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5章 医术太牛了
    接下来,赵铁柱就开始给戴丽娜涂抹创伤膏了。

    值得一提的是,赵铁柱涂抹时,暗暗采用内力按摩。一方面将神农创伤膏涂抹均匀,另一方面将膏药深入渗透掐伤之处。

    内力按摩和药物治疗双重结合,让疗效显著提升。

    很快,戴丽娜就感到浑身被一层暖流包裹,让全身奇经八脉通畅起来,血液流畅,浑身舒爽无比。

    “嗯!”戴丽娜忍不住地轻哼起来。这轻哼声让赵铁柱一愣,忍不住地看过去,发现戴丽娜秀眼半闭,玉牙轻咬,俏脸泛红,这模样儿真迷人。

    赵铁柱暗自欣赏一番时,耳边传来了戴丽娜的催促声:“铁柱,别停呀!你一停我就不舒服!”

    赵铁柱赶紧回过神来,专心给戴丽娜涂抹神农创伤膏。

    为了让疗效更显著,赵铁柱不断加大内力按摩,戴丽娜感到越来越舒爽。刚才是轻哼,这会儿却变成了浅唱低吟。

    赵铁柱听到这声音,不由得浮想联翩。

    不知怎的,赵铁柱发现身体的血液加速沸腾,小腹下面温温热热。不好,这么快就来反应了。

    涂抹神农创伤膏还只进行了一半呢!我得克制住啊!不管这个戴丽娜怎么诱人,自己可不要乱想。

    赵铁柱闭上眼睛,尽量不去看。可不去看根本没用,原来戴丽娜的声音越来越诱人。

    如果有棉花团,赵铁柱恨不得将两耳堵住,避免被戴丽娜的声音诱惑。可这会儿在给她涂抹药膏,根本不可能停下来。

    “上帝啊!我对戴丽娜这个洋美妞一点克制力都没有,我在给她治病呢!分不得神,如果分了神,我这药膏就涂抹不均匀,内力按摩也大打折扣。她到处是掐伤,我可不想她饱受掐伤的痛苦啊!请帮我稳住心神吧!”

    赵铁柱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向上帝祈求。这样一连祈求三遍,赵铁柱才感到心神稳住了。

    赵铁柱额头上渗满黄豆大的汗珠,这可不是消耗内力所引起的。给戴丽娜涂抹药膏,得要多大的定力才行啊!

    赵铁柱好不容易稳住心神,就继续涂抹神农创伤膏。

    很快就将创伤膏涂抹完了,赵铁柱感到尿憋的急,于是打冲锋一般冲出接待室,带上门,进入村部后院的卫生间。

    “嘘嘘”赵铁柱开闸放水,感到无比畅快。幸好自己跑得及时,晚一点就要尿裤裆了。

    在赵铁柱很舒适地放水时,戴丽娜却缓缓从爽感中苏醒过来。咦!怎么铁柱不在房里。

    不管了,看看治好了没。

    戴丽娜这会儿仔细检查掐痕,不过因为是被创伤膏涂抹了一层,一时看不出有什么变化。

    好痒好热,这药膏让自己难受,还是去浴室洗个澡。

    戴丽娜这会儿实在有些难受,就直接去了浴室。

    这村部浴室是安装的太阳能热水器,戴丽娜打开阀门,在花洒下淋浴着。

    “好舒服!”戴丽娜感到热水淋浴自己的肌肤,就像无数双手在按摩一般,忍不住地爽出声来。

    全身的药膏很快淋去了,戴丽娜整个雪白如玉的肌肤完整地呈现出来。浴室中有个大镜子,戴丽娜无意中对着镜子一照。我的妈呀!竟然自己身上的掐痕不见了,不是伤痕累累,惨不忍睹么?怎么这么快就消失了。

    我是不是眼睛花了?戴丽娜这会儿用力地揉了揉眼睛。再次看过去,千真万确。

    天哪!这个铁柱的医术太牛了!这么快就彻底治愈了。

    戴丽娜这会儿对赵铁柱的医术刮目相看,自己对着镜子继续查看,更有惊喜的事儿发现。

    戴丽娜发现自己的肌肤变得又白又嫩,又光又滑。本来自己的皮肤有点儿干燥的,这会儿却变得水润富有光泽。

    我的脸蛋儿变得白里透红,光艳照人。我的眼睛变得像蓝宝石一般闪闪发光,我的嘴唇也变得更加性感湿滑了。还有我的前面,竟然变得又圆又大又饱满。

    自己腰身纤细,美腿修长,整个看起来变得更美了,竟然被自己的美迷住了。

    这个铁柱,不仅帮助自己治好了掐痕,还让我全方位变美变健康,这个巨大变化让戴丽娜激动不已。

    我得快点穿衣服,却找赵铁柱。

    戴丽娜想到这里,就穿了衣服,离开浴室,去找赵铁柱。

    可村部前院没有发现半个影儿,难道是在村部后院。戴丽娜想到这里,就快步往村部后院赶来。

    赵铁柱开闸放完水,但他还在卫生间里不出来。不是别的原因,而是小弟不老实,一个劲地抬起头。

    得等小弟老实了,再出去,赵铁柱只能这么呆着。

    戴丽娜这会儿发现后院没有赵铁柱半个影儿,有些失落。不过看到卫生间,也感到自己有些尿意,于是直奔卫生间。

    戴丽娜也没有注意男女卫生间,无意中闯进了赵铁柱所在的男卫生间,意外的事儿发生了。

    戴丽娜看到了赵铁柱下面那愤怒的雄鹰,不由得差点惊叫起来。赵铁柱眼疾手快,一把捂住戴丽娜的嘴,不让她大叫。

    “丽娜,是我,别喊!”赵铁柱慌张地说。因为村部接待室,还有绿蒂,村部办公室后面卧房,还有沈水仙和张雯雯。赵铁柱可不想戴丽娜大叫,惊动了她们,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铁柱,你怎么还呆在卫生间啊!”戴丽娜羞红脸说,眼睛也忍不住地瞅了一下赵铁柱下面。不由得心尖儿一颤,这个铁柱,太强了吧!

    “丽娜,我是被你害的。”赵铁柱喘着粗气抱怨。

    “尽瞎说,我怎么害你呀?”戴丽娜不解地问。

    “你太美了!我对你一点克制力都没有!”赵铁柱说。

    戴丽娜没有做声,只是静静地看着赵铁柱。赵铁柱两脸憋得通红,看起来害羞。这和法国男人不一样,东方男人有点腼腆。

    “铁柱,害啥羞呀!咱们的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是你女朋友。你要是想,我可以的。”戴丽娜挑破了一层纸,泼辣地提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