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6章 功夫大猛龙
    赵铁柱因为在仙女山经常采药打猎,对于这里的情况十分了解。野鸡出没之地,正是野狼和猛兽捕猎的地方。

    果然不出赵铁柱所料,一只大灰狼潜伏在密林中,准备对这群野鸡进行捕猎。但因为肖梦茜来追赶野鸡,大灰狼的目标发生转移,将目标定位在肖梦茜的身上。

    肖梦茜只顾追赶野鸡,近距离地观赏野鸡,靠近了密林,却压根就不知道野狼在虎视眈眈地看着她。

    “嗷”地一声嚎叫,大灰狼来了一个飞扑,直接扑向毫无防备的肖梦茜。

    成群的野鸡受惊了,四处飞跑。而肖梦茜看到了大灰狼,立时吓得头昏脑涨,腿脚发软,双眼紧闭,心中咯噔一下,心想这一下彻底完了。

    说时迟那时快,赵铁柱开始爆发了。

    必须有所为,否则肖梦茜香消玉殒。

    因为修炼神农玄功,拥有极强的敏锐观察力和超强爆发力。

    赵铁柱对着脚下的一块鹅卵石,暗暗运足修炼的神农玄功,然后抬起脚飞踢出去。“砰”地一声,如一颗愤怒咆哮的子弹,狠狠射向那头残忍无比的大灰狼。

    大灰狼本来要一口咬住肖梦茜的脖子,却在快要下口时,遭到了强有力的袭击。大灰狼的头部被砸了一个正着,神农玄功这一次爆发力比任何功夫都强悍,拥有万斤之力,而这鹅卵石比任何子弹的穿透力更强。

    鹅卵石将大灰狼的头部击穿,*四溢,鲜血直流。大灰狼来不及惨叫一声,就扑倒在地,鲜血如火红的花儿绽放一地。

    肖梦茜闭眼蹲地,双手抱着头部不停地颤抖。这个时候,赵铁柱的声音传来:“梦茜,别怕,你没事了。”

    肖梦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是她很奇怪,不是野狼要咬住自己么?怎么这会儿安然无事,连忙抬起头,睁开眼睛,看到了野狼血肉模糊地躺在地上,*四溢,惨不忍睹。而眼前站着赵铁柱,赵铁柱一脸轻松写意。

    肖梦茜这才知道是赵铁柱在关键时刻出手救了自己,不由得又惊又奇。她怎么也搞不明白,赵铁柱没有带大刀,也没有带猎枪,却能够在比较远的距离将野狼击毙。

    “铁柱,你究竟用什么办法击毙野狼的?”肖梦茜对赵铁柱不凡的身手追根刨底。

    赵铁柱犹豫了一下,他可不想说出自己修炼神农玄功的秘密,只是说:“我是用石头砸死野狼的。”

    肖梦茜再次细看野狼,发现头部被石头砸穿一个大洞,*四溢,真想不到,赵铁柱甩石头也这么疯狂啊!这可比一把猎枪的击杀力还要大。

    “铁柱,你简直是功夫大猛龙。早知道这样,我就不用担心野狼来袭了。”肖梦茜对赵铁柱的功夫赞赏有加地说。

    赵铁柱笑笑道:“梦茜,别夸我了,你看你说话都没力气了,咱们还是捕猎搞野炊吧!”

    “太好了,可惜野鸡都跑了。”肖梦茜有些扫兴地说。

    赵铁柱却笑道:“这有何难,你跟我去另一个地方,那里野鸡长得又肥又壮,味道又鲜美,是滋容养颜的补品啊!”

    赵铁柱的话勾起了肖梦茜的兴趣,缠着赵铁柱说:“那好啊!快带我去啊!”

    “别急,我在前面带路,你在后面跟着。”赵铁柱提醒说。

    肖梦茜点点头,她很渴望看到那能够滋容养颜的野鸡。

    赵铁柱带着肖梦茜往仙女山腹地最为危险的地方走去,有一条宽约百米的山涧,当中只有一座天桥。这天桥无人敢走,因为这是天然的石桥,最窄有三十公分,最宽只有五十公分。

    桥上坎坷不平,风很大,而百米之下,就是涛涛山涧水。一旦坠落下去,必死无疑。

    赵铁柱将肖梦茜带到这里时,肖梦茜后怕了。

    “铁柱,我不要过去。”肖梦茜看到百米下面的深涧,心惊胆战。

    “梦茜,别怕,我牵着你的手往前走,只要你不往下看,就没事的。”赵铁柱鼓励肖梦茜说。

    肖梦茜还是不敢,但是赵铁柱伸出有力的右手,紧握住肖梦茜。肖梦茜不论如何也甩不掉,赵铁柱拉着肖梦茜走上了最为危险的天桥。

    果然上面风大,风刮着肖梦茜的脸,像刀子一般生疼。肖梦茜的身体凉飕飕的,浑身打颤,不由得看了下面一眼。正好看到百米下面的深涧里,一头大蟒蛇浮出水面,吐出长长的信子。

    “啊!”肖梦茜突然受惊了,这一受惊,走路一个趔趄,朝着桥下栽倒。

    说时迟那时快,赵铁柱紧紧拉住肖梦茜的手。自己的双脚就像钉子一般钉在原地,肖梦茜硬是被赵铁柱从死神手中拉起来。

    肖梦茜被赵铁柱拉入怀中,这让她十分意外和感动。

    “梦茜,别怕,如果怕,闭上眼睛,我抱着你过桥。知道吗?一旦过了这座世界上最危险的天桥,就是另一片天。”赵铁柱充满信心和力量地说。

    这句话很有感染力,肖梦茜相信这句话,走过去就是一片天,她也很期待这句话。

    赵铁柱抱着肖梦茜,左手托着肖梦茜的臀部,右手托着肖梦茜的后背。而肖梦茜则闭着双眼,任由赵铁柱抱着自己。

    赵铁柱抱着肖梦茜过桥,可谓步步惊心。

    本来独自过桥就很不容易,而此时,赵铁柱抱着肖梦茜过桥,无疑是加重了重力。而恰好这座天桥十分脆弱,同时两个人的重心压在桥上,自然风化的石桥就更加不堪重负了。

    赵铁柱每踩一步,石桥就有些下沉,在最窄的三十公分处,出现了最为让人担心的问题。

    石桥开始断裂,整个桥身往下沉。

    而这个时候,最窄处却在桥中心,这给赵铁柱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铁柱,呜呜,这下咱们都掉下去了。”肖梦茜即使闭着眼睛,也感受到桥身下沉,带着哭腔悲观地说。

    赵铁柱却异常沉着镇定,他没有说话,脑海如电光火石般闪耀。突然,他灵光一闪说:“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