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5章 给胡婶治妇科病
    余彩虹因为忙,就匆匆去了西餐部开展工作。

    赵铁柱准备走出办公室,恰好丁小军急匆匆赶来汇报:“老大,沈董和沈夫人过来了,说有重要事儿和你谈。”

    赵铁柱听了一喜,说:“小军,快把他们迎到办公室来。”

    “是,老大。”丁小军应声离去。

    很快,丁小军就将沈耀林和他夫人胡二凤迎进办公室。

    赵铁柱第一次看到胡二凤,发现她年约三十,穿着旗袍,从大腿开叉,露出雪白修长的美腿,十分引人注目。

    这么性感丰腴的美妇,难怪沈耀林疼爱的不行。这胡二凤看起来比沈耀林至少年轻十岁,沈耀林带着年轻貌美的老婆过来,一脸春风得意。

    “沈叔,沈夫人,欢迎光临!”赵铁柱主动给两人打了个招呼。

    沈耀林哈哈一笑:“铁柱,我介绍一下吧!这是你小婶子胡二凤。”

    “胡婶,很荣幸见到您。旗袍很合身,您穿着非常有气质。”赵铁柱很会说话,让胡二凤很有好感。

    胡二凤这会儿伸出玉手,主动和赵铁柱握手。

    赵铁柱握住胡二凤的小手,感到又柔又软。胡二凤微微躬身,身材显得越发诱人。赵铁柱暗叹:这个胡婶,身材很有料,难怪沈叔宠爱有加。

    赵铁柱在握小手时,暗暗动用了内力探脉。这内力探脉就像极细的游丝,延伸到身体各部位。赵铁柱很快判断出胡二凤身体内的情况,不由得两眼微微一眯。

    “胡婶,您有病。”赵铁柱忍不住地说。

    胡二凤本来对赵铁柱有好感的,这会儿却冷冷道:“你才有病?”

    “胡婶,您真的有病,有不孕不育症。”赵铁柱说。

    “你瞎说!老沈,咱们走!”胡二凤听了十分气愤,拉住沈耀林的胳膊就走。

    沈耀林却一把甩开胡二凤,说:“二凤,铁柱说得对,咱们婚后同居了一年,也不少过夫妻生活,也没有避孕,可从未怀孕。”

    “那是你的问题,关我什么事。”胡二凤不以为然地说。

    “可是我行了,前三个月我服了铁柱给的神农春风丸,每天和你行房,就是为了让你怀上我的孩子,可你没有啊!我还偷偷去医院检测了我的精子,都是很正常的。”沈耀林说开了。

    胡二凤并不承认是自己的问题,她反驳着:“老沈,我们在结婚前进行了婚检,我的身体正常啊!”

    “那个时候正常不代表现在正常,铁柱医术高明,你还是让他看看吧!”沈耀林劝着胡二凤。

    “那我试试,要是治不好,我就到省人民医院去看看。”胡二凤并不抱希望地说。

    随后,赵铁柱要单独给胡二凤治疗了。为了创造良好的治疗环境,赵铁柱让沈耀林在办公室外的走廊座椅上等,而自己关上了办公室的门,在办公室给胡二凤治病。

    “胡婶,别紧张,您躺在沙发上,把裤子脱了,我要检查下面。”赵铁柱此时是一个医生,一脸严肃地说。

    胡二凤的心怦怦直跳,自己当着赵铁柱的面脱裤子,羞人啊!可是想到自己是个不孕不育的妇人,这病如果不治好,老公沈耀林肯定对自己有意见的。

    为了稳住自己老婆的地位,胡二凤必须治好。如果能怀上沈耀林的孩子,将能够母以子贵。娘家条件不太好,要是被沈耀林宠爱,娘家也跟着过上优越的生活。

    胡二凤想到治愈的重要性,也就一咬牙,一闭眼,就将裤子脱了。

    这胡二凤下面一览无余地呈现在眼皮底下,赵铁柱的心怦怦直跳。必须镇定,我此时是个妇科男医生,得进一步诊断。

    赵铁柱戴了一个手套,从下面伸进去。

    胡二凤立时闷哼一声,这声音十分诱人,赵铁柱浑身的血液加速流动。

    “胡婶,您把嘴捂住,我要给您深入检查。”赵铁柱提醒说。

    胡二凤只得闭着眼睛捂住嘴巴不再叫了,赵铁柱很快检查出病根所在,脸色越发凝重。

    “好了,我终于查出病根了。”赵铁柱舒了口气说。

    胡二凤这才睁开眼睛,问着赵铁柱:“铁柱,啥病根?”

    “您是不是在之前有过几次流产的经历?”赵铁柱问。

    “我没有。”胡二凤心虚地否认。

    “您有,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有三次流产。”赵铁柱说。

    “全被你说对了,铁柱,求求你,千万别给你沈叔说啊!”胡二凤有些慌张地恳求着。

    “胡婶,您说出三次为啥流产?是和谁在一起的。”赵铁柱问。

    胡二凤更紧张了,久久不敢说出一个字,脸上满是痛楚,仿佛陷入不堪的一段回忆中。

    “胡婶,我在给您望闻问切,您说出来,我才好根据病情治疗。”赵铁柱一脸严肃地说。

    胡二凤不得不说:“铁柱,婶担心这事儿被你沈叔知道了,他会不要我的。呜呜,婶命苦啊!”

    胡二凤流出了眼泪,模样儿楚楚动人,让赵铁柱有些心痛。不过赵铁柱为了搞清楚,追问着:“胡婶,别担心,我不会将您的**给沈叔说的。”

    胡二凤听到赵铁柱的保证,释然了不少,说:

    “铁柱,那婶说了。婶其实是神农镇胡家村的女人,婶家里特别穷,两年前进城给一个三口之家当保姆。那天送完孩子上学后,女主人上班了,男主人看到婶年轻漂亮,就强行与婶发生关系。

    婶拒绝,他就威胁要解雇婶。婶在城里举目无亲,又不想回村受穷,只得被迫答应。不想这男主人得逞了一次,就放纵起来。婶在那家当了一年保姆,就流产三次。婶实在忍无可忍,就离开了他家。

    最后才在你沈叔家当女佣,因为婶吃苦耐劳,会照顾你沈叔,你沈叔就看上婶,娶了婶做老婆。这事儿婶一直瞒着你沈叔,你可要保密。”

    赵铁柱听了,心情很沉重,他真没想到胡二凤的身世这么悲惨。进城当保姆,却成为男主人的**,流产三次。

    “太无耻了,这事儿必须报警,将那男主人抓起来。如果不报警,他还会祸害别的保姆。”赵铁柱义愤填膺地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