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7章 信不信随你
    看着绿蒂这么痛苦,赵铁柱暗下决心,一定要将绿蒂治好。绿蒂不愿意松开捂住肚子的双手,赵铁柱急中生智,想起了衣兜有一粒草药丸。这个草药丸除了能补血益气外,还能够止痛。既然这样,那不如将这草药丸塞给绿蒂服用。

    “绿蒂,把这颗草药丸吃了。”赵铁柱边说边将草药丸递到绿蒂嘴边。

    绿蒂看了一眼这草药丸,有些不敢相信地摇摇头说:“我肚子疼得这么厉害,吃这个草药丸有啥效果的,我不想吃。”

    “你不吃我非要你吃。”赵铁柱为了绿蒂的健康,这会儿将草药丸硬是塞进了绿蒂嘴里。

    咕噜,绿蒂将草药丸吞下了肚。

    “铁柱,你个大坏蛋,竟然逼我吃草药丸。”绿蒂抱怨着。

    但意外的是,一股清凉在肚里泛起,让绿蒂感到轻松无比。这种清凉很快蔓延全身,让浑身舒畅。

    “咦,怎么好多了!不怎么疼了!”绿蒂这会儿又惊又喜,双手从肚子挪开。

    赵铁柱看到绿蒂将双手挪开了,赶紧将自己的双手放上去。

    绿蒂脸羞得通红,对着赵铁柱说:“铁柱,你要干嘛?”

    “我在给你治腹痛。”赵铁柱说。

    “我肚子疼痛好多了,铁柱,你这草药丸真有效啊!就用不着放在肚子上了。”绿蒂说这句话其实是想赵铁柱将他的双手挪开。

    可赵铁柱一脸严肃地提醒:“绿蒂,刚才那颗草药丸只是短暂地帮助你止痛,要治断根,我还得采用多种方法,尤其是给你的小腹按摩,非常重要的。”

    听到赵铁柱是给自己小腹按摩,绿蒂不以为然,她对中医按摩根本不了解,撇撇嘴说:“铁柱,这按摩怎么有效果呢?”

    赵铁柱却说:“这按摩是我们华夏的中医治疗方法,非常有效果。”

    “是吗?我怎么从未听说按摩能够治病呢?”绿蒂这会儿很是怀疑地问。

    赵铁柱一脸自信地说:“百闻不如一见,一见不如亲自体验,这会儿我给你按摩治疗,你就可以看到效果了。”

    看到赵铁柱这么自信,绿蒂开始感起兴趣,心想不如试试,于是点点头说:“铁柱,那就试试吧!”

    “好的,你闭上眼睛,来个深呼吸,我给你放点法国歌曲。”赵铁柱一边提醒,一边放了一首法文歌曲《我的名字叫伊莲》。

    说来也巧,这首歌曲正是绿蒂所喜欢听的,很快沉浸在优美的法文歌曲里了。

    绿蒂放松下来,闭上眼睛,开始按照赵铁柱所说的,做起了深呼吸。

    绿蒂并不知道,她做深呼吸时的样子是多么的美。赵铁柱趁着她做深呼吸,大肆欣赏她诱人的身子。

    不得不说明,绿蒂傲人的山峦巍峨起伏,峰景无限,让赵铁柱联想到仙女山里的两座主峰,高耸入云,直插云霄,美不胜收。

    不过赵铁柱不能分神,绿蒂的腹痛是水土不服引起的,又加上服了西医止痛药,毒素蔓延,腹痛更加严重,必须抓紧时间进行按摩治疗。

    因此赵铁柱定住心神,在绿蒂深呼吸时,将双手按住她的小腹,感到小腹平滑如玉,手感极好,不由得大呼要命。

    赵铁柱忍不住地看过去,发现绿蒂的小腹肌肤又白又嫩,皮肤细嫩无比,就像牛奶一般滑腻。

    真没想到绿蒂的皮肤这么好,肤白貌美身材好,让赵铁柱赏心悦目。

    “铁柱,不行,我肚子好像又有点疼了!”在赵铁柱欣赏绿蒂时,耳边传来了绿蒂担心的声音。

    赵铁柱连忙回过神来,对着绿蒂安慰说:“绿蒂,别担心,我这就给你好好按摩,帮你缓解疼痛。”

    “那你快点呀!”绿蒂催促着。

    听到绿蒂的催促,赵铁柱正式给她按摩治疗了。

    赵铁柱的按摩,绝不是普通的按摩那么简单,而是动用了神农玄功内力。这内力就像股股暖流,通过按摩渗入绿蒂的小腹,意外的事儿出现了。

    绿蒂感到小腹开始温温热热,酥酥麻麻。随后这种温热酥麻迅速传遍全身,绿蒂感到整个身体好像浸泡在温泉中一般,或者在做电磁疗一般。

    “好舒服啊!竟然按摩这么舒服,铁柱,你这按摩果然有效啊!”绿蒂这会儿舒服起来,忍不住地对着赵铁柱夸赞着。

    赵铁柱看到绿蒂喜欢自己按摩,于是说:“绿蒂,你喜欢舒服,那我让你更舒服。”

    随后,赵铁柱暗暗加大神农玄功内力,内力增强了,那暖流就更加强劲,舒服感就更显著。

    赵铁柱按摩时,轻重缓急拿捏的十分到位,这让绿蒂舒服的不行。

    “铁柱,被你这么按摩,我感到自己要飞起来了!”绿蒂边说边整个身子一抽,然后一股暖流从体内溢出。

    赵铁柱看过去时,意外发现绿蒂的裤子有很明显的湿印子。

    真没想到自己动用了内力按摩,竟然让绿蒂舒爽到了极致。

    此时的绿蒂,模样儿十分诱人。她就像一朵被雨露滋润的花儿一般,更加灿烂,可谓光彩夺目。

    绿蒂脸蛋儿红润,气色变得更好,眼睛明亮,头脑清醒。整个看过去,就是一个绝色洋美妞。

    咕噜,赵铁柱忍不住地咽了一下口水。

    赵铁柱被绿蒂的美色所吸引,身体有些不受控制。这会儿,接待室外面响起了脚步声,赵铁柱赶紧回过神来。

    戴丽娜已经走进接待室,看到赵铁柱额头上渗满了细密的汗珠,而绿蒂却躺在床上浑身酥软,脸上浮现出满足的表情。

    “铁柱,你把绿蒂怎样了?”戴丽娜有些狐疑地看着赵铁柱。

    赵铁柱淡定地说:“我刚才给她按摩腹部止痛。”

    “才不信。”戴丽娜是个女人,非常敏感,看着绿蒂一脸满足,她认为赵铁柱和绿蒂好上了。

    “信不信随你。”赵铁柱坦荡地说。

    绿蒂的声音传来:“丽娜,你别误会铁柱呀!铁柱是真的给我按摩止痛呢!他的按摩医术好神奇,我不仅不疼了,而是很舒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