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7章 肖梦茜有请
    立时掌声雷动。

    沈水仙和秦月娥也各自分到了一万块,心中也美滋滋的。这个赵铁柱,赚了钱也不忘身边给他做事的人。

    接下来,沈水仙、秦月娥加工菜肴,同时用木桶做饭,很快菜香扑鼻,饭香阵阵。

    沈水仙将自家地窖的一坛五谷酒拿过来,赵铁柱拿着酒和兄弟们豪饮。有吃有喝有酒有肉,赵铁柱和兄弟们兴致高涨。

    “兄弟们,金钗石斛、铁皮石斛和雪顶红都卖出去了,第二批种植也即将开始,在这几天的时间里,想到大家这段时间劳苦了,我放大家三天假。”赵铁柱一宣布,刘勇平和兄弟们都高兴的手舞足蹈。

    兄弟们手中有钱,他们渴望去市内转转。

    沈水仙和秦月娥也好久没回娘家了,她们拿了钱,很想回娘家探亲。

    因此第二天,刘勇平和兄弟们去了市内,沈水仙和秦月娥各自回娘家。

    赵铁柱准备呆在村里办公,哪里料到手机响了起来,一接听,是美女镇长肖梦茜的声音:“铁柱,你快来神农镇镇政府,我有急事找你。”

    赵铁柱听了,连忙问:“梦茜姐,有啥急事?”

    肖梦茜说:“铁柱,到了就知道了。”

    紧接着,赵铁柱开着路虎揽胜,火速从仙女村赶往神农镇镇政府大院前,恰好看到了肖梦茜站在旁边等候自己。

    赵铁柱刚停车,肖梦茜就走了过来,对着赵铁柱说:“铁柱,跟我回市内。”

    赵铁柱不便多问,就带着肖梦茜往丰山市赶来。

    到了市内,赵铁柱不知道去哪里,肖梦茜却说:“铁柱,去江南华府。”

    赵铁柱听了肃然起敬,这江南华府可是丰山市非常知名的豪宅区,能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

    经过十多分钟的行驶,赵铁柱的路虎揽胜稳稳地停在了树木葱茏,鸟语花香,云雾升腾,宛若梦境的别墅前。

    这别墅的大门有四个鎏金大字“江南华府”,大门边有两个身穿制服的保安站岗。

    肖梦茜究竟是什么身份?仅仅是神农镇的镇长吗?这个问题,第一次萦绕在赵铁柱的脑海。

    “铁柱,跟我进别墅!”肖梦茜边说边在前面带路,赵铁柱则在后面跟着。

    “大小姐回来啦!”两个保安看到肖梦茜,毕恭毕敬起来。

    肖梦茜略微点头,这个时候,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过来了。他穿着唐装,显得老道,身体硬朗,步履稳健,脸色红润。从他接人待物来看,赵铁柱判断出,这中年男人是这别墅的管家。

    这管家在看肖梦茜的同时也不忘打量了一眼赵铁柱,喜不自胜道:“梦茜啊!你终于回来啦!这几天老爷没看到你,天天为你担心呢!对了,这是你男朋友吧!快带着去见老爷啊!老爷做梦都想你找个男朋友呢!”

    肖梦茜脸一红,说:“苏叔,弄错了,这是我聘请的私人医生!”

    “私人医生?!这么年轻就当医生?”苏叔再次打量了赵铁柱一眼,发现赵铁柱年纪轻轻,二十二岁左右,连连不可置信暗自摇头。

    “苏叔,我爸这几天身体怎么样?我想去见他!”肖梦茜问苏叔。

    “还是老样子!唉!”苏叔叹口气后就在前面引路,肖梦茜和赵铁柱在后面跟着。

    很快一行三人就来到了别墅住宅区的一个宽敞明亮的大卧房,卧房里的摆设很奢华,古色古香,给人一种高雅悠远的意境。

    特别是卧房的橱柜上,摆设着许多古玩古董,价值不菲。还有许多奇珍字画也挂在墙上,彰显着卧房主人的品味和身份。

    一位面色枯黄的男人躺在卧房的大床上,一动不动,浑身无力,一看就是一个病人。赵铁柱发现,明明是四十来岁的年纪,怎么看起来像五十多岁的老人。看来病魔不饶人,不知道得了什么病?

    “老爷,大小姐回来啦!”苏叔上前报着喜。

    “谢天谢地,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下来了!”肖云山做了一个双手合十拜谢天地的动作之后,就硬撑着要从床上起身,可身体无力。倒是苏叔上前扶了一把,将肖云山靠在床头上。

    “爸!您怎么病成这个样子了?”肖梦茜看到爸爸四十多岁的人,却成了一个垂垂老者坐以待毙的样儿,有些心酸地问。

    “茜儿,爸这是老毛病,别为爸担心,你安心地做你的工作就行。”肖云山说。同时他看到了一个陌生的男人站在一边,不由得问:“茜儿,这位是谁?”

    “爸,这是我请来的私人医生赵铁柱!”肖梦茜边说边对着赵铁柱抛了一个秀眼,赵铁柱当着肖云山的面点点头。

    “这么年轻啊!唉!我这病,恐怕没得治了!”肖云山叹口气说。

    “肖伯,我给您看看!”赵铁柱插话说。

    “好吧!”肖云山点点头,但心里并不报什么希望。

    赵铁柱在管家苏叔和肖梦茜的注视下,开始进行内力探脉。

    苏叔低声自言自语:“这个小伙,看病怎么不带医疗仪器呢!就这么把脉能看出什么名堂啊?”

    肖梦茜也在想:“爸爸这种病很蹊跷,虽说赵铁柱在仙女村医术不错,也给自己治疗过一些病,但爸爸的病很复杂,不知道赵铁柱能否治愈。”

    肖云山是碍于情面接受赵铁柱治疗的,毕竟这是女儿请来的私人医生啊!女儿的孝心是钱买不到的,因此他就接受赵铁柱的治疗,但治不治得好另当别论。

    三个人各有各的想法,赵铁柱可以揣测到三人的心思。

    不管别人怎么想,我只做最好的自己。

    治病救人,看的就是疗效。

    赵铁柱内力探脉极其细致,就像用显微镜窥探肖梦茜爸爸肖云山的身体一般。五分钟后,赵铁柱的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小伙子,我这究竟是啥病?”肖云山试探地问。

    “肖伯,这事儿我想单独和您谈!不知道方不方便?”赵铁柱说。

    “当然!”肖云山点点头,肖梦茜、苏叔也识趣地出了卧房。

    这个赵铁柱,不知道要给爸爸说什么,为什么不让我和苏叔在场呢?肖梦茜一脸不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