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7章 替丁小燕解忧
    “铁柱哥,我记住了,就按你教的方法扎针。”高美玉说。

    赵铁柱点点头说:“美玉,就这样。”

    两个人沟通完了,都有些困意。赵铁柱想让高美玉好好休息,自己趴在床边打盹。高美玉可不想赵铁柱这样过夜,示意他睡在床上。

    赵铁柱于是和高美玉同睡一张床,不知不觉两个人进入梦乡。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串急促的手机铃声将两个人从睡梦中惊喜。

    赵铁柱一看来电显示,发现是郭晓芸打来的。

    赵铁柱快步出了活动板房,在外面接了电话。

    不等郭晓芸说话,赵铁柱就说:“芸姐,是不是派人来运输人参果的事儿呀?”

    “铁柱,你说得没错,这人参果你有上好的么?最近人参果药膳卖的特别好,急需要大量的人参果。”郭晓芸说。

    赵铁柱笑道:“有啊!可以敞开供应的。”

    “那太好了!铁柱,我这就安排车队过来运输。”郭晓芸说。

    赵铁柱准备挂电话,说:“芸姐,要是没啥其它的事儿,我就挂了。”

    郭晓芸却说:“铁柱,别挂,我还有事儿要给你说呢!”

    “哦!但讲无妨。”赵铁柱说。

    “关于丁小燕的事儿,自从被你安排去了宁天珠宝集团担任你的秘书,咱们神农大酒店的苹果醋制作还是缺少人手,我将这个情况给丁小燕说了。丁小燕就安排了她妈妈夏青枝过来制作,最近几天制作的特别好。苹果醋卖得特别好,因为里面含有人参果,所以口味和营养价值高,也让夏阿姨忙得够呛。

    这几天夏阿姨一直没有休息,昨晚加班,因为过度劳累,她加班后回宿舍,上楼梯不小心摔坏了右腿,造成右腿偏瘫。不能走路,住进了市人民医院。”郭晓芸一五一十地将情况说了出来。

    赵铁柱听了,心情有些沉重,连忙说:“芸姐,我马上赶到医院去,看看夏阿姨。”

    “嗯,我最近酒店太忙了,没时间去医院看望,辛苦了,铁柱。”郭晓芸说。

    赵铁柱说:“芸姐,不辛苦,倒是你和夏阿姨辛苦了。”

    赵铁柱和郭晓芸通完电话后,就对着高美玉作别,然后快速返回村部。

    说来也巧,张雯雯和戴丽娜、绿蒂在村部洗漱,看到赵铁柱回来了,准备直接做早点。

    赵铁柱说自己有急事要去城里一趟,离开时,他让张雯雯去人参果地块。一旦神农大酒店派运输车队过来,就安排一下。

    “铁柱哥,咱们的人参果还有被瓢虫啃噬的问题存在呢!”张雯雯担心地说。

    赵铁柱自豪一笑:“别担心,你去现场看看就知道了。”

    看到赵铁柱这么自信,张雯雯也就没有问了,直接往人参果地块走去。

    而赵铁柱又安排绿蒂和戴丽娜规划一下即将落成的神农药酒厂,两美女点点头。

    赵铁柱安排好了事儿后,就开动路虎揽胜,风驰电掣般往市内赶来。

    赵铁柱很快开到了丰山市人民医院,将车停在了停车场。

    而在赵铁柱赶到人民医院时,丁小燕从宁天珠宝集团赶过来,她要探望一下妈妈。

    丁小燕赶到了急救室门外,因为妈妈腿偏瘫,心急如焚,让医生进行全方位检查,人民医院的骨髓专家王教授深深地叹了口气。

    “王教授,我妈妈究竟怎么样了?能不能让我妈妈重新站起来啊?”王教授从急救室出来,丁小燕就迫不及待眼含泪水地问。

    “我们已经尽力了!经过检查,发现你妈妈的右腿骨髓一部分有坏死的迹象,还有摔伤太过严重,恰好摔伤到坏死部分。对于这种病症,属于不可逆偏瘫,国际上也没有治疗成功的先例,所以我们医院也无能为力。”

    丁小燕听到王教授的话,就像五雷轰顶,绝望悲痛,丁小燕本就脆弱的神经变得不堪一击。

    “我不活了!”丁小燕像疯了似的,冲出了医院,朝着马路上呼啸而过的车辆撞去。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飞一般地冲过来,更高更快更强。其疾如风,势如猛虎下山。

    来人一把从后面紧紧地抱住丁小燕,挪开原地。“嗖”地一声,一辆大卡车正好疾驰而过。

    好险啊!只要慢0.5秒,丁小燕就一命呜呼。

    “放开我,铁柱,我没指望活下去!”丁小燕发现是赵铁柱在关键时刻救了自己,仍然情绪激动,此时她已经彻底绝望。

    赵铁柱紧紧抱着丁小燕,生怕她再次寻短见。赵铁柱抱住丁小燕,两个人的身体如过电一般地酥麻,那种亲密接触的爽感异常强烈。

    特别是丁小燕上半身的两团傲人的尤物,紧紧地挤压着赵铁柱的胸膛。丁小燕的娇躯像面条一般地柔软,浑身的肌肤白嫩如雪,身段苗条,前凸后翘,妩媚多姿,美艳不可方物。

    这样的美人儿,如果真是寻短见了,太可惜了。

    赵铁柱怜香惜玉,怎么可能让丁小燕这样的美人儿香消玉殒。

    偏偏丁小燕仍然沉浸在悲痛和绝望中,一个劲地要从赵铁柱的怀抱中挣脱。

    赵铁柱感觉到有些控制不了丁小燕,不行了,老抱着丁小燕也不是办法啊!这个时候,行人都朝着自己和丁小燕看呢!好像误会自己和丁小燕吵架似的。

    赵铁柱必须用言语激将一下丁小燕,自己是一个医生,不仅懂得医治病人的身体,更懂得抓住病人的心理。此时丁小燕心灵受伤,我必须医治她。

    想到这里,赵铁柱振振有词地说:“丁小燕,你给我冷静,你以为寻短见,就可以解脱痛苦么?你妈妈把你好不容易培养成才,你就用结束生命的方式来对待她?你这哪里是在救你妈妈,简直是伤害你妈妈啊!”

    “想想吧!你走了,你妈妈怎么办?难道要让她每天都沉浸在失去女儿的痛苦中吗?你这不是救妈妈,而是伤害她。如果你爱妈妈,就要勇敢面对现实!”

    赵铁柱的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掏心置腹,很有气势,一下子把情绪激动的丁小燕给震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