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1章 神奇的内力针灸
    赵铁柱却脸皮厚地说:“思琼,可别怪我,都是你长得好看呢!”

    被赵铁柱这么一说,陈思琼暗自窃喜,看来赵铁柱对自己的身子着迷了。

    “铁柱,别再看了,快治病呀!我还有事儿要回警局呢!”陈思琼这会儿想到了自己还有警务在身,连忙催促着。

    赵铁柱也回过神来,的确陈思琼还需要回警局处理警务。尤其是要审讯马光勇一伙,还要部署一下抓捕黑马帮帮主马啸天,于是说:“好的,我这就给你抓紧时间治疗。”

    随后,赵铁柱开始专心地动用银针治疗起来。

    这一次赵铁柱加大内力,银针旋转时,赵铁柱将内力通过银针渗入暗青色凝聚内。

    因为内力越来越强劲,陈思琼顿感一股股暖流汹涌而来,呈惊涛骇浪,排山倒海之势,哪里承受的住,连忙恳求着:“铁柱,轻点儿,我承受不了了。”

    “思琼,你忍着点儿,这可是关键的一步,闭上眼睛,深呼吸。”赵铁柱提醒着。

    陈思琼于是闭上眼睛深呼吸,她不知道,她深呼吸时,那傲人的两团跟着起伏起来。

    赵铁柱本来专心针灸的,却无意中抬头看到了,不由得一愣。这个陈思琼,简直就是个超级大奶牛。不好,自己的裤裆已经不知不觉撑起了帐篷,这会儿不能分神了,必须专注。

    “上帝啊!我可不是龌龊的人啊!实在是这个陈思琼太诱人了,这会儿我必须克制。如果克制不住,这银针使用内力稍微不到位,这治疗效果轻则会大打折扣,重则前功尽弃。”

    赵铁柱在心里祈求上帝,期望能够让自己的心情平缓下来。

    赵铁柱好不容易抑制住砰砰直跳的心,继续专注内力针灸。

    这会儿,赵铁柱轻重缓急拿捏的十分的到位。那暖流刚开始非常强劲的,之后就变得减弱了一些,变得平稳了。

    立时,陈思琼感到小腹处温温热热,酥酥麻麻。

    “好舒服啊!”陈思琼忍不住的赞叹起来。

    赵铁柱看到陈思琼喊舒服了,跟着舒了口气,不容易啊!给陈思琼针灸治疗,不知道要消耗多大的定力才行。

    这会儿赵铁柱手一停,陈思琼就变得不舒服了,连忙催促:“铁柱,别停呀!快继续。”

    但赵铁柱却说:“思琼,已经治疗结束了。”

    “什么?结束了?我的小腹还没有治好呢?”陈思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过这会儿陈思琼突然感到小腹不疼了,咦,怎么真不疼了。陈思琼试着用手揉了揉小腹,没有一丝不适感。

    整个人精神无比舒畅,双手双脚有力气了,陈思琼不由得夸口:“铁柱,你可真行,仅仅用针灸就治好了我的腹痛。”

    赵铁柱笑道:“这下你可以安心地去工作了,我送你回警局吧!”

    “好的,谢谢你,铁柱。”陈思琼说。

    “谢个啥啊!咱们是朋友呢!”赵铁柱说完,就开动起路虎揽胜,快速往警局奔去。

    赵铁柱开车极快,很快到了警局附近,只要走过马路就到了。

    “停车。”陈思琼说。

    赵铁柱就停了下来,满以为陈思琼回直接下车的,但陈思琼好像恋恋不舍,对着自己说:“铁柱,你治好了我,想看看我么?”

    赵铁柱当然想看,于是说:“当然想。”

    陈思琼挺了挺身子,就这一个动作,立时赵铁柱的眼睛珠子陷进去了。

    这个陈思琼,真是超级巨无霸,简直要将警服撑破,那里面的内衣更加小了一号。

    “思琼,你长得太好看了,不过得换大号的内衣才行。”赵铁柱不忘提醒说。

    “铁柱,下次给你看,我走啦!”陈思琼说。

    “我还没看完呢!”赵铁柱说。

    “还要怎么看啊!坏死啦!”陈思琼娇嗔一句。

    赵铁柱故意将脸凑过来,说:“你得照顾一下我的感受。”

    陈思琼脸一红,还是对着赵铁柱的左右两脸香了一口,然后红着脸快步下车。

    赵铁柱爽呆了,这陈思琼直接送福利,这种感觉让人无比自豪。

    看着陈思琼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向警局,赵铁柱心中快慰:陈思琼长得越来越诱人了,只可惜她警务繁忙,自己还要回野味鱼庄和汪姐洽谈事儿,于是将路虎揽胜掉头,往野味鱼庄奔过去。

    赵铁柱很快将车开到了野味鱼庄,此时在大门的那个美女服务员看到赵铁柱,笑脸相迎。

    “赵董,里面请,我们汪总在等你呢!在鱼庄二楼2018。”美女服务员说。

    赵铁柱点点头,心情舒爽地走进野味鱼庄大厅,然后乘电梯直接到了2018包厢。

    赵铁柱敲了敲包厢的门,立时汪静的声音传来:“铁柱,是你吗?”

    “是的,汪姐。”赵铁柱回应着。

    很快门被打开了,汪静将赵铁柱迎进了包厢。赵铁柱一看,发现包厢里摆满了一大桌子饭菜,色香味俱全,不由得咽了一下口水。

    “铁柱,快坐,姐给你倒酒。”汪静说完,就倒了一瓶上好的丰山大曲,而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

    “铁柱,今天要不是你化解了黑马帮强收保护费,姐也不会有怎么好的心情陪你喝酒了。”汪静说。

    “汪姐,别客气,咱们是合作伙伴,野味鱼庄遇到麻烦,也就是我遇到麻烦,咱们唇亡齿寒啊!”赵铁柱说。

    汪静听了心情快慰,说:“铁柱,你这么关心野味鱼庄,姐不知道怎么答谢。来,姐敬你一杯。”

    汪静边说边一饮而尽,赵铁柱肚子饿了,也豪爽地一口干。

    “快吃菜!”汪静说。

    赵铁柱点点头,于是拿起筷子夹菜。

    赵铁柱吃了一块红烧胭脂鱼,笑道:“不错,这鱼味道很好。”

    “铁柱,这胭脂鱼可是你提供的,的确口碑好。不过这些顾客被黑马帮的人吓跑了,姐的鱼庄生意锐减。姐不知道怎么能够重新吸引顾客?”汪静忧虑地说。

    赵铁柱自信地说:“黑马帮很快要被警方彻底摧毁,这个我相信警方会向全社会通告的。咱们要做的还是将各种美味鱼做大做强,只要东西好吃,不愁没顾客上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