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9章 你也会这么做吗?
    波克肥胖的身体撞在了一棵刺树上,锋利的树刺扎得波克浑身是伤。鲜血像放水似地往外流,波克杀猪般的惨嚎传遍整个树林。

    赵铁柱痛打落水狗,快步上前,一脚朝着波克的裆下爆踹。波克疼得双手捂住裆下,手缝里不断有血水渗出来,他疼得目瞪口呆,钻心的疼让他晕了过去。

    赵铁柱揪住波克的裤腰带,像拖一条死狗似地出了密集的丛林。

    “铁柱,你太棒了!”陈思琼看到赵铁柱拖着波克出来,这个波克已经痛晕过去,不由得又惊又喜。

    “思琼,这个王八蛋波克,太残忍了,这种败类在我们华夏为所欲为,必须严惩啊!”赵铁柱对波克这种狠毒之人,十分痛恨。

    “嗯,我一定会将波克绳之以法,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对了,他的手枪呢?”陈思琼问着赵铁柱。

    赵铁柱说:“手枪被我踢飞了,我去拿回来。”

    这会儿说来也巧,陈思琼手下的四个男警员过来了。陈思琼安排这四个男警员将波克铐起来,然后押出树林。

    赵铁柱去拿手枪,陈思琼也跟过来。

    陈思琼进入密林,赵铁柱捡起了手枪,对陈思琼说:“思琼,这是波克的手枪。”

    陈思琼看了看,发现是欧洲制式,不由得说:“这把手枪射杀力十分强,子弹含铅量十分重,能够一枪毙命。”

    “这个王八蛋波克,真是残忍。”赵铁柱痛恨地说。

    “铁柱,你又立大功了!”陈思琼这会儿看着赵铁柱,满眼都是小星星。

    赵铁柱说:“如果不是你及时赶来,我恐怖被波克射杀了。”

    “可你是为了保护余彩虹,对了,如果我是余彩虹,你也会这么做吗?”陈思琼问了一个刁钻的问题。这会儿,因为两个人在密林深处,余彩虹不在这里,自然听不到两个人的对话。

    赵铁柱愣了一下,的确自己完全可以躲开波克的子弹。只是当时顾不了那么多,只想余彩虹不受伤。

    看着陈思琼这么问自己,赵铁柱说:“我也会的。”

    陈思琼听了,心头一暖。这会儿趁着没人,她微闭秀眼,对赵铁柱说:“铁柱,你吻我吧!趁着没人。”

    赵铁柱没想到陈思琼这么快就动情了,看着陈思琼那俏脸的脸蛋儿,湿滑的芳唇,他有些心动,渐渐地凑近。

    当四片唇贴在一起时,两个人感到嘴唇一阵颤抖。陈思琼很长时间没有被赵铁柱这么吻过了,作为他的警花女友,平时办案特别忙。其实她内心深处还是想念赵铁柱的,只是工作一直将她的个人情感压抑住了。

    这会儿,在这个不被人打扰的密林里,陈思琼和赵铁柱打得火热。

    热吻之后,赵铁柱想到了余彩虹在外面,于是说:“思琼,我要出去了,余彩虹还在外面呢!”

    “铁柱,别走!”陈思琼这会儿只需要赵铁柱能够多陪她一会儿,紧紧地拉住他的胳膊。

    赵铁柱知道陈思琼这会儿特别依恋自己,他也很清楚,自己和陈思琼也是男女朋友关系。陈思琼这么依恋自己,那也是自己平时很少陪着陈思琼。想到刚才如果不是陈思琼及时赶到,自己就要被波克杀伤了,赵铁柱就对陈思琼感激不已。

    “思琼,我爱你!”赵铁柱搂着陈思琼的芳肩,温柔地说。

    陈思琼真没想到赵铁柱会怎么直白地表达对自己的情感,看着他炙热的目光,陈思琼羞红脸说:

    “我也爱你,这段时间没看到你,我工作之余,就情不自禁地想你。原本好几次,我想给你打电话呢!可是我知道你搞各种致富事业,忙得团团转,我就克制住了,不去打扰你。”

    赵铁柱真没想到陈思琼虽然看起来是个暴力女警花,可这么充满柔情。

    这是个好女人,值得自己好好珍惜和呵护。

    “思琼,如果你需要我,就可以随时联系我的,用不着压抑自己。其实不瞒你说,虽然我很忙,可不代表我心里没有装着你。在我内心深处,你是我很重要的女人。我的各种致富事业,你在帮我保驾护航。没有你,我也不可能发展的这么顺风顺水。”

    赵铁柱情到深处,让陈思琼心头一暖。

    这会儿,陈思琼控制不住,主动热吻赵铁柱。

    赵铁柱看到陈思琼这么主动,也忍不住地回应起来,和刚才的拥吻更让两个人快慰。

    拥吻之后,两个人控制不住,很快坦诚相见。密林深处,漾起了阵阵低吟和喘息。

    一个小时后,赵铁柱和陈思琼才从密林深处走出来。陈思琼满脸红润,就像被雨露滋润的花朵一般,变得更加光艳照人。

    赵铁柱却精神爽朗,一脸春风得意。

    走出了树林,两人往路边的警车和路虎揽胜走来。

    “陈队,我们是不是回警局?”四个男警员对陈思琼请示。

    陈思琼点点头,看向赵铁柱,说:“铁柱,那我走了!”

    余彩虹在路虎揽胜中,想起了什么,连忙说:“陈警官,波克虽然被抓捕了,但还有他八个手下没有落网。”

    “哦?!那八个手下呢?”陈思琼问。

    “在玉米地里。”余彩虹说。

    “不会跑了吧?”陈思琼有些担心地问。

    赵铁柱插话了:“不用担心,我已经点按了他们的昏睡穴,至少需要两个小时才会醒过来,这会儿还有一刻钟他们才可以醒。”

    “铁柱,那你带我去吧!我必须将波克八个手下败类绳之以法。”陈思琼说。

    赵铁柱点点头,于是开着路虎揽胜在前面引路,陈思琼在后面跟着。不知不觉,就将陈思琼带到了玉米地边。

    说来也巧,到这里的时候,正好过了一刻钟。陈思琼随着赵铁柱进入玉米地深处,亲眼看到这八个混子从昏睡中逐渐醒来。

    “铁柱,你可真牛啊!点昏睡穴两个小时醒来,真是时间太准了。”陈思琼对赵铁柱不凡的身手刮目相看。

    赵铁柱自豪一笑,心想自己修炼了神农玄功,点昏睡穴的时间能够拿捏的十分准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