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5章 神奇的疗效
    的确自己日夜操劳,打理养殖场,忙得像风转,有几次都累晕过去了。因为劳累,她时不时地心口疼痛难忍。

    “能治好的!不过需要按摩!”赵铁柱说。

    “那就给嫂子按摩吧!”沈水仙知道赵铁柱按摩会很舒服,因此有些期待地说。

    可是赵铁柱并没有立即答应,只是说了一句:“嫂子,我按摩,有一个条件!就是……就是……”

    赵铁柱嚅嗫起来。

    “铁柱,啥条件?怎么像个孩子扭扭捏捏的!”沈水仙道。

    “嫂子,为了保证按摩的最佳疗效,我需要你配合,把睡衣脱了才行!”赵铁柱说。

    沈水仙听到这里,脸突然泛起了红晕。

    “铁柱,能不能不脱,换一种方法治疗?”沈水仙问。

    “可以用针灸!”赵铁柱说。

    “针灸很疼,铁柱,还有别的方法吗?”沈水仙又问。

    “别的方法,只能用药物,不过药物见效慢啊!”赵铁柱摇摇头。

    “怎么办啊?”沈水仙在心里纠结着。

    这个时候,沈水仙感觉到心口越来越疼了,就像刀刺一般难受,豆大的汗珠滴落下来,浑身颤抖不止。

    “嫂子,你的病情很严重,刻不容缓,如果我判断的没错,应该是心口经络阻塞,血脉不畅。一旦不及时治疗,恐怕以后就不能根治了!”赵铁柱一脸严肃道。

    沈水仙也知道自己的心口疼痛很严重,而且一阵紧似一阵。可以说,这是自己最为严重的一次。

    “铁柱,嫂子疼啊!嫂子只能配合你的治疗,不过嫂子求你,别给任何人说!啊!”沈水仙提醒道。

    “嫂子,我不会说的!咱们的事儿会绝对保密!相信我!把治病的事儿交给我!我一定会治好你的病,帮你减轻痛苦!以后我说什么也不让你劳累。”赵铁柱心疼沈水仙说。

    “嗯!铁柱!”沈水仙很乖巧,躺在沙发上,轻轻褪着睡衣。

    沈水仙脱睡衣,简直像剥春笋一般。当上半身的两团柔软呈现在赵铁柱的眼皮底下时,赵铁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嫂子这一次没有穿肚兜,而是穿了一件紧身性感内衣。原来,赵铁柱让万红艳准备睡衣的时候,万红艳连嫂子的内衣也准备好了。这可是高档的内衣啊!这个万红艳,考虑的蛮周到的,连内衣也选择的天衣无缝啊!

    这内衣穿在嫂子的身上,非常贴身,将嫂子的上半身衬托得凸凹有致,性感迷人。

    看着看着,赵铁柱有些失神。

    “哎哟!”沈水仙突然疼痛难忍地叫了起来,让赵铁柱立即回过神来。

    不好!必须急救,不能分神!我是个医生,嫂子是病人,我必须全心全力给嫂子治病。要是不及时治疗,后果不堪设想。

    赵铁柱迅速给嫂子心口按摩,这一次按摩,赵铁柱是按照脑海中的《神农百草经》进行的。动用了神农玄功内力功夫,内力辅助按摩治疗,这种独特疗法在赵铁柱的灵活运用下大显神奇疗效。

    仅仅五分钟,赵铁柱就控制住了疼痛进一步加剧,缓解了病情。

    不过还要进行十分钟的深度内力按摩才能痊愈。

    但是嫂子太紧张了,这让疗效大打折扣。

    “嫂子,别紧张,也别害羞,这样,你闭上眼睛,想象着这样的事情。明天我带你去江海市世界公园游玩,这世界公园里有世界各国的名胜古迹。有埃及的金字塔、有法国的埃菲尔铁搭、有美国的自由女神像……”

    赵铁柱的话让沈水仙开始联想,她的脸上满是期待,也很愉悦。曾经听人说过,来江海,最好的游玩之地就是世界公园了。放眼看世界,只游世界公园就可以了。沈水仙当然做梦都想去啊!赵铁柱这么说,自然是很期待。

    赵铁柱的心理疗法很有效,沈水仙很快就放松下来。她的呼吸很均匀,随着她均匀的呼吸,她上半身的两团尤物有节奏地起伏着,就像波涛一般汹涌澎湃。赵铁柱一边内力按摩,一边不经意地欣赏到这诱人的风景。

    为了嫂子尽快痊愈,赵铁柱动用了大量的神农玄功内力,同时沿着心口的经络进行按摩。当内力源源不断地渗入沈水仙心口经络时,感觉到一丝丝热力涌入。

    这热力进入心口后,迅速蔓延,很快就遍布全身,嫂子感觉到身上十万零八千个毛孔像电熨斗熨过一般舒爽。

    “嗯!”嫂子情不自禁地闷哼起来,这闷哼声极大地吸引着赵铁柱。

    赵铁柱不由得浮想联翩。

    不过赵铁柱还是不敢分神,他知道,这最后十分钟的内力按摩非常关键,必须专注,否则前功尽弃。

    因此赵铁柱攒足力气进行内力按摩,而接下来,越来越舒爽,嫂子的闷哼声逐渐变为浅吟低唱。不知怎的,一听到嫂子浅吟低唱,赵铁柱的身体就感觉到血液奔腾起来,浑身燥热,身体越来越不受控制了。

    真想不到,给嫂子内力按摩治疗,对自己的定力是一个极大的考验。

    上帝啊!帮帮我!让我坚持十分钟!我只是给嫂子治病,可不敢乱想!

    赵铁柱呼求着上帝,他知道自己对嫂子一点免疫力都没有。

    还好,十分钟终于坚持下来,赵铁柱立即住手。

    刚刚住手,嫂子的浅吟低唱就戛然而止,原来爽感消失了。

    “铁柱,咋停下了?”嫂子有些意犹未尽,真期待赵铁柱一直这么按摩下去。对于嫂子来说,十分钟太短暂,但对于赵铁柱来说,那是漫长的煎熬。

    “嫂子,已经治好了!”赵铁柱说。

    “治好了?”嫂子哪里肯信,连忙睁开眼睛看了一下套房墙壁上的挂钟,连忙半信半疑问:“铁柱,刚用十分钟,哪有这么快就能好的!”

    “嫂子,我什么时候给你说过谎啊?”赵铁柱反问。

    沈水仙知道赵铁柱在自己面前很诚实,于是从沙发上起身,站起来快步走。一般情况下,只要自己快步走,心口就开始疼痛,可是这会儿没有疼痛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