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9章 桃运挡不住
    第1599章 桃运挡不住

    赵铁柱笑道:“咱们都是男女朋友,不用言谢!对了,除了松露能够美容养颜外,还能够……”

    赵铁柱说到这里,脸微微一红,欲言又止。这激发了陈思琼的兴致,不由得问:“铁柱,别卖关子了,有啥说出来吧!”

    赵铁柱看到陈思琼要一问究竟,心想不如直说,于是说:“思琼,这白松露还能够滋阴补肾。”

    陈思琼听了,脸也红了。这个白松露还有这种功效,这简直是男女保健用品啊!

    “没试过,不知道效果。”陈思琼好像对这不感兴趣,但内心却浮想联翩,这个白松露真有这个功效么?

    最近爸爸夜尿频繁,身体虚脱,妈妈在照料爸爸。虽然妈妈任劳任怨,但陈思琼却发现妈妈在深夜里常常失落地叹息,看得出妈妈过得并不性福。如果爸爸能够吃一些白松露的话,身体棒了,爸妈的关系会更和谐一些。

    其实陈思琼在进入爸妈卧房时,不经意地发现妈妈买了一些滋补身体的药,可爸爸的身体还是不行,这自然让妈妈十分失落。

    陈思琼孝顺爸妈,心想要是这白松露能够解决爸爸身体的问题,爸妈夫妻和谐,关系美好,那是一件很值得开心的事儿。

    赵铁柱会察言观色,发现陈思琼对自己所说的最后一个功效特别感兴趣,于是笑着提醒:“思琼,不知道效果,可以试试啊!”

    陈思琼脸一红,说:“铁柱,你当我是什么人了?我很正常的,哪里用的着松露这个功效啊?我只要能够缓解疲乏,提高工作效率行。”

    “可是你的眼睛瞒不了我,你对白松露最后一个功效很感兴趣,说说吧!你需要我解决什么问题呢?”赵铁柱对着陈思琼说开了。

    陈思琼真没想到自己的小心思被赵铁柱发现了,心想这个铁柱本来是个医生,既然爸爸的身体一直是让自己担心的问题,那不如说了。

    陈思琼于是说:“铁柱,不瞒你说,我爸的身体最近特别不好,不仅夜尿频繁,身体虚脱,而且在那方面不行,我妈最近一段时间很压抑……”

    陈思琼说这句话声音低低的,脸也不知不觉红了起来。真是害臊,竟然把爸妈的私生活也说了出来,可不说也不行。自己也不忍心看着爸妈过着枯燥沉闷的生活,爸爸其实也知道自己满足不了老婆,也变得很自卑。

    而妈妈也感到特别压抑和难受,这都是爸爸身体不行引起的。如果爸爸的身体得到很好的解决,那两个人的关系会变得更融洽。

    赵铁柱听了,安慰着陈思琼说:“思琼,别担心,我给你多准备一点白松露。不过这会儿更多的白松露在仙女山入口处,我得去拿。”

    原来刘勇平等兄弟们拉着十二个爬犁,每个爬犁都有烟白松露。不过刚才因为投入追捕汤姆森的行动,这些烟白松露都没有拉到村东头来。

    “铁柱,太感谢了!我随你去吧!”陈思琼说。

    赵铁柱点点头,带着陈思琼快速往仙女山入口走去。

    很快陈思琼来到了十二个爬犁前,看清了爬犁的烟白松露,堆积如山,散发着潮湿般的森林味,还有香甜之气,引得陈思琼很想吃一块。

    赵铁柱也是慷慨的很,反正有这么多松露,于是随手拿了一块鸡蛋般大的松露,递给陈思琼说:“思琼,把这块白松露拿着,全部吃下去。”

    陈思琼刚才吃了松露的,尝到了美味,于是美滋滋地吃了下去。

    吃了下去后,陈思琼感到无的美味和舒爽,整个人变得更加健康和愉悦。

    更让陈思琼愉悦的是,赵铁柱挑选了十块白松露,每块都有苹果般大。他打包好,递给陈思琼说:

    “思琼,这十块白松露拿回去让你爸每天服一块,连服十天,你爸的夜尿繁多体质虚弱会痊愈,身体不强的症状也会根治。”

    “那太好了!铁柱,这么多白松露,多少钱啊?”陈思琼欢喜地接过了白松露,问着。

    但赵铁柱却摆摆手说:“思琼,谈啥钱不钱的?我又不差钱,送给你好了,当孝敬你爸妈。”

    看到赵铁柱不收钱,陈思琼感动的不行。这会儿看到四处无人,也不知怎的,她主动扣住赵铁柱的脖子,将自己的嘴唇贴来,热烈地献吻。

    赵铁柱真没想到陈思琼会在这个时候,这么主动。既然桃花运来了,挡都挡不住,那顺其自然吧!

    陈思琼献吻,让赵铁柱无舒爽。陈思琼搂紧他的脖子,傲人的身子紧贴着赵铁柱的胸膛,赵铁柱感到无的柔软和弹性,爽感妙不可言。

    鼻子闻到了陈思琼身散发的淡淡香味儿,有些晕乎乎的。

    还有陈思琼唇齿生香,她献吻时,赵铁柱感到一股香甜之气渗入口,让自己陶醉。

    两个人这样很投入地热吻,好像要将彼此交给对方一样。

    陈思琼感到赵铁柱的身体有了很强的反应,脸微微一红,连忙暂停了献吻。忍不住地看下去,发现赵铁柱的裤裆撑得鼓鼓的,不由得心尖儿一颤。

    “铁柱,咱们到这里吧!”陈思琼看着赵铁柱强壮的身体,有些后怕地说。

    赵铁柱却恋恋不舍地说:“思琼,我的小兄弟还饿着呢!”

    陈思琼红着脸说:“铁柱,我得走了,警车等了半天,还得回警局审问。等我爸妈身体好了,你再来我家里,我把你介绍给我爸妈,那个时候,咱们……”

    陈思琼的脸红得快滴血了,像做错事儿似的。

    赵铁柱真没想到陈思琼变得这么害臊起来,平时她可是个火爆警花,却在这一刻却是另一种韵味。

    “那好吧!记得刚才说过的话,将白松露给你爸服下去,还有你也得每天吃一小块白松露,我还给你一些吧!”赵铁柱说完,又拿了十块白松露给陈思琼,这可是送给她的。

    陈思琼发现赵铁柱对自己太好了。说实话,自己从未被人这么关心过,而且她也知道这白松露太珍贵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