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5章 一网尽扫大快人心
    周满贵听了更是吓得如一只老鼠仓惶逃窜。zi幽阁

    赵铁柱发怒了,对着身边的黑豹下令:“黑豹,你丫的给我追。”

    黑豹听到主人的命令,精神振奋,如一头豹子似地冲过去。

    立时,赵铁柱耳边传来了阵阵惨叫。这惨叫响彻整个周家村,周家村的村民本来入睡了的,却听到杀猪般的声音,纷纷起床。

    当村民们聚拢到周满贵家后院,看到了他被一条大黑狗从鸡舍里拖了出来。原来周满贵被黑豹追赶,慌不择路,为了躲避只得一头钻进鸡舍。黑豹哪肯放过,钻进鸡舍对周满贵屁股狠狠撕咬。周满贵血肉模糊,伤痕累累,疼得惨嚎不止。

    当周满贵被黑豹从鸡舍拖出来时,满嘴满脸满身是鸡粪,散发着阵阵刺鼻的臭味。所有人捏住鼻子躲避的远远的,一个个十分解气地骂着:

    “周满贵这个人渣,仗着他老子有钱,吃喝嫖赌,无恶不作,真是活该!”

    “周满贵在村里纠集一群混混,无恶不作,欺男霸女,这回被狗咬,真是报应。”

    ……

    周满贵被村民唾弃喊打,无地自容,很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可四处围满了人看自己笑话,只能耷拉着脑袋低垂着头,像一只霜打的茄子蔫了,以前那种威风劲儿全没了。

    更让人快慰的是,一个英姿飒爽的美女警官带着八个警员来到了现场。原来陈思琼接到贾妮报警后,火速赶赴仙女村,到了村南头八十亩鱼塘听取了贾妮现场陈述,并保留了投毒的证据。

    陈思琼带了一只警犬过来,这警犬沿着赵铁柱的足迹行进。

    有警犬做向导,陈思琼乘警车带着八个警员很快来到了周家村。一进村就听到了杀猪般的惨嚎声,立即赶过来。

    赵铁柱看到陈思琼带队出现了,十分高兴地说:“陈队长,你来的正好,这个就是在我鱼塘投毒的嫌疑犯周满贵。”

    赵铁柱这么一说,周满贵吓得面如土色,但他哪肯承认,对着赵铁柱说:“你冤枉,我没投毒。”

    陈思琼目光犀利地看着周满贵,厉声说:“周满贵,别不承认,鱼塘草地有你的脚印。你的脚印是42码,对吧?”

    周满贵惊出一身冷汗,但他哪肯承认,心虚地说:“我40码。”

    陈思琼发现周满贵表情不自然,有些恐慌,立即下令两名警员拿出尺测量周满贵的脚。

    “报告陈队,脚大小正好42码,和鱼塘草地留下的脚印相符。”两个警员各自测量了一只脚,齐声汇报。

    “周满贵,这充分说明你去过现场。快老实交代,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陈思琼一脸严肃地提醒。

    可周满贵当着众人的面哪肯承认自己的罪过,很不老实地说:“我根本没有去过现场,你们这是诬赖。”

    赵铁柱在一旁听了十分恼火,果断从衣兜中取出一个小瓶儿,拿出来对着周满贵说:“周满贵,这个你认识么?”

    周满贵看到一愣,但很快不承认:“我不认识你说的东西。”

    周满贵不承认,黑豹这会儿走到他身边,用鼻子嗅了嗅,突然狂吠起来。

    这狂吠让赵铁柱十分警觉,快步上前,一把揪住周满贵的衣领,用力一扯,周满贵衣兜里的东西掉落在地。

    众人看到,里面有两个小瓶儿。

    陈思琼捡起小瓶儿,和赵铁柱的比对,发现这两个小瓶儿正好和赵铁柱提供的一模一样。

    陈思琼厉声质问:“周满贵,这是进口毒药。你毒害赵铁柱鱼塘的鲟鱼,造成故意投毒罪。”

    周满贵这下无法抵赖了,耷拉着脑袋。

    赵铁柱看到周满贵承认了,义愤填膺,当众质问:“周满贵,我养鲟鱼没惹你,你为啥要投毒?”

    周满贵支支吾吾不说话,赵铁柱气不打一处来,抡起手掌,啪啪两个耳光,狠狠扇向周满贵左右两脸。

    本来周满贵被玻璃扎得满脸桃花开,哪里能够经得住赵铁柱的暴打。当即两脸肿的像山包,又青又紫。周满贵嘴里两颗牙齿被打掉了,鲜血从嘴里流出来,阵阵剧痛让他再次像杀猪般地嚎叫起来。

    “说,如果不招,我再暴打两耳光。”赵铁柱边说边要扇过来。

    周满贵哪里能够再经得起暴打,一下子怂了,对着赵铁柱扑通一声,重重地跪下去了,磕头如捣蒜,口里喊着:“爷爷,请高抬贵手,我全招了。”

    接下来,周满贵就将自己的投毒动机一股脑儿地说出来,就像水龙头被拧开了,水哗啦啦地往下放一般。

    陈思琼在一旁,很快了解到整个案情经过。

    原来,这个周满贵是周家村周有财的儿子,仗着他老子有钱,雇请一帮混混胡作非为,无人敢惹。前些时日,因为高鹏还不齐所欠的高利贷二十万,就强娶高美玉。

    高美玉在半路上跳花轿逃跑,正好被路过的赵铁柱救了。这让周满贵对赵铁柱怀恨在心,时刻酝酿如何给赵铁柱制造麻烦。

    周满贵偷偷摸进仙女村,了解到赵铁柱在村南头八十亩鱼塘养了许多鲟鱼。听说鲟鱼能够产卵卖高价钱,周满贵决定买毒药毒死这些鲟鱼,让赵铁柱蒙受巨额损失。

    周满贵托人从m国进口了几瓶剧毒药,这药可以稀释喷洒在喂鱼的草上。只要鱼吃了,就会毒发身亡。周满贵在寻找时机下手,恰好今天中午鱼塘没人值守,他就偷偷将药水喷洒在黑麦草上,然后溜掉。

    周满贵满以为神不知鬼不觉,没想到还是被赵铁柱揭发出来。

    陈思琼听到这里,嫉恶如仇,厉声质问:“周满贵,你为了报复赵铁柱,竟然用心险恶。加上你放高利贷,欺男霸女,罪加一等。来人,将他铐起来,押回警局受审。”

    陈思琼一下令,两个警员掏出手铐,将周满贵铐了个严严实实。

    “这些同党,也铐起来。”陈思琼看向十多个闹事的混子,对着手下警员说。

    很快这些警员就将这些混子铐起来,纷纷押上警车。

    周满贵平时仗着手下有一帮兄弟,在村里欺男霸女,作恶多端,村民敢怒不敢言。这会儿周满贵一伙被警方抓捕,一网尽扫,所有村民无不拍掌欢呼。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