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5章 替嫂子除毒蟥
    这个水仙嫂,竟然对自己拥有无可抵抗的秒杀力。不能再看了,专心洗澡吧!

    因此赵铁柱就不去看沈水仙,他只低着头洗着身体。

    偏偏这个时候,沈水仙的尖叫声传来:“好多蚂蟥!”

    赵铁柱一听,立时警觉起来,仔细地观察自己的身体。不好,自己的大腿上附着一个蚂蟥,赵铁柱拿下来,发现这个蚂蟥在吸血。

    这么快就吸出血了,这蚂蟥真是可恶。

    赵铁柱将这蚂蟥扔向河岸,然后快速往沈水仙的地方游来。

    让赵铁柱揪心的是,沈水仙的身上有许多蚂蟥吸附着。可能是沈水仙的皮肤又白又嫩,又柔又软,这蚂蟥偏爱吸她。

    这么多蚂蟥吸在沈水仙的身上,让人惨不忍睹。

    “铁柱,别再看了,这些蚂蟥好丑啊!我好怕!”沈水仙吓得哭了,这梨花带雨,楚楚动人,让赵铁柱怜香惜玉。

    赵铁柱连忙安慰说:“嫂子,别怕,我将你抱上河岸,给你取蚂蟥。”

    随后,赵铁柱就抱起沈水仙。

    此时的沈水仙,只穿着一件内衣和内裤,那雪白的身子一览无余地呈现在赵铁柱的眼皮底下。如果不是沈水仙浑身有蚂蟥吸附,赵铁柱会大肆欣赏一番。只可惜这么多蚂蟥,大煞风景。

    赵铁柱必须急救,因为他发现这些蚂蟥有毒。如果吸附时间长,这些毒性就会渗入沈水仙的身体内,导致血液中毒,会引发各种病变。

    赵铁柱必须找个地方急救,他环视四周,发现清水河边有一小片树林。这树林可以挡风,在里面急救倒是不错。

    赵铁柱于是抱着沈水仙快速钻进小树林,果然如赵铁柱所料,这树林比较温暖,没有风。

    赵铁柱将沈水仙平放在树林里的柔软草地上,一缕月光透过树枝照射进来,在草地上斑斑驳驳。赵铁柱借着斑驳的月光,看清了沈水仙身上的蚂蟥。

    赵铁柱本来要直接用手取下的,但是他停止了。原来自己大腿还在流血,而且还有阵阵剧痛。这说明蚂蟥危害非常强,直接取下会损伤肌肤,而且会让蚂蟥毒液迅速融进血液,导致血液中毒。

    何况沈水仙的皮肤又白又细,又嫩又柔,如果硬取下,会损伤沈水仙的皮肤。

    如何将这些毒蚂蟥取下来呢?赵铁柱情急之中,头脑浮现出《神农百草经》,立时根治毒蚂蟥的方法历历在目。

    其中“神农除毒散”五个大字赫然映入眼帘。赵铁柱大喜过望,打了一个响指说:“有了!”

    “铁柱,嫂子疼死了,你快动手取下来呀!”这个时候,沈水仙疼痛难忍,连忙催促着。

    赵铁柱却胸有成竹地说:“嫂子,别急,我已经有了对付毒蚂蟥的方法了。”

    “不就是直接取下来么?”沈水仙不解地问。

    “嫂子,忍一忍,这是毒蚂蟥,不能直接取下来,我得用一种药散将这毒蚂蟥杀死。”赵铁柱说。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啊!嫂子不能等了,好疼,真的好疼啊!”沈水仙看到全身这么多毒蚂蟥,而且鲜血还不停地从肌肤里渗出来,被毒蚂蟥吸收,更是惨不忍睹,胆战心惊。

    看着沈水仙玉容失色,赵铁柱觉得该加快节奏根治了。他掏出药盒,取出八味所需中草药,现场配制神农除毒散。

    沈水仙吃惊地看到,赵铁柱将这几种中草药混合后,就用手搓揉着,那些药草水分被搓揉干了。赵铁柱继续搓揉,最后成了粉状物,呈淡绿色。

    “除毒散配好了。”赵铁柱舒了口气说。

    沈水仙看到这淡绿色的药粉,半信半疑地问:“铁柱,这药粉能见效么?我这身体的血都被毒蚂蟥吸干了,你要是不救治,我就惨了!”

    “别担心,我将这除毒散撒在你身上。”赵铁柱说完,就将神农除毒散均匀地撒在沈水仙的身体上。但凡被毒蚂蟥吸附的地方,赵铁柱都撒遍了。

    沈水仙被撒了神农除毒散,感到一股清凉渗入身体肌肤,那种舒爽妙不可言。本来被毒蚂蟥吸血造成疼痛难忍,精神不振,头晕目眩,可这会儿被赵铁柱的除毒散一撒,她感到无比的爽朗和轻松。头脑清醒,精神愉快,手脚有力气。

    “铁柱,真没想到你这除毒散让我身体特别舒服。”沈水仙忍不住地夸赞着。

    赵铁柱笑道:“我这除毒散可不仅仅让你舒服,更重要的是除灭毒蚂蟥,给你有毒的血液消毒,让你快速痊愈呢!”

    “是吗?为啥这毒蚂蟥还吸附在上面一动不动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掉下来啊!”沈水仙问。

    赵铁柱安慰着:“嫂子,别担心,自然会掉下来的,这会儿有点冷吧!我生个篝火,然后你在火边取暖。”

    赵铁柱说完,就在附近寻找干柴和干草,很快找到了,然后生起火来。

    沈水仙靠近火边,感到特别温暖。

    让沈水仙意外的是,这些毒蚂蟥这会儿自动落下来,掉落在地上。

    毒蚂蟥落在地上,十分僵硬。沈水仙用树枝拨动几下,发现毒蚂蟥彻底死了。

    沈水仙不由得对着赵铁柱夸赞着:“铁柱,你可真行啊!这些毒蚂蟥竟然死光光。”

    赵铁柱有些小得意,扫了一眼沈水仙的身体,提醒说:“嫂子,可不仅仅死光光,你看被咬过的地方有啥变化啊!”

    被赵铁柱这么一提醒,沈水仙于是看向被毒蚂蟥咬过的地方。不看不知道,一看惊喜不断。

    但见自己被咬过的地方,看不出一丝痕迹。好奇怪啊!不是被咬的地方红肿了么?怎么消失了。不是被咬的地方有伤口么?怎么没有了。更让沈水仙吃惊的是,自己流血了,可这会儿没有一丝血迹。

    “铁柱,真想不到你的医术这么神奇,竟然我跟没有被毒蚂蟥咬过一样。”沈水仙这会儿对赵铁柱的医术佩服的五体投地,两眼饱含浓浓的水雾。

    赵铁柱自豪一笑:“嫂子,我不治彻底,可是大煞风景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