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7章 嫂子活的真值
    赵铁柱听了,对着在场的乡亲们说:“乡亲们,都听到了王泽民的话了,他用苹果园抵债,大家同不同意?”

    “同意。”乡亲们异口同声地回答。

    赵铁柱看到乡亲们都答应了,转向王泽民说:“姓王的,现在当场签字画押,将这苹果园转给乡亲们。”

    随后,赵铁柱代表乡亲们和王泽民签了个转让协议。王泽民只想脱身,不得不签了协议,将自家十亩苹果园转给了赵铁柱。

    而赵铁柱则宣布:“乡亲们,这十亩苹果园,属于大家的,一旦苹果丰收了,大家可以分红。”

    乡亲们听到赵铁柱这么说,一个个兴奋不已,拍掌欢呼。

    王泽民这一次偷秦春桃的钱包不成,反倒罪行暴露,引起公愤,赔了苹果园,万般落魄。

    在村民们的欢呼中,王泽民无地自容,恨不得有个地缝钻下去。

    “滚!”赵铁柱对着王泽民厉声一吼。王泽民就像获得特赦令似的,往前爬去。

    王泽民的裤腰带松了,裤子脱落,露出了屁股蛋子,引得许多村民看笑话。

    “这姓王的,赔了祖宗留下的苹果园不说,还丢人现眼,活该!”村民们解气地骂着。

    王泽民两脸火辣辣的,不敢抬头,也不敢提裤子,他只顾往前爬。等他爬到自家门口时,头一沉眼一花,就晕了过去。

    正好王泽民两个小弟狗蛋和虎子在他家,看到主子成了这副落魄样,赶紧过来扶起。

    一看王泽民浑身伤痕累累,两小弟十分惊诧,连忙摇晃王泽民,好半天才醒过来。当两个小弟知道是王泽民被赵铁柱狠狠收拾时,两个小弟胆战心惊。

    狗蛋说:“王少,咱们不该那天在村部放火,惹恼了赵铁柱。”

    “是啊!老大,赵铁柱咱们惹不起,以后还是不要呆在村里了。”虎子也惊恐地提醒。

    “你们都给我小点声,这要是让赵铁柱知道我是放火烧了村部苹果,他还不扒了我的皮。哎哟喂,疼死我了,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带我去镇卫生院?”王泽民催促两个小弟。

    狗蛋和虎子哪敢不依,连连点头。两人开了一辆三轮摩托车,将王泽民送往神农镇卫生院,不在话下。

    乡亲们离开后,现场就剩下了赵铁柱和秦春桃。

    赵铁柱将夺回来的钱包递给秦春桃,让秦春桃欢喜不已。

    “铁柱,你真是一个大英雄,刚才你暴打王泽民的场面实在太解气了。”秦春桃扬眉吐气地说。

    赵铁柱目视王泽民逃离的方向,握了握拳头,斩钉截铁地说:“嫂子,这个王泽民是个祸害。如果他再来找你麻烦,我绝不轻饶。”

    秦春桃感到特别有安全感,赵铁柱在身边,自己就不担心王泽民这样的烂人找茬。不过这会儿听到赵铁柱肚子叽叽咕咕直叫,心想该给他做顿饭菜了,于是对着赵铁柱说:“铁柱,你饿了吧!嫂子去厨房给你做顿好吃的。”

    秦春桃说完,就往厨房走。但做饭菜的时候,出现了一件尴尬的事儿。原来这些天没去神农镇买东西,家里的食用油用完了。

    秦春桃这会儿犯起愁来,准备去李婶家借。走出厨房时,正好赵铁柱提着一桶油过来了。这让秦春桃喜不自胜,对着赵铁柱说:“铁柱,你这油哪来的?”

    赵铁柱呵呵一笑:“去神农镇买的。”

    “你可真细心。”秦春桃微笑着夸赞。

    赵铁柱反过来夸赞秦春桃:“嫂子,你的心也很细,这些天村部事务很繁琐,你都打理的挺好。对了,我另外给你买了一袋米、十斤面条和十包盐。”

    赵铁柱说完,就将买来的东西全部拿进厨房。

    秦春桃看到这些都是所需要的,高兴不已,情不自禁地赞叹着:“铁柱,你真是个好男人。将来要是谁做了你媳妇,还不跟着享福。”

    赵铁柱幽默地回应:“嫂子是个能干的好女人,将来不知道谁有福气娶到你。”

    秦春桃被赵铁柱这么夸赞,高兴的同时有些自卑地说:“铁柱,别夸嫂子,嫂子命不好,被人说是克夫,没人愿意娶嫂子。”

    赵铁柱听了,一把搂住秦春桃的细腰,凝视着她的秀眼说:“嫂子,别这么自卑,你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不要管那些闲言碎语,要是没人娶嫂子,我娶你。”

    秦春桃知道赵铁柱这么说是在安慰自己,不过她很受用,对着赵铁柱说:“铁柱,有你这么会体贴嫂子,嫂子活的真值。”

    随后,秦春桃开始做起饭菜来,赵铁柱也跟着帮点小忙。两个人一起做饭菜,其乐融融,就像一对恩爱的小夫妻一般。

    很快饭菜做好了,堂屋的饭桌上,摆满了一桌子各种农家菜。有干煸银鱼、西红柿炒鸡蛋、红烧茄子、清炒苦瓜、醋溜黄瓜等等。

    银鱼是清水河的特产鱼,而茄子、苦瓜、黄瓜都是秦春桃家后院菜地出产的,这些都是赵铁柱用神农甘露术种植的,自然口味和品质非常棒。

    秦春桃家里没有白酒,不过她最近做了米酒,给赵铁柱盛了一大碗,自己也盛了一中碗,端起米酒碗给赵铁柱敬酒。

    “铁柱,嫂子今天只做了几样小菜,只有米酒,嫂子敬你一碗。”秦春桃端着米酒碗说。

    赵铁柱说:“嫂子,虽然是小菜和米酒,可这些是世上最美味的佳肴。”

    赵铁柱说完,就大口喝米酒,秦春桃也跟着喝起来。

    很快酒足饭饱,秦春桃不胜酒力,即使是米酒,她喝了一中碗后,醉眼朦胧。

    秦春桃喝了米酒后,浑身特别燥热难受。本来在厨房忙碌有些热,这会儿喝了酒,更是热上加热。秦春桃脱去了外衣和外裤,就剩下了薄薄的小背心和小短裤了。

    赵铁柱虽然没有喝醉,可他脑袋晕晕的,很想休息。

    “铁柱,嫂子不会喝米酒,腿酸脚软,身体发热,一点力气都没有,扶嫂子去卧房吧!”秦春桃对着赵铁柱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