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7章 教训小混混
    ,。

    “你滚开,回去摸你老妈。”是张雯雯的痛斥声。

    “你敢让老子滚,老子偏不滚。这会儿没人,陪老子玩潇洒!”那个邪恶的声音再次传来。

    赵铁柱赶紧将爬犁放在一边,循声赶过去。发现月光下,一个染着黄毛的男青年,一双不安分的眼神朝着张雯雯上下打量,哈喇子差点流到地上。这黄毛怎么看,都像个游手好闲的混子。

    这么晚了,这个混子竟然要非礼张雯雯,这让赵铁柱十分气愤。

    这会儿,黄毛开始步步进逼。张雯雯特别害怕,连忙喊起来:“快来人呀!救命!”

    可这是寂静的夜晚,早就没人在野外,根本没人回应。

    “小美妞,这会儿根本没人救你,你就乖乖地从了吧!我保证让你爽。”黄毛兽性大发,边说边像一头饿狼扑过来。

    张雯雯本来为人参果树林的瓢虫愁眉苦脸,加上回村收集粉煤灰,自己用肩膀挑了两箩筐过来。早就娇喘吁吁,浑身发软,哪里能够躲得过黄毛的侵犯。

    赵铁柱再也看不下去了,怒吼一声:“禽兽,给我住手!”

    赵铁柱这一声怒吼,如晴天响惊雷,在黄毛的头顶上炸开了。黄毛吓了一跳,将视线转移到赵铁柱的身上。当他看到赵铁柱扛着一把猎枪,腰挎开山刀时,立时有些怯意。

    黄毛知道眼前的男人高大威猛,不好对付,只得往后退,退出不远,然后夺路而逃。

    赵铁柱哪里能够让黄毛逃掉,他非常清楚,如果不狠狠给黄毛一个教训,他还会害人的。即使下次不害张雯雯,也会去害别人。

    “哪里逃?”赵铁柱厉声一吼,黄毛更是不敢停住,撒丫子往前逃。

    “铁柱哥,你来的太好了!”张雯雯看到赵铁柱来了,高兴不已。

    赵铁柱说:“雯雯,这个黄毛太可恶,我得教训一顿。”

    “铁柱哥,这个黄毛已经跑了那么远,估计很难追上,还是算了吧!”张雯雯摇摇头说。

    赵铁柱却说:“雯雯,怎么可能算了呢!如果不教训他一顿,他还会害别人的。”

    “那咋办?怎么追上呀?都跑的不见影儿了,又是月夜,看不清。”张雯雯焦虑起来。

    张雯雯特别痛恨这个黄毛,刚才将粉煤灰挑到人参果树林边,这个黄毛就像幽灵一般地出现了。开始以为是鬼呢!吓得不行,最后才知道是人。可这个人却是个禽兽,就想占自己便宜,幸好赵铁柱及时回来了。

    赵铁柱修炼神农玄功,视力极好,即使在月夜,也能够看清楚一百米之外的情景。

    “王八蛋,你想逃,没门,看我的。”赵铁柱说完,就端着猎枪,对着远处的黄毛瞄准。

    “砰”地一声枪响,远处的黄毛应声倒地。原来他的大腿被猎枪子弹击中,被射出一个大血洞,鲜血像放水似地流出来,溅满一地。

    张雯雯原本以为赵铁柱追不上黄毛的,没想到赵铁柱用猎枪来对付黄毛,一枪就将黄毛击倒,不由得对赵铁柱精准的枪法刮目相看。

    张雯雯竖起白嫩的拇指夸赞着:“铁柱哥,你的枪法好厉害,你太帅了!”

    张雯雯夸赞后,忍不住地对着赵铁柱的左脸重重地香了一口。这突如其来的赏吻让赵铁柱爽呆了。

    张雯雯的吻香香的,甜甜的,暖暖的,柔柔的,滑滑的,让赵铁柱陶醉不已。

    还有张雯雯赏吻时,她挺着身子。因为月光皎洁,赵铁柱高出她一个头,她赏吻时衣领口微微张开。赵铁柱很轻易地从她衣领口看到里面雪白的一片,不由得眼睛一阵发花。

    这个张雯雯,好大好白。

    赵铁柱忍不住地咽了一下口水,喉咙口也发起痒来,身体的血液加速沸腾,裤裆不知不觉撑起了帐篷。

    “铁柱哥,快去看看黄毛,可千万不要打死了。”张雯雯赏吻后,发现远处的黄毛没有起来,以为赵铁柱一枪击毙了,担心起来。虽说这个黄毛可恶,可如果真要一枪击毙了,赵铁柱就有责任,她可不想赵铁柱摊上麻烦事。

    赵铁柱笑道;“雯雯,不要紧的,我只是击伤了他的大腿。”

    “是吗?那带我去看看,我才放心。”张雯雯提议着。

    赵铁柱点点头,他在前面走,张雯雯在后面跟着,就像他的小媳妇似的。

    赵铁柱很快和张雯雯来到了黄毛这里,此时的黄毛,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赵铁柱看到了,气不打一处来,一脚踩在了黄毛被击伤的大腿上,疼得黄毛哭爹喊娘。

    “爷爷,我痛啊!”黄毛哭嚎起来。

    “你给爷爷装死,没用的,我再踩一脚。”赵铁柱说完,又踩了一脚,疼得黄毛更是杀猪般地惨叫起来。

    “爷爷,饶了我吧!”黄毛哭着求饶。

    “你为什么要动我的女人?”赵铁柱对着黄毛厉声质问。

    一旁的张雯雯被赵铁柱称为他的女人,脸微微一红,但心底很高兴。

    “我是一时糊涂,今晚喝了点酒,就到处转悠,嘴里有点渴,想起了这一片有人参果,我就想来偷采,发现你的女人在这里。我看到她身子诱人,就起了色心。”黄毛如实地说着。

    “啪啪”两声爆响,赵铁柱重重地扇了黄毛两个耳光,打得黄毛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爷爷,我的牙齿没了两颗,求您饶我一马,我再也不敢了。”黄毛的两颗大门牙混着血水吐出来了,他感到牙齿漏风,知道两颗门牙被打掉,求饶起来。

    “饶你,你又会去害别人。我问你,你叫什么名字?哪个地方的?”赵铁柱厉声质问。

    黄毛被赵铁柱打怕了,只得说出自己的身份:“爷爷,小的是附近王家村的王二蛋。”

    赵铁柱一听是王二蛋,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这个王二蛋,可不是一个好鸟。是王家村的地痞流氓,经常偷鸡摸狗,上房揭瓦,欺男霸女。

    王二蛋认识一帮道上混的青年,仗着有一帮道上混的狐朋狗友,更是胡作非为,十分嚣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