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7章 你的医术太牛叉了
    赵铁柱值夜班一直到天亮,因为值夜班,非常困,打起旽来。 这个时候,前台边的电话响了起来。

    赵铁柱很不耐烦地接电话,嚷了一句:“喂,你谁啊?不知道我要休息么?”

    赵铁柱刚刚这么说,一个声音传来:“铁柱,刚班,要休息吗?”

    这句话把困倦的赵铁柱震醒,连忙回过神,很快知道是郭晓芸的声音。连忙说:“芸姐,不好意思,昨天值了夜班,我实在太困了!”

    “对了,彩虹不是可以换班么?”郭晓芸不解地问。

    “芸姐,彩虹奶奶生病,她回老家探望了!”赵铁柱也不想隐瞒什么,实话实说。

    “啊?你一个人打理酒店!为什么这事儿不跟我反映?”郭晓芸有些小抱怨地提醒。

    “芸姐,我这不是给你反映么?”赵铁柱有些无辜地说。

    ……

    半个小时后,让赵铁柱怎么也想不到,郭晓芸突然出现在神农大酒店。原来她刚才打电话,飞机已经降落到机场。

    “芸姐,你回来啦?”赵铁柱有点不知所措。

    “我检查一下这几天的工作情况!”郭晓芸说完,开始检查住房登记。

    “这是怎么回事?”当郭晓芸发现电脑里没有身份证登记信息时,立即指着赵铁柱问。

    “不会啊?我明明是把每个人的身份证都登记进去了的啊?”赵铁柱诧异地说。

    “那为什么身份证扫描图像都没有?难道是自动消失了?”郭晓芸有些恼火起来。

    赵铁柱这会掉大了,自己明明是输入进去了的呀!怎么突然消失了呢?难道是……

    “铁柱,我要查查账本!”郭晓芸边说边检查账本,很快,郭晓芸突然发现有不对账的情况。

    “现金少了一万块!这是神马情况啊?”郭晓芸秀眉紧锁。

    “芸姐,我没拿,难道是有人陷害我!”赵铁柱突然想到了昨天方小莉勾引自己,自己偏不钩。方小莉发出一句狠话,让自己付出代价,真是最毒莫过妇人心啊!

    “谁陷害你?”郭晓芸关切地问。

    “是余彩虹的好姐妹方小莉!”赵铁柱一口咬定说。

    “是她?!我打个电话问问!”郭晓芸认识方小莉,曾经来过酒店看过余彩虹。这会儿,郭晓芸给方小莉打了个电话,方小莉在电话拒不承认,一口咬定是冤枉。

    方小莉声称自己根本没有来神农大酒店班,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儿,方小莉把事情所有责任都推在了赵铁柱的身。

    “你听到了,人家根本没有来这里班,你怎么诬赖别人啊!”郭晓芸说。

    赵铁柱这一回算是栽在方小莉这个狐狸精女人身。

    想到这里,赵铁柱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对着郭晓芸说:“郭晓芸,既然你不信任,我也无话可说。不过我郑重说一句,这些事儿不是我干的!我走了!”

    赵铁柱说完,一步不回头地离开。

    “铁柱,回来!”郭晓芸的声音在后面传来,但赵铁柱却没有回头。

    老子要去找方小莉,老子要报复这个蛇蝎一样的女人。

    赵铁柱在心里发出狠话,可是天大地大,哪里能找到方小莉呢?赵铁柱是拨通了方小莉的电话,方小莉也没有接。

    “贱女人,老子迟早要让你付出代价的!”赵铁柱在心里说。

    赵铁柱离开,郭晓芸只得给余彩虹打电话。余彩虹说自己正在返程路,估计今晚会到神农大酒店,明早八点会按时班,这让郭晓芸稍稍放下心来。要是余彩虹不能及时到岗,这神农大酒店瘫痪了。

    赵铁柱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因为饥饿,突然晕倒在地,再也不醒了。

    等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怪,自己不是晕倒在马路么?怎么会在房间里?

    “铁柱,你终于醒了?可吓死我了!”一个悦耳动听的熟悉声音传来,让赵铁柱心头一暖。

    赵铁柱抬起头一看,差点惊出声来:“彩虹,怎么是你?我不是晕倒在马路么?”

    余彩虹将情况一五一十说明,很快赵铁柱知道余彩虹刚好返回丰山市。经过迎春路,发现躺着一个人,模样有些熟悉。走近一看,发现是赵铁柱,于是将赵铁柱背到自己的出租屋。

    还好,这迎春路离出租屋不远。要是远了,估计余彩虹这样柔软的身段,背着赵铁柱,估计够呛。

    “铁柱,我从芸姐那知道了你的情况。我真后悔,真想不到方小莉是那样一个女人!早知道这样,说什么也不让她来顶我的班!”余彩虹愧疚万分的声音在赵铁柱的耳边响起来。

    “这不怪你,只怪方小莉那个女人!对了,事情过去了,不用自责了。彩虹,你奶奶的病情怎么样了?”赵铁柱不想提自己的事儿,问起了余彩虹奶奶的情况。

    “全好了!铁柱,你的医术太牛叉了!”余彩虹一提奶奶的情况,看赵铁柱的眼神起了一层水雾。

    很快赵铁柱知道是这么一回事,余彩虹这一次回老家后,在洑水镇卫生院王医生的强烈建议下,还是将奶奶送到市内人民医院诊治,做了全方位的检查。

    医院给出的答复是心脏顽固性衰竭,如果实在要做手术,也只能保守治疗,而且费用极高。余彩虹万般无奈之下,只能将奶奶从人民医院带回老家。

    绝望时,余彩虹才用了赵铁柱给的保心包,而且是试一试的心态。在奶奶半夜疼痛难忍时,才将保心包放到奶奶的的床头,立时保心包散发出诱人的芬芳,整个卧房芳香四溢。

    奶奶鼻息闻到了这种香气,开始停止了呻吟喘息。不一会儿,进入了梦乡。

    这让余彩虹对赵铁柱的医术深感神,于是继续给奶奶使用保心包。果然一天一天好转,到了第七天的时候,奶奶的心脏疼痛已经彻底消失了,而且吃得好,睡得香,能够干一些农活了。

    “铁柱,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余彩虹用饱含感激的眼神看着赵铁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