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9章 工地出事了
    一个小时后,赵铁柱才从卧房走了出来,耳边却传来韩梦瑶的声音:“铁柱,你个牛犊子,害得姐不能起来。”

    “瑶姐,你也像头母狼,我的后背被你抓疼了!”赵铁柱说完,就将自己的后背给她看。

    韩梦瑶一看,发现赵铁柱的后背有很明显的掐痕,不由得脸红了。

    “瑶姐,我走啦!”赵铁柱见韩梦瑶脸红,于是要离开。

    “铁柱,等等,给我白松露。”韩梦瑶对着赵铁柱说。

    赵铁柱已将白松露用完了,对着韩梦瑶说:“瑶姐,已经没了,你就好好休息吧!这段时间你也忙累了,多休养身体。”

    赵铁柱做了一个鬼脸,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赵铁柱离开了神农股份有限公司,开起了自己的路虎揽胜,风驰电掣一般地离城回村。

    车很快开到了神农镇,赵铁柱从神农镇开赴仙女村。村级公路平坦宽阔,车开在上面四平八稳,路两边是大片的玉米地,有一人多高,成了青纱帐,就像一片绿海。

    一阵风吹来,碧波荡漾。空气中弥漫着阵阵玉米清香味,赵铁柱的车窗打开了,闻到清香味,忍不住地翕动了一下鼻子。

    赵铁柱边开车边放眼看去,发现家乡景色真美。自己和余彩虹去海南岛旅过游,带着嫂子沈水仙去江州市游玩过,可赵铁柱意外发现,外面景色再美,也没有家乡景色美啊!

    家乡仙女村,山美水美人更美,还是喜欢家乡。

    赵铁柱心里涌起了一股热爱家乡的情怀,心想,自己在发展各种致富产业的时候,应该将家乡建成一个旅游乡村。

    想到这里,赵铁柱激情澎湃,加油!为了这个新目标,努力!

    赵铁柱怀着激情开车,很快车开到了村东头。赵铁柱放眼看去,发现清水河以北,仙女山以南的大片空地上,出现了一处建筑工地。

    这工地上有许多人在忙碌着,各种推土机、挖土机、塔吊、运输车等忙个不停。

    赵铁柱心头一喜,自己规划的神农药酒厂全权交给了丰山市四建工程公司老总王大业,没想到这些天自己没有过问,这个王大业就动工上马了,这简直太好了!

    赵铁柱心系神农药酒厂建设,于是快速开车来到现场。

    赵铁柱很快发现一个中年男人戴着白帽子,在现场指挥着。因为有这个中年男人指挥,整个施工现场秩序井然,作业规范。

    赵铁柱只看到这个中年男人的背影,看不到是谁,于是走过去一看,很快认出来了,这不是丰山市四建工程公司的总经理王大业么?

    “老哥!辛苦了!”赵铁柱对着王大业说。

    王大业这才发现赵铁柱来了,连忙高兴地说:“老弟啊!我接你这个工程,将别的工程暂停,发动了四建工程公司精兵强将,调动所有先进设备,就是为了高标准,严要求,将你的药酒厂建成国际一流的现代化工厂啊!”

    赵铁柱听了无比振奋,紧握王大业的手说:“老哥,辛苦辛苦!对了,老姐呢?”

    王大业听了,说:“你老姐怕晒太阳,不过她在现场办公室给你做设计,正在和国际一流的设计师规划你的药酒厂呢!”

    “哦!老哥老姐,你们可是帮大忙了!”赵铁柱无比快慰地说。

    “咱们兄弟嘛!不用这么客套。”王大业说。

    这会儿,施工队长聂国安急匆匆地过来汇报:“王总,不好啦!出大事了!”

    “什么大事?小聂,你快说!”王大业听了一惊,连忙问。

    “有个新来的工人体质虚弱,突然在施工现场晕倒了!”聂国安惊慌失措地说。

    “快救人啊!送往医院急救。”王大业连忙提醒。

    “可是我用手摸了鼻息,没气了!”聂国安抱着头无可奈何地悲叹。

    “这怎么办啊?”王大业这会儿也手足无措。

    赵铁柱明白自己是个医生,必须救死扶伤,于是大声说:“我去看看!”

    “小聂,快带我和铁柱过去。”王大业说。

    “好的,王总!”聂国安于是带着王大业和赵铁柱往施工现场走来。

    这是一个混凝土浇筑现场,这个工人四十岁,在浇筑混凝土时,突然晕倒了。

    此时这个工人已被安排在一个活动板房内,因为出了事儿,整个混凝土施工现场的工人们停止了作业,纷纷来围观。

    活动板房内外围满了工人,都为这个晕倒的中年工人捏了一把汗。

    “老刘啊!你可不能这么走了呀!还有两个娃在读书,你走了,我和俩娃怎么办?还有你七十五岁高龄的老母怎么办啊?”赵铁柱还未进屋,耳边就传来了一个女儿的哭声。

    赵铁柱听到这哭声,眼睛也有点湿润了。工人不容易啊!上有老下有小的,自己给了王大业压力,王大业亲自督阵,工人们最辛苦的。

    救人如救火,赵铁柱不敢怠慢,第一个进入活动板房。此时发现一个中年工人躺在一张简易的木床上,一个戴着安全帽的女人在不停地摇晃着他的身体。

    看得出,这对夫妇为了生活,一起来建筑工地做事。这是很不容易的,这个女人大约三十岁,可是生活的艰辛让这个女人皮肤粗糙黝烟,而且也比较瘦弱。

    这就是底层的农民工,赵铁柱也是农民出身。虽然自己发达了,混得风风光光,可他没有忘本,更没有忘记底层农民生活的不容易。

    “大姐,节哀顺变,让我来看看。”赵铁柱看到中年妇女悲痛过度,连忙劝慰着。

    中年妇女看了一眼赵铁柱,一个普通小农民,心生疑虑地问:“你是医生么?我老公已经没命了,你救不了的!没气了!呜呜呜……”

    “大姐,我就是医生,请相信我!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一定会救活你老公。”赵铁柱负责任地说。

    中年妇女这会儿只得含泪点点头说:“那好吧!要是救不活,我也不想活了!”

    中年妇女说完,就在一边抹眼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