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5章 给叶芸看病
    当叶芸关了办公电脑,走出了总裁办公室时,还看到了赵铁柱的办公室门开了一道缝儿。从缝儿看过去,发现赵铁柱此时在电脑前敲打着文字。

    下班了,赵董还在忙碌,真是敬业啊!这个赵董,真是一个让人钦佩的男人。

    如果换做一般人,巴不得接受记者采访,这样不是更能提高知名度么?可赵董却独自在办公室忙碌着,这工作非常专注。像这样勤恳务实的董事长,在叶芸心中,实在是少有。

    叶芸觉得该给赵铁柱泡一杯茶提神醒脑了,于是悄悄返回总裁办公室,精心给赵铁柱泡了一杯云南普洱茶。叶芸端着一杯好茶悄悄地推开董事长办公室的门,然后轻轻地走进来。

    叶芸生怕打扰赵铁柱的工作,她自始至终,走路的声音很轻很轻。赵铁柱的确这会儿在忘我地工作,注意力高度集中,以致于没有察觉叶芸就在自己的身后。

    叶芸在赵铁柱身后,看到了电脑屏幕上的字,是建设新药厂的规划方案,不由得一愣。

    真没想到赵董竟然在做这么有意义的事儿,的确神农美容丹太俏销了,这原来的制药厂根本不能满足不断旺盛的市场需求。

    刚才还有不少记者在问目前的制药厂能不能满足全国市场供应,韩总说能够满足,但语气总是有些缺乏底气。其实作为她的女秘,非常清楚,目前的制药厂根本不能满足。

    没想到这个赵董,提前就知道这种情况,并专心地写建设新药厂的规划方案。

    叶芸再一次对赵铁柱钦佩不已,她站在赵铁柱身后,看着他的坚实后背。他的身体比常人壮实,肌肉鼓鼓的,浑身散发着阳刚之气,这对叶芸有着不小的吸引力。

    在这个时候,赵铁柱舒了一口气,他将这个新规划方案写完了。不容易啊!为了这个新药厂的规划方案,赵铁柱可谓煞费苦心,主要在选择建设厂地和采购生产设备上花了很长时间的思考。

    赵铁柱还将现在制药厂的情况资料查阅了一遍,建新药厂,肯定要远远超过目前的制药厂。因为重视,所以用心。

    “赵董,您辛苦了,请喝点茶!”叶芸看到赵铁柱写完了建新药厂的规划方案,舒了口气,适时地说。

    赵铁柱这才发现叶芸就站在身后,回转头,正好看到了叶芸端着一杯香气扑鼻的茶水。

    此时的叶芸,脱去了工作服,换上了一身时尚装扮。她上穿雪纺衬衣,下穿黑色牛仔短裙,白皙的长腿露在外面,给人很强的视觉冲击。

    赵铁柱在接茶水的时候,与叶芸面对面,而叶芸躬着身递茶,赵铁柱不经意地看到了她傲人的前面,不由得眼睛瞪的浑圆。

    这个叶芸,怎么又变大了?难道是神农美容丹的神奇效果?看来神农美容丹的丰胸效果真是牛叉!难怪被抢疯了。

    叶芸很明显感到赵铁柱眼神中的炽热,她还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哪里能够被赵铁柱这么看的。何况还是看自己傲人的前面,不由得脸微微一红,说:“赵董,把这杯茶喝了,提提神,没什么事儿,我就下班了。”

    叶芸说完,就要离开。

    可还未走出门,意外的事儿发生了。叶芸走路不注意,一不小心撞在门边一个书架上,书架上的书霹雳哗啦地落下来,散了一地。

    叶芸的头部被一本厚书砸中了,一阵剧烈的疼痛让她差点喊出声来。不过她还是尽力克制住,她一手捂住受伤的头部,一手去捡地上散落的各种书。

    赵铁柱看到叶芸的头部被书砸中,还捂住头部,连忙说:“叶芸,你头部砸伤了,我给你看看。”

    叶芸脸一红,强装没事说:“赵董,不碍事,是我走路不小心的。”

    叶芸边说边继续拣书,但头部疼痛加剧。叶芸不得不停下拣书,双手捂住头部,脸色十分痛苦。

    这引起了赵铁柱的注意,这哪里是不碍事,而是非常严重。

    赵铁柱是个医生,顿生救死扶伤之心,对着叶芸说:“叶芸,你的头部看样子很严重,我扶你在沙发上躺下,我给你治治。”

    叶芸也是痛得没办法,只得含泪点点头。

    随后赵铁柱就扶着叶芸起身,扶着她的身体时,很自然地搂了一下她的芳肩。发现她的肌肤又白又细,又滑又嫩。这圆润的芳肩也十分好看,就看这芳肩,赵铁柱就发现叶芸是一个很不错的美女。

    不过美女的头部受伤严重,赵铁柱怜香惜玉,于是扶着叶芸在办公室的大沙发上躺下。

    叶芸躺在沙发上,玉体横陈,就像一支睡莲一般,赵铁柱忍不住地多看了一眼。

    真是一个绝色美人,平时工作忙,没有多看叶芸一眼,没想到叶芸的美其实不输于韩梦瑶。

    而且叶芸是刚毕业的美女大学生,身上透露着一种清纯,而且更年轻,更时尚一些。赵铁柱对于刚走出校门,参加工作的美女大学生,尤其比较感兴趣。

    如果没有猜错,叶芸应该没有男朋友。

    “叶芸,你忍着点儿,我这就给你检查一下。”赵铁柱看到叶芸的头还在疼,一边安慰,一边将手放在叶芸的受伤处。

    “哎——好疼——”叶芸紧蹙秀眉,满脸痛苦地说。

    赵铁柱说:“忍一忍。”

    随后,赵铁柱暗暗动用内力探脉。这内力从脑部受伤处探脉,内力就像极细的游丝,渗入叶芸的脑部,在整个脑部游走一圈儿。就像一双透视眼,将整个脑部经络和穴位以及神经元看了个遍。

    三分钟后,赵铁柱的脸色严肃起来,轻叹一口气。

    叶芸有些担心地问:“赵董,发现什么了?”

    赵铁柱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叶芸,我问你,你是不是脑部曾经受过伤,而且也时不时地头痛,还出现意识模糊?”

    “啊?!你怎么知道?”叶芸这会儿大吃一惊。

    “我是医生嘛!这会儿你可以说下是什么情况受伤的。”赵铁柱提醒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