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7章 无良庸医失算
    急诊室里几个医护人员冷冷地看着贝特朗,贝特朗很明显不被欢迎,也就暂时停止了讥讽。

    这会儿,何诗诗在戴丽娜的期待中,亲自配药。

    赵铁柱即使在急诊室外,也能够看到何诗诗在选用什么中药治疗。但见何诗诗选用了枸杞子、黄芪、党参、白术、甘草五种中草药配伍,成为一种独特的升血压药方。配好后,就亲自给昏迷不醒的墨尔本服下。

    正服药时,贝特朗乌鸦般难听的声音传来:“这几种乱野草,能治什么病啊?我看这是乱治病,不出人命才怪。”

    何诗诗再次被贝特朗讥讽,让急诊室外的赵铁柱愤愤不平。这个贝特朗,将中药当成了乱野草,真是荒唐可笑。这样无视中医中药,真是可恶至极。

    何诗诗无视贝特朗的讥讽,冷静地将中药方全部给墨尔本服下去。十分钟过后,让人意外的事儿出现了。

    但见墨尔本苍白的脸色有些好转,手脚动了动,眼皮子也眨了眨,这变化让在场的医护人员高兴地鼓掌。

    贝特朗真没想到这几种乱野草还真有点功效,有些傻眼了。

    这会儿,何诗诗用血压计测量墨尔本的血压,发现血压虽然有所提升,但离理想值差距甚远。

    “何医生,还能提升血压么?”戴丽娜关切地问。

    何诗诗这三天的检查和治疗,使用了各种方法,此时已经使出了最后的方法了,于是轻叹口气说:“戴丽娜小姐,很抱歉,你爸的低血压太严重,我无能为力,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戴丽娜听了这话,心情沉重。

    赵铁柱觉得该上前治疗了,准备进入急诊室,耳边传来了贝特朗阴阳怪气的声音:“中医就是个垃圾,根本不能根治。这种低血压,只能用西医治。”

    这句话直接刺伤了何诗诗的神经,何诗诗对着贝特朗说:“不许贬低中医,你说西医能治,那你就治治看。”

    贝特朗自高自大地说:“没问题,我这个图卢兹的医学博士治疗这种病不是难事。”

    贝特朗故意将自己是图卢兹医学博士的身份亮出来,以引起在场医护人员的注意。

    贝特朗此言一出,何诗诗和在场的医护人员一阵震惊。

    在急诊室外的高美玉听了,拉了拉赵铁柱的衣角,轻声问:“铁柱哥,图卢兹是什么呀?”

    赵铁柱说:“这是法国排名第二的公立医院,里面的西医疗法非常精湛,在法国名气很大。”

    高美玉听了也是一愣,这个贝特朗,难怪那么贬低中医,原来他是一个医术精湛的西医博士。

    戴丽娜虽然有些讨厌贝特朗讥讽人,但贝特朗是图卢兹大学医疗中心的医学博士她是很清楚的。贝特朗一直追求自己,这次回到华夏丰山市探望爸爸,他得知后就买了飞机票跟过来。自己刚到医院,他就后脚跟过来,就像苍蝇一般讨厌。

    不过此时戴丽娜的关注点集中在爸爸的病情上,既然何医生用中医并不能根治,那只能按照贝特朗的说法,采用西医治疗了。

    想到这里,戴丽娜对着贝特朗说:“贝特朗,既然你认为西医能治好,你就治吧!”

    贝特朗抬起头,一双不安分的眼神将戴丽娜扫描了三圈儿。

    这个戴丽娜,是贝特朗心目中的女神。他苦苦追求了三年,可戴丽娜不冷不热。贝特朗这一次认为是个绝好的机会,心里打起歪主意,对着戴丽娜谈起了条件:“戴丽娜小姐,如果我治好了你爸的病,你得当众答应我一个条件?”

    戴丽娜问:“什么条件?”

    贝特朗别有用心地说:“做我女朋友,接受我的订婚钻戒。”

    贝特朗边说边从衣兜中掏出一个精致的红盒子,打开,里面一枚蓝宝石钻戒闪闪发光。

    许多医护人员看到了,惊呆了。这个贝特朗,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想通过治好戴丽娜爸爸的病,妄图抱得美人归。

    “呸!”高美玉在急诊室外狠狠地啐了口唾沫。对于贝特朗这种人,不以救死扶伤为目的,而是有所企图,这样的人高美玉鄙视三分。

    赵铁柱也在心底里狠狠鄙视了贝特朗一回,他治病纯粹是和戴丽娜做交易,完全丧失了一个医生应有的医德。

    戴丽娜犹豫了一下,但看到爸爸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只得咬咬牙,被迫点点头说:“我答应,不过如果你治不好,就别来缠我了。”

    贝特朗听到戴丽娜答应做女朋友了,脸上浮现出得意的阴笑。

    随后,贝特朗从随身的医药箱里取出好几种升血压的西药,但见他取出一瓶肾上腺素,用注射器注入墨尔本体内。

    在贝特朗的临床治疗中,这种方法很见效。

    十分钟后,贝特朗对着戴丽娜说:“戴丽娜,这下你可以看到血压升高了。”

    贝特朗边说边用血压计测量墨尔本的血压,让他意外的是,这一次血压并没有升高的迹象。

    “怎么会这样?”贝特朗暗自吃惊,心想这低血压果然严重,看来必须使用激素药物,于是使用了地塞米松。

    十分钟后,贝特朗再次用血压计测血压。虽然血压显著上升,但墨尔本的脸部红彤彤的。

    何诗诗用手摸了一下,大声说:“在发高烧。”

    贝特朗一查,发现高烧四十二度,立即采用物理降温。但烧退下来后,血压也降下来了。

    贝特朗这下有些尴尬,但他还要试一把,于是采用一种更强的激素药丙基**素。

    使用后贝特朗测量血压,发现升高了,不由得沾沾自喜。可好景不长,快接近正常值时,墨尔本浑身痉挛起来,口吐白沫。这种迹象表明,病人的生命危在旦夕。

    “爸——”戴丽娜看到爸爸无药可救,凄厉地伏在他的身上嚎啕大哭,很快眼睛哭肿了。这哭声让在场的医护人员心乱如麻,可又无可奈何。

    贝特朗这下彻底没招了,再治下去,非闹人命不可,他可不愿意冒这个风险。

    赵铁柱再也不能在门诊室外看下去了,其实刚才冷静地观看何诗诗、贝特朗中医和西医治疗,也间接地搞清了墨尔本的低血压病情严重,必须采用最为有效的方法治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