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0章 陈思琼送福利
    陈思琼立即安排四个男警员将这八个刚醒来的白种混子全部铐起来,然后押上警车。

    随后,陈思琼和赵铁柱往玉米地外面走。陈思琼在前面走,赵铁柱在后面走。陈思琼走路有些别扭,赵铁柱问:“思琼,怎么啦?走路没力气吗?”

    陈思琼脸一红,瞪了赵铁柱一眼,娇嗔一句:“都怪你,在密林里凶的像野牛,害得我走路都双腿打颤。”

    赵铁柱真没想到自己那么厉害,竟然连暴力警花也服软了。看着陈思琼走路双腿打颤,赵铁柱连忙上前,蹲下身说:“思琼,我背你。”

    “才不要你背,背出去还不是照样要自个走路呀!”陈思琼娇嗔一句,可走路还是摇摇晃晃,十分吃力。

    赵铁柱有些心疼,早知道这样,自己当时就该温柔点。不过这个时候自责也没用,自己得好好善待陈思琼。

    赵铁柱想起了什么,连忙对陈思琼说:“思琼,你别担心,把我的这个东西服下去,就没事的。”

    赵铁柱说完,就从衣兜中取出药盒,从药盒中拿出一小块白松露,递到陈思琼嘴边。

    陈思琼看到这白松露,发现是大理石条纹状,立即想起了烟松露。不过这个主要是白色的,很罕见,于是很好奇的问:“铁柱,这是什么呀?”

    “这是白松露,比烟松露更有滋补身体的效果。”赵铁柱说。

    “是吗?”陈思琼瞪大凤眼,看着白松露。

    这会儿,陈思琼闻到了一种香甜之气,让她鼻子翕动了一下,忍不住地赞叹:“好香!”

    “这白松露可不仅仅是好香,还很好吃哟!要不要尝尝啊?老婆!”赵铁柱忍不住地喊陈思琼老婆,也是出于怜爱。

    此时的陈思琼,在自己面前展现出温柔。想着在密林里,赵铁柱就看到陈思琼温柔的一面。这个陈思琼,只会对自己一个人温柔。

    陈思琼被赵铁柱喊老婆,脸微微一红,有点慌乱地说:“铁柱,给我小点声,要是被我手下的四个男警员听到了,要是传到了警局,你让我怎么抬起头做人呀!”

    原来是陈思琼害羞,赵铁柱心头一乐,说:“这里是玉米地,而四个男警员早将八个混子押到路边去了,他们听不见的。这会儿就咱们还没有走出去呢!倒是你想吃了吧!老婆乖,快吃吧!”

    被赵铁柱喊老婆乖,陈思琼虽然脸蛋儿泛起了红润,但心里却美滋滋的。被赵铁柱宠着,陈思琼这些天办案的疲乏也缓解了不少。这会儿陈思琼张开嘴,吃了赵铁柱递过来的松露。

    不吃不知道,一吃让陈思琼惊喜不已。陈思琼觉得这白松露太好吃了,很有点森林潮湿般的味道,也有点像奶酪,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儿。总之是自己吃过的最美好的东西,忍不住地夸赞:“铁柱,真的味道好得很。”

    陈思琼在夸赞白松露好味道时,一股暖流从嘴里滑入食道,然后在胃部化开,很快蔓延全身。

    陈思琼的奇经八脉全部贯通,浑身的血液流畅,整个人变得有精神,眼睛明亮,手脚有力气了。

    本来自己走路别扭,毫无力气,可这会儿却走路轻松自如,而且整个人精神好气色好心情好。

    “铁柱,真没想到这白松露的疗效这么神奇啊!”陈思琼这会儿对赵铁柱的白松露刮目相看。

    “那是当然哪!这白松露可是世界三大美食之首,非常珍贵。不仅营养美味,而且能够滋补身体,滋容养颜。”赵铁柱非常自豪地说。

    一听白松露能够滋容养颜,陈思琼来了兴致,这会儿对赵铁柱说:“铁柱,还有白松露么?我还想要。”

    赵铁柱看到陈思琼向自己要白松露,故作犯难地说:“思琼,我药盒里就一点的,还得用在给人治病上呢!”

    “老公,给我吧!好不好?”陈思琼这会儿主动地喊赵铁柱老公,让赵铁柱舒爽的不行。

    “看在你喊老公的份上,那我只能破例了。这些剩余的松露,我给你打包。”赵铁柱说完,就将药盒里的松露全部拿出来,用一个黄油纸包好了。

    陈思琼迫不及待地要接过,但赵铁柱故意不给,说:“老婆,你得香我三口。”

    陈思琼脸一红,娇嗔一句:“你真是个坏犊子,还要占我便宜啊!”

    赵铁柱却嘻嘻一笑:“我这白松露可是极品啊!你总得送点福利!”

    陈思琼听了,不再说话,只是美美白了赵铁柱一眼,然后对着赵铁柱的额头、两颊各香了一口。

    感受到无比的柔软和湿滑,赵铁柱感到自己整个人轻飘飘的。

    “好了,这会儿我们得离开玉米地里,不能让我的警员久等了。”陈思琼说完,就红着脸,拿着白松露快步往玉米地外面走去。

    赵铁柱也随着她的脚步离开了玉米地,陈思琼上了路边警车。在警车开走时,陈思琼不忘对赵铁柱说:“铁柱,如果遇到需要警方出面解决的事儿,尽管给我电话啊!”

    赵铁柱笑道:“没问题啊!”

    “那我走了,你保重。”陈思琼说完,就开动了警车。警车押着波克和八个败类混子离开了,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惩罚。

    赵铁柱上了路虎揽胜驾驶室,余彩虹坐在副驾驶室。

    “铁柱,带我回神农大酒店吧!”余彩虹说。

    赵铁柱没有说话,只是将路虎揽胜往丰山市国际机场开去。

    “铁柱,开错方向了。”余彩虹提醒着。

    赵铁柱却说:“没有错啊!”

    赵铁柱将路虎揽胜停在了机场地下停车场,然后带着余彩虹到了机场售票厅。

    “铁柱,你要干嘛呀?”余彩虹问。

    赵铁柱不说话,只是排着队来到了售票窗口,对售票员说:“请给我来两张飞往海口的机票。”

    那个售票员看到赵铁柱身后有个美女,于是问:“先生,是你和女朋友的吗?”

    “是的。”赵铁柱点点头。

    被售票员认为自己是赵铁柱的女朋友,余彩虹脸不知不觉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