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9章 奔赴河西镇
    “我接到爸爸的电话,说我妈妈上山采茶叶摔伤了腿,我爸在乡亲们的帮助下,将我妈送往河西镇卫生院。现在正在紧急治疗中,并不知道伤势情况。”梁巧梅说话的声音非常低沉,脸上布满忧郁之色。

    赵铁柱听了,想了想说:“梁巧梅,我陪你回家。”

    “这怎么好意思呢!再说你也要忙工作的。”梁巧梅说。

    赵铁柱笑道:“我可以给神农大酒店打个电话,请个假,这样可以安心陪你。”

    随后,赵铁柱就拨打了郭晓芸的电话。一番通话后,赵铁柱对着梁巧梅说:“巧梅,假我请到了,咱们安心回家。”

    这会儿,火车开动起来,缓缓离开丰山市火车站。

    赵铁柱给梁巧梅买了许多好吃的,这让梁巧梅非常感动。

    两个人聊起了家常,赵铁柱很快从梁巧梅的口中得知她的家庭情况。

    梁巧梅的家在松云县河西镇梁家洼村,这里是大山深处的偏僻山村,交通不便,村民世代靠种茶叶为生。梁巧梅的爸妈都是茶农,承包了几十亩荒山种茶叶。梁巧梅读书,都是爸妈靠种茶叶积攒的钱财。

    梁巧梅没钱读大学,就读了丰山市农校,她的理想是从事茶艺工作,这样可以将自家的茶叶更好地推销出去。

    可遗憾的是,梁家洼交通不便,许多茶商来考察,看到交通不好,都放弃进村收购茶叶。导致村民茶叶大量积压霉烂,一年的辛劳打水漂。

    今年梁巧梅家不仅没有找到销路,更重要的是茶叶出现了病虫害,这让梁巧梅爸妈心急如焚。今天妈妈上山采茶叶,因为疲劳过度,一不小心摔伤了腿,被爸爸和乡亲们送往河西镇卫生院。

    赵铁柱听了梁巧梅家庭情况,心想梁家洼种茶叶,真不容易。如果交通便利,就不会出现难以卖出去的困难。

    “巧梅,你别担心,任何事情都有解决的办法。”赵铁柱安慰梁巧梅说。

    梁巧梅看看赵铁柱,摇头苦笑:“咱们都是打工族,哪有啥能力改变家乡贫困落后,交通不便的状况啊!”

    赵铁柱没有说话,心想到了梁家洼,了解到实际情况,自己就决心改变一下贫困落后的面貌。

    经过一段时间的行驶,在下午五点,k369次列车到达松云县火车站。

    赵铁柱和梁巧梅下了车,然后在附近的客运站坐往河西镇的班车。到了黄昏时分,班车开到了河西镇。

    两个人进入河西镇卫生院,问了一下值班医生,很快得知梁巧梅妈妈准备做手术。

    梁巧梅和赵铁柱快步奔向手术室,正好看到附近一个办公室内,一个布满皱纹的老农民在恳求着一个白大褂医生:“医生,我老婆的腿能治好么?”

    “骨折严重,已经治不好了,唯一的办法是截肢。”一个中年白大褂医生无可奈何地叹息。

    梁树贵一听老婆要截肢,心里咯噔一下,赶紧拉住白大褂医生的手,恳求着:“医生,可千万不能截肢啊!您是河西镇的名医,请您想办法救救我老婆的腿啊!”

    “我已经尽力了,无能为力。如果你不截肢,就将病人拉走吧!”中年白大褂医生说。

    梁树贵的内心非常矛盾,如果老婆截肢了,就意味着腿废了,不能再干农活了。如果不截肢,按照医生的说法,骨头坏死还会感染到身体其它部位。

    正在梁树贵犯愁时,耳边传来了一个声音:“爸,我回来了。”

    梁树贵一看,发现女儿梁巧梅回来了,她的旁边还跟着一个帅气的青年。心想:莫不是这个青年是女儿男朋友,于是看向赵铁柱,问着梁巧梅:“巧梅啊!这位是谁啊?”

    梁巧梅说:“爸,是我刚认识的朋友,送我回家。对了,妈妈的病情怎么样?”

    “唉!一言难尽啊!”梁树贵长叹口气,不再说话。

    梁巧梅问着白大褂医生,很快从医生口中得知妈妈的情况。当听到要截肢时,梁巧梅整个人愣在那里,就像一尊石像一般。

    过了好久,梁巧梅的泪水如断线的珠子落下来。赵铁柱在一旁看着十分不忍,安慰梁巧梅:“巧梅,别伤心。”

    “我妈妈是个好人,平时在村里和乡亲们关系相处的很好,辛辛苦苦干农活,却不想被摔断了腿。要是妈妈腿残废了,怎么办啊?我不愿意妈妈变成残废。”梁巧梅哭着说。

    这会儿白大褂医生拿着一张诊断书,说:“我已经确诊了,你妈妈的腿严重骨折,发生了病变感染。如果再拖延下去不截肢,后果很严重,到时候会有生命危险。”

    梁巧梅看到了,更是绝望,梁树贵低垂着头叹息。

    赵铁柱顺眼瞅了下诊断报告,发现诊断书上骨折严重。不过赵铁柱非常冷静,对着白大褂医生说:“医生,我想看看病人。”

    “在隔壁病房里,你们都去看,想好了赶快过来签字。”白大褂医生说。

    赵铁柱、梁巧梅、梁树贵三人进入隔壁病房,一幕让人揪心的事儿出现了。

    但见病床上,一个瘦弱的老妇人躺在上面一动不动,她的左腿被绑上了绷带。

    “妈——”梁巧梅心痛地喊着,并上前摇晃着李英兰,但李英兰仍然昏迷不醒。

    “爸,看来咱妈的腿真的不保了。”梁巧梅灰心地说。

    “唉!看样子咱们只能认命,去签字做截肢手术了。”梁树贵无可奈何地说。

    赵铁柱这会儿大声提醒:“你们别急,我检查一下。”

    赵铁柱说完,就用手扣住李英兰的左腿,暗暗动用内力探脉。内力就像一根细细的游丝,很快渗入李英兰的体内,探明了病理所在。

    赵铁柱的脸色越来越严峻,这让梁巧梅和梁树贵深感不妙。

    “年轻人,你发现什么了?”梁树贵小心翼翼地问。

    赵铁柱说:“虽然这骨折严重,但我有办法治好。”

    赵铁柱这么一说,梁树贵抱着一线希望,说:“真的?”

    “赵铁柱,你不会是安慰我和我爸吧?”梁巧梅说。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