱着李凤说:“凤姨,别怕,有我在,没事儿的。”

    赵铁柱陪了李凤一会儿,猫头鹰不再叫了。赵铁柱哪里能够留在李凤这里,毕竟男女共处一室,很容易擦枪走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