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0章 功夫小农民
    卢巧音报了案,心想警方也在展开追捕行动,但愿赵铁柱冒险追击平安无事。

    赵铁柱知道卢巧音特别担心自己,心想不能带着卢巧音去追击,毕竟那里很偏僻,于是果断地对着卢巧音说:“巧姐,快下车,这追击的事儿我来完成。”

    赵铁柱说完,就让卢巧音下车。

    赵铁柱追赶面包车心切,加大油门极速狂飙,耳边传来了一个声音“铁柱,你给姐平安回来!”

    赵铁柱从后视镜看到卢巧音朝自己挥手喊着,那种替自己担心的神情让自己心里一颤。这个巧姐,此刻很像一个老婆对老公的那种担心。

    “巧姐,你是个苦命女人,今天赚的四皮箱钱太重要,是巧音大酒店崛起的本金,我不惜一切代价追回来。”赵铁柱下定决心后,再次加大油门,往面包车逃逸的方向疾驰而去。

    很快赵铁柱将路虎车开进了一个僻静的小山村,意外发现,这是一个无人居住的野外荒村。许多房屋破败不堪,荒草萋萋,车开进村,感到特别凄凉。

    “嘎嘎”乌鸦的叫声让荒村显得恐怖,不时在路口看到一些坟冢,更让人联想到荒村像恐怖片中的场景。

    赵铁柱注意到,有车轮碾压的新痕。不用问,这是面包车逃逸时留下的。赵铁柱沿着车痕开去,一边开车一边保持高度警惕。

    赵铁柱将车开到村当中,发现面包车停在前面。他下车走向面包车,距离十米远,一群混子从两侧冲过来,将赵铁柱团团围住。

    紧接着,一个恶狠狠的声音指使着:“你们给我揍死他!”

    赵铁柱看过去,发现是常继坤瞪着血红的眼睛,仿佛要将自己杀灭。

    立时,十个混混挥舞拳头,朝着赵铁柱拳打脚踢。

    赵铁柱运行神农玄功,在一个混子的拳头没有砸过来,赵铁柱的神农拳已经砸在他的肚子上。那混子整个人被砸出三米外,倒在一堆乱石中,磕得头破血流,惨嚎不止。

    另一个混子从侧面踢赵铁柱的腰,赵铁柱一把掐住那混子的脚踝,稍稍用力一掐。那混子感到像老虎钳子夹住似的疼,啊呀惨叫。

    第三个混子冲过来,赵铁柱一个鞭腿踢在他的胸部。整个人踢飞出去,砸翻其余两个混子。

    赵铁柱轻易干倒几个混子,让常继坤看傻眼了。他原本以为纠集一群混子能够将赵铁柱揍个半死,却没想到这些混子齐上阵,竟然赵铁柱毫发无损。

    不过常继坤哪肯罢休,在骂了一群饭桶后,对着这些混子说:“你们给我掏家伙,只要干倒这个小农民,每人赏一万。”

    混子们跟着常继坤就是为了钱,听到有奖励,一个个像打鸡血一般地兴奋。拿出随身刀棍,朝着赵铁柱疯狂反扑。

    必须超强反制,赵铁柱使出神农旋风掌,两道掌风刮来,这些混子像滚萝卜般地滚倒在地。

    这些混子手中的刀棍不翼而飞,所有混子吓得面如土色。他们怎么也没有料到,一个小农民竟然能够以一敌十,简直是功夫小农民,无人可敌。

    常继坤最为吃惊,也最为害怕。他独自往面包车逃去,赵铁柱哪里肯让他逃掉。他快步上前,堵住去路。常继坤见逃不掉,眼珠子一转,趁着赵铁柱不注意,从衣兜中掏出一个布袋。解开袋口,然后将一种粉状物朝赵铁柱撒过去。

    赵铁柱没有防备,眼睛渗入了石灰粉,感到火辣辣的生疼。

    常继坤趁机上了面包车,独自开车逃逸。

    赵铁柱哪里能够让常继坤逃之夭夭,他在疼痛之后,看到荒村里有一口露天水缸,于是将头埋进水里,揉了揉眼睛,才感到好点了。

    赵铁柱必须追上面包车,那四皮箱钱必须夺回来,不惜一切代价。

    赵铁柱上了路虎揽胜,开始追赶常继坤。

    常继坤看到赵铁柱开过来了,更是加大油门急速行驶。

    让常继坤没有料到的是,前面有一辆警车堵住去路。原来赵铁柱电话报警后,陈思琼亲自带队,开着警车来了。

    常继坤前有陈思琼挡道,后有赵铁柱追赶,进退两难,赶紧将面包车停下。

    常继坤拿不了四个皮箱,但他拿了两个皮箱,跳下车后疯狂逃逸,往附近一处小树林奔去。

    赵铁柱哪里肯让常继坤逃跑,大喝一声“站住。”

    可常继坤不仅不站住,反而逃得更快了。

    赵铁柱撒丫子去追赶,陈思琼带着两个警员紧跟而上。

    赵铁柱在小树林里追上常继坤,哪里知道常继坤掏出手枪,对着赵铁柱威胁着:“别过来,要是过来,老子开枪了。”

    赵铁柱看到常继坤有枪,心里一紧,但想到必须追回皮箱,并没有退缩,仍然一步步走过来。

    常继坤恼羞成怒,对着赵铁柱恶狠狠地说:“去死吧!”

    常继坤边说边开枪射击,说时迟那时快,赵铁柱早有防备,他就地一滚,那子弹就落了空。

    常继坤准备开第二枪时,枪声响了,他的手腕被击中。一阵剧痛传来,手中的枪掉地上。

    鲜血滴落不停,溅满小树林的草地上,染红了一大片。

    常继坤惨痛的声音传来,响彻整个小树林。

    赵铁柱原本认为自己很难躲过第二枪,没想到在关键时刻,陈思琼端着手枪对着常继坤射击,让自己化险为夷。

    陈思琼下令两个警员将常继坤铐起来,常继坤落网,耷拉着脑袋,一脸落魄。

    陈思琼走近赵铁柱,问着:“铁柱,没事吧!”

    “我没事。”赵铁柱说完,就要起身。可发现无力,原来自己刚才和十个混子搏斗,动用了神农旋风掌,内力消耗严重,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了。

    陈思琼伸出玉手,拉住赵铁柱。赵铁柱起了身,却两腿有些无力,身子一软就要倒地。

    陈思琼赶紧将赵铁柱扶住,因为面对面,两个人的肌肤亲密接触。赵铁柱感到陈思琼软绵绵的的身子充满弹性,还散发着阵阵清香味,有些犯困,很想就这样睡一觉啊!

    “铁柱,让我背你。”陈思琼说完,就蹲下身,赵铁柱伏在她背上。

    一般是赵铁柱背人,可这一次,他被陈思琼背着,有种小感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