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4章 秦春桃的身世之谜
    赵铁柱厉声一吼:“哪里逃!”

    王云峰跑得更快了,很快跑出了八十米外。

    “铁柱,他跑了,以后还会找麻烦的。”秦春桃担忧地说。

    “别担心,看我的。”赵铁柱说完,从衣兜中取出一枚银针,暗暗运足气力,锁定目标方位,然后狠狠地投掷出去。

    “嗖”地一声,那银针像一把飞刀一般,狠狠地射出去。

    王云峰的屁股被银针刺中,疼得惨叫起来,扑通一声重重地栽倒在地。头破血流,杀猪般的嚎叫响彻整个周家村。

    周家村的村民被惊动了,从自家屋子出来,纷纷赶往秦春桃家的院子前。

    在村部值班的周润民也赶了过来,拿着一个手电筒,光柱照在王云峰的脸上。立时周润民认出来了:“这不是王家洼的王云峰么?怎么跑到我嫂子家来了?”

    赵铁柱这会儿快步上前,一把揪住王云峰的衣领,厉声质问:“王云峰,你为什么要掐春桃嫂的脖子?”

    王云峰却厚颜无耻地回答:“春桃是我老婆,我是她男人。男人打女人,天经地义。”

    王云峰的话一石激起千层浪,在场的村民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怎么可能呢?秦春桃是周大山的老婆啊!”

    “就是,这个王云峰,是在胡说。”

    ……

    在村民们议论纷纷时,赵铁柱质问王云峰:“王云峰,你扯淡,秦春桃的男人是周大山,周大山半年前去煤窑做事出事了,现在秦春桃一个人,怎么可能是你老婆?”

    不想王云峰却振振有词地说:“我是秦春桃第一个男人。”

    此言一出,更是让现场的村民议论纷纷:

    “这秦春桃看起来守妇道,没想到却嫁了两个男人。”

    “破鞋,假正经。”

    “不仅是破鞋,而且还是丧门星。”

    “她克死了周大山。”

    ……

    各种冷嘲热讽让秦春桃脸红耳赤,又羞又急,可又无可奈何。

    这会儿,一向尊重嫂子的周润民也被村民们各种议论给左右了。他这会儿数落秦春桃:“你不配做我嫂子,你骗了我哥,说你是头婚,我哥死不瞑目。”

    “润民,别误会,嫂子命苦,有难言之隐。”秦春桃要解释,可周润民却根本不听,讥笑说:“看看乡亲们怎么议论你的,你就是个克星,克死了我哥啊!就是因为你说了谎,骗了我哥。”

    秦春桃可以被乡亲们挖苦,可无法忍受小叔子周润民的讥笑,她苦笑一声,然后朝着一棵老槐树撞去。

    在场的人来不及阻止,赵铁柱眼疾手快,一个箭步冲上前,将秦春桃和槐树隔开。

    意外的事儿出现了,但见秦春桃当众与赵铁柱撞了一个正着。秦春桃软绵绵的身子挤压着赵铁柱的胸膛,让赵铁柱无比柔软。

    鼻子中闻到了秦春桃的淡淡体香,让赵铁柱有些陶醉。眼睛也不由自主地看过去,意外发现秦春桃那傲人的山峦,波澜壮阔,美不胜收,让人应接不暇。

    “好大好白。”赵铁柱在心里暗叹。

    “铁柱,你别阻止我,我活够了。”秦春桃被赵铁柱阻止撞槐树,边说边要脱开,又要去撞。

    赵铁柱哪能让秦春桃寻短见,果断搂紧秦春桃,对着秦春桃说:“春桃嫂,别冲动,你这么死不值。既然乡亲们和润民对你有误会,你就把自己的难言之隐说出来,好让所有的人重新认识你。”

    秦春桃真没想到赵铁柱会给自己一个机会,说:“铁柱,嫂子命苦啊!说起来一把辛酸泪。”

    秦春桃紧接着,就当众将自己的凄苦身世说了出来:“在场的乡亲们,既然铁柱让我将事儿说清楚,那我就说出来。我嫁给这个王云峰有难言之隐,三年前纯粹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我娘在我三岁时,就因为家里穷离开了我和我爸。我爸因为家穷没有再娶,他独自一人见我拉扯大。我爸为了改变贫苦命运,四处打工供我读书,我读到了高中毕业。本来可以考大学的,偏偏在高考那一天,传来了噩耗。

    我爸因为在工地搬砖砸伤了腿,无人照料。我不得不放弃高考,将爸爸送到市人民医院治疗,腿伤严重要截肢,如果不截得十万元的费用才有望治好。我不想爸爸截肢,申请十万元的治疗手术。

    可我没钱,四处借遍了,只借到了二万块,还有八万怎么也借不齐。在我愁眉苦脸时,媒婆上门说亲,说王家洼的王云峰混发达了,嫁给他吃香喝辣,不愁没钱治不好爸爸的病。我为了治好爸爸的病,被迫答应嫁给王云峰。

    不想在新婚入洞房时,镇派出所所长亲自带人过来抓捕王云峰,让我大出意外。结果派出所所长告诉我,王云峰混发达了,是靠偷盗镇西头的铜电缆发的财。

    这铜电缆盗窃影响特别严重,惊动了市公安局,被局长定为重案要案,坚决严厉打击。于是王云峰就被抓坐牢,判了三年有期徒刑。我得知王云峰是偷盗铜电缆发达后,就果断提出离婚。法庭上法官表示同意,本来我就是被迫的。

    我离婚后,村里人都说离婚的女人不正经,我不敢在村里多呆,就去城里打工,认识了也在城里当搬运工的周大山。我不想说出过去离了婚,和周大山是自由恋爱。

    我看重周大山勤劳朴实,虽然有许多条件好的男人追求我,可我还是选择了周大山。我原本以为能够做个小女人,和一个男人安稳过日子。不想周大山结婚当天,他喝醉酒了,我和他没能入洞房。

    第二天,周大山接到了他同事的电话,要他去外地一个煤窑上工,工资比在城里当搬运工要高出一倍。周大山结婚欠了不少债,他一口答应。这样周大山就去外地煤窑打工,不想上班第十三天,煤窑塌了,他和几名工人被活埋了。

    因为是非法用工,没有签合同,煤窑主只给了有限的安葬费。我伤心欲绝,眼睛哭肿了,不停气喘,吐出黑血,幸好是铁柱治好了我的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