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0章 面对暴风雨
    赵铁柱拈起筷子夹了一大块鹿肉,放在嘴里嚼了一口,感觉到够味,有嚼劲,同时非常香。爽啊!第一次吃鹿肉,越吃越有味儿。

    “你也吃一块!”赵铁柱边说边将一块鹿肉夹到余彩虹的碗,余彩虹也吃了起来。

    不过余彩虹与赵铁柱大口吃肉,大口喝酒不同,她显得很优雅。

    余彩虹吃肉可是小口进食,赵铁柱边吃边欣赏着余彩虹吃肉的姿态,真他娘的美啊!

    边喝酒边吃肉,而且还有美女作陪,赵铁柱心情爽翻天了。

    不知不觉,酒过三巡,余彩虹和赵铁柱都有些醉意。

    余彩虹第一次喝酒,脸蛋红扑扑的,像两个红富士苹果,看着十分惹人爱。赵铁柱醉眼看余彩虹,那可是越看越美。

    余彩虹穿着一件紫红色的莲花裙,虽然裙子将嫩滑如细雪的大半肌肤给遮掩住了,可是那细长如天鹅的脖颈,性感的锁骨以及丰硕饱满的酥胸,还是让人想入非非。

    这个时候,出租屋外面起了风,风儿通过窗户吹进来,拂过余彩虹脸颊,掠起她如云的秀发。这发儿柔滑飘逸,散发着丝丝发香,撩拔着赵铁柱的心弦。

    不知怎的,赵铁柱感觉到浑身开始燥热起来,像千万只蚂蚁在身爬。

    也许是喝多了酒的缘故吧!赵铁柱感觉到下面的东东膨胀的厉害。不行,这样会很尴尬的。

    赵铁柱还存留些许意识,决定离开出租屋,到出租院西头的卫生间去放水。

    赵铁柱一口气跑到了西头卫生间,糟糕透顶,自己放完了水,依然下面是愤怒的雄鹰。

    起邪火了,赵铁柱决定冲个凉,消消火气。

    于是在凉水下冲洗,但让赵铁柱失望的是,毫无果效。

    怎么会这样?赵铁柱突然想起了,自己刚才把一大盘鹿肉吃光了。鹿肉是什么东东?可是滋补男人身体的东西。

    汗啊!都怪自己贪吃,一口气把一大盘吃完,害的身体不受控制。

    赵铁柱从卫生间出来,发现有雨点滴落到自己身,抬头看天,下雨了。

    再看看院的大树,也在不停地摇头。

    天空昏暗,乌云阵阵,看来一场暴风雨要来临。

    赶快回出租屋吧!赵铁柱进入出租屋的时候,推开门,一股浓浓的洗澡水香味传来。赵铁柱翕动了一下鼻子,走进去,发现一幕让他差点流鼻血的事儿。

    但见余彩虹背对着自己,坐在一个大盆当,淋着凉水。

    看得出,她浑身跟自己一样燥热,看来都是吃了鹿肉的缘故。

    余彩虹想用自来水解凉,缓解这种炙热难受的感觉。她跟赵铁柱一样,一点作用都没有。

    赵铁柱不敢看余彩虹,那可是冰肌玉骨,不容自己亵渎。

    这个时候,狂风大作,暴雨倾盆。雨点像筛豆子般哗啦啦从天而降,在房顶炸开锅。紧接着,一道闪电从东方发出,直照到西方,将整个漆黑的天空照亮。随之,一阵轰隆隆的雷声在头顶炸响。

    余彩虹最怕打雷,立时停止了冲凉,回过头,正好看到了赵铁柱站在身边,立时脸臊的通红。羞人啊!刚才实在太热了,竟然忘了关出租屋的房门。

    余彩虹害羞极了,连忙钻到床被窝。

    这个时候,由于平房顶有裂缝,雨下的急,开始往下渗水。滴答滴答,正好滴在了床。

    余彩虹不能呆在床,那冰凉的雨水让她浑身打颤,连忙掀开被子,无意走光了。

    余彩虹那大片的玉山雪岭和白皙修长的美腿一览无余地呈现在赵铁柱的眼皮底下,赵铁柱感觉到心底的那团火开始燃烧起来。

    身体越来越不受控制,可赵铁柱决不让自己乱来。

    此时出租屋漏雨,我必须去修修。否则,这整个出租屋没法住人。

    “彩虹,别怕!我马去屋顶补漏!”赵铁柱扔下这句话出了门,怎么堵漏呢?赵铁柱发现院子有一块大塑料帆布,于是拿着这布,朝着出租屋旁的一棵梧桐树攀爬。

    由于修炼神农玄功,赵铁柱爬树可是拿手,很快借着爬树攀到了屋顶。

    赵铁柱很快发现房顶的裂缝非常大,难怪渗漏严重。这个房东,真他娘的缺德啊!收房租可积极,也很刻薄,却不愿意修补一下渗漏的地方。

    赵铁柱将塑料帆布遮盖在渗漏裂缝处,然后找到一些砖石压在面,以防止帆布被狂风吹走。

    赵铁柱做完了这些,然后下了平房,发现这会儿身体内的那股邪火越烧越旺,一发不可收拾。

    奶奶的,浑身像置身火炉,炙热难耐,简直要烈火焚身。

    我能进屋么?不能,此时身体不受控制了,男女同处一室,这种情况,不发生点事儿来才怪。

    算了,我必须离开这里。

    赵铁柱决定不回屋,当赵铁柱刚刚跨过院子门槛时,一声闷雷轰隆巨响,像炸弹一般炸开了锅。赵铁柱不怕打雷,但出租屋里的余彩虹却吓得瑟瑟发抖。

    “铁柱,你在哪里?我怕!你快回来!不要离开我!呜……呜……”是余彩虹战战兢兢的声音。

    赵铁柱本能地停止了脚步,箭一般地钻入出租屋内,发现余彩虹已经吓得不行了。

    她双手蜷缩在床边,瑟瑟发抖,脸色苍白,十分可怜。

    “彩虹,别怕!”赵铁柱刚说完,又一道雷声滚滚而过。

    余彩虹突然钻入赵铁柱怀里,像猫一般温顺。

    余彩虹两团傲人的尤物紧紧地挤压着赵铁柱的胸膛,随着她剧烈的呼吸一起一伏,撩得赵铁柱有些不受控制。

    更让赵铁柱有些抓狂的是,余彩虹此时只穿着一件胸衣和一个贴身内裤。身体光亮如雪,曲线优美,玲珑剔透,简直是天所赐的尤物,惹人去疼。

    “铁柱,抱紧我!我怕!”余彩虹偏偏这个时候楚楚可怜。

    赵铁柱怜香惜玉,抱住余彩虹。不想这一抱,两个人的肌肤亲密接触,如过电一般酥麻。

    赵铁柱闻到了余彩虹身散发的淡淡体香,这体香让赵铁柱有些痴迷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