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0章 给警花治顽疾
    汪静也积极配合取证工作,进展很顺利。尤其是调查了野味鱼庄监控室的监控录像,将1006办公室里的情景重新还原一遍。主要是将马啸天逼收保护费,要霸占汪静的视频重点采集。

    “这个证据太给力了,就依这个证据,就可以抓捕马啸天。黑马帮,必须一举打灭。”陈思琼握了握粉拳说。

    汪静在一旁听了,无比振奋,对着陈思琼感激道:“陈警官,你一来就积极办案取证,真是解决了我们野味鱼庄的心头之患啊!”

    “这是我们警方该做的,这黑马帮太可耻了,竟然践踏国家法律,明目张胆地收保护费搞抢劫。”陈思琼无比痛恨地说。

    “陈警官,有你这么伸张正义,严厉打黑,我们野味鱼庄就能够安心地经营了。对了,就在这里吃饭吧!”汪静想留陈思琼说。

    但陈思琼已经忙完了取证工作,想着还需要赶回警局继续审问马光勇一伙,于是摆了摆手说:“不了,我还要回去审问,而且还要部署直接抓捕马啸天的行动。”

    “好!这个马啸天一旦落网,咱们商户就放鞭炮欢迎。”汪静高兴地说。

    陈思琼要离开,汪静示意赵铁柱送一送,同时提醒赵铁柱送完陈思琼就回野味鱼庄,自己有很重要的事儿和赵铁柱谈。

    赵铁柱知道是汪静经营遇到困难,于是点点头。随后,赵铁柱开着路虎揽胜送陈思琼回警局,赵铁柱坐驾驶室,陈思琼坐副驾驶室。

    半路上,陈思琼突然捂住小腹,脸部肌肉抽搐着,一副痛苦不堪的样子。

    赵铁柱是个医生,一眼就看到陈思琼有病,连忙将路虎揽胜停在了路边,对着陈思琼关切地问:“思琼,是不是肚子疼?”

    “铁柱,我的肚子像刀子扎一般难受,我衣兜中有止痛药,你帮忙拿出来吧!”陈思琼其实这种肚子疼是老毛病,随时备有止痛药。

    赵铁柱从陈思琼衣兜中取出止痛药,发现是芬必得感冒片,这可是西药,治标不治本,连忙说:“思琼,这是西药,别服了。”

    可陈思琼却说:“铁柱,最近警务繁忙,我就靠这个止痛的,你给我吧!虽然我知道不能根治,但能够缓解的。”

    陈思琼一把夺过芬必得止痛片,服进肚中。陈思琼满以为这一次能够缓解,但发现服下去后,更是肚子像刀子扎一般疼。

    “好疼啊!为啥这次不见效呢!”陈思琼这会儿疼得眼泪都流出来了。赵铁柱看着摇摇头说:“思琼,我让你不要服,你偏不听,还是让我检查检查吧!”

    陈思琼也疼得实在没招儿,只能忍痛点点头,配合赵铁柱检查。

    赵铁柱按了一下电子开关,立时路虎揽胜里的座椅全部折叠,成了一个大床。赵铁柱让陈思琼躺在上面,陈思琼平躺着,还在用手捂住腹部。

    赵铁柱让陈思琼将手挪开,赵铁柱亲自用双手按住陈思琼的腹部,感受到她腹部的皮肤又白又嫩,无比滑腻,忍不住地说:“思琼,疼吗?”

    “疼?铁柱,你检查出来了没?”陈思琼眼噙泪水问。

    赵铁柱这会儿暗暗动用内力探脉,内力就像极细的游丝,很快渗入陈思琼肚腹,在她身体里化开了。陈思琼感到无比的舒爽,忍不住地哼了一声。

    内力探脉就像一双透视眼,很快搞清楚了陈思琼身体内的病症。赵铁柱不由得脸色凝重起来,对着陈思琼说:“思琼,你的情况有些严重,是小腹处的经络阻塞,导致经络不畅,血液不通,阴阳失调,气血亏虚,所以导致腹痛。”

    陈思琼一听,一脸焦虑地说:“铁柱,我的这病已经有两个星期了,严重困扰我的工作生活,不知道这病能治么?”

    赵铁柱笑道:“当然能治,不过得把衣服都脱了。”

    陈思琼听了脸一红,看到这路虎揽胜车窗,很担心行人透过车窗看到自己脱衣服的情景,对着赵铁柱说:“铁柱,这车里脱衣服不方便的,我看还是换个环境吧!”

    赵铁柱摇摇头说:“不用担心,我这路虎车有自动窗帘。”

    赵铁柱说完,就拿着电控开关,一按某个开关,立时让陈思琼惊叹的事儿出现了,那窗帘自动往下落。这是黑色窗帘,屏蔽性能好。一拉下来,整个车厢就是一个黑暗的小房。而自己躺在床上,这种环境非常适合赵铁柱治疗。

    “脱吧!”赵铁柱提醒着。

    “铁柱,那我脱了。”陈思琼是赵铁柱的警花女友,并没有太害臊,就脱去了警服,只穿着一件内衣和内裤。那雪白如玉的肌肤露出来,那火爆的身材,匀称的小蛮腰,修长的美腿一览无余地呈现在赵铁柱的眼皮底下。

    赵铁柱的两眼瞪得浑圆,呼吸也急促了,心脏跳动加快,真没想到陈思琼的身材越来越好了。

    “思琼,一段时间没见,你竟然身材变得越来越匀称了。”赵铁柱忍不住地夸赞着。

    “铁柱,别瞎看了,我的肚子还疼呢!你要是治好了,我随你看过够。”陈思琼诱惑地说。

    赵铁柱一听可以看个够,立时无比振奋,说:“思琼,我马上治疗。”

    赵铁柱这会儿仔细地观察小腹,发现有暗青色凝聚,这就是经络阻塞的地方。

    赵铁柱必须用针灸,他掏出银针,对着暗青色凝聚扎针。扎针轻快准稳,手法极快。

    陈思琼感到小腹一阵发凉,肌肉一颤,一股冰凉之气渗入身体,在全身蔓延开来。

    “嗯”陈思琼忍不住地轻哼了一下。这轻哼声让赵铁柱愣了一下,看过去,意外发现陈思琼的身子扭动起来。随着她扭动,她傲人的团子跟着晃荡起来,就像波涛一般汹涌。

    好大的团子,赵铁柱差点惊出声来。

    “思琼,你的内衣小了一号,得换个大号的。”赵铁柱提醒着。

    陈思琼脸红了,对着赵铁柱娇嗔一句:“铁柱,你个小坏蛋,竟然治病都在偷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