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9章 浴室治疗
    赵铁柱此时只穿着一件很薄的汗衫,他能够很真实地感受到余彩虹身两团傲人的尤物紧紧地挤压着后背,那种亲密接触的感觉妙不可言。

    还有余彩虹身散发的淡淡清香味,也冲击着赵铁柱的嗅觉。

    还有余彩虹的飘逸发丝,拂过赵铁柱的脸,撩得赵铁柱心痒痒的。

    摩托车驶出了凹坑,余彩虹才将手松开。可刚松开,摩托车却开始下坡了,巨大的惯性作用让余彩虹不得不再一次挤压着赵铁柱的后背。

    赵铁柱感觉到说不出的爽快,真想不到用摩托车送余彩虹,还能够享受到这种超级福利打赏啊!

    余彩虹小心脏怦怦直跳,她的脸红得厉害,一个星期没有见到赵铁柱,心有些怪想他的。

    这一次赵铁柱送自己回神农大酒店,余彩虹多么希望路程能够多长一点啊!只可惜很快摩托车停在了神农大酒店大门前。

    “好了!彩虹,到了!我也要走了!”赵铁柱说这句话时,心里遗憾的很,刚才那种爽感太暂短了。也许,美好的时光总是稍纵即逝吧!

    “啵”地一声,在赵铁柱要遗憾而去时,余彩虹献了香吻。

    这一吻是赏在赵铁柱的嘴边,赵铁柱感觉到湿滑像果冻一般舒爽。余彩虹赏吻时,娇躯向前倾,正好她半身的两团诱人尤物向前凸起。赵铁柱不经意地从她张开的衣领口,看到了那大片的玉山雪岭,不知怎的,口干舌燥起来。

    如果此时不是在神农大酒店大门前,赵铁柱真恨不得搂住余彩虹,疯吻一次。

    余彩虹羞红脸跑进了神农大酒店,她害怕其她姐妹看到自己和赵铁柱在一起的事儿。这些新来的小姐妹,喜欢玩八卦,自己可伤不起啊!

    赵铁柱看着余彩虹逃也似地跑开,看着余彩虹那一翘一扭的臀部,不由得遐想联翩。

    真是一个惹火的妮子啊!

    赵铁柱骑着摩托车返回梦天酒店。

    赵铁柱回酒店,准备入睡,可刚刚躺下,手机响了起来。

    赵铁柱一接听,发现是董亦欣的声音:“铁柱,快去药店给我买芬必得酚咖片!”

    “董姐,买这药干嘛?”赵铁柱想问个明白。

    “别废话,快去啊!我头疼死了!”董亦欣说完这句话,挂了电话。

    赵铁柱没办法,只能去药店买了。

    当赵铁柱返回酒店进入董亦欣的经理室时,董亦欣已经趴在办公电脑桌前抱住头不停地颤抖。

    “董姐,药已经买来了!”赵铁柱说。

    “快给我服两颗!”董亦欣此时头疼的不行了,连忙对着赵铁柱催促说。

    “董姐,暂时别服,我来给你检查一下!”赵铁柱是个医生,他必须对董亦欣负责,俗话说,饭不可乱吃,药不可乱服。

    可是董亦欣摆摆手说:“铁柱,你又不是医生,能检查出什么病呀?何况我这是头疼老毛病,医生说只要我头疼,买这种药吃!”

    赵铁柱看到董亦欣不相信自己能治病,也没办法,的确自己的身份,在董亦欣面前是一个贴身保镖兼任保安队长的角色。说自己能治病,董亦欣不会相信。

    赵铁柱也只能掏出两颗服于董亦欣口,董亦欣服下去后,仅仅五分钟,让她感觉到不可思议的事情出现了。

    头疼是缓解了,但小腹疼痛起来,而且头疼更厉害,整个人像抽筋一般疼。

    “铁柱,我这还有治疗腹痛的药,你帮我服下去!”董亦欣边说边指着自己的办公抽屉。赵铁柱拉开一看,惊呆了。奶奶的,这么多药啊!治疗各种病的药将整个抽屉挤得满满的,而且全部是西药。

    “董姐,你怎么得了这么多病?是药三分毒,服这么多药,不是病人也会服出病来!”赵铁柱边问边提醒。

    “没办法,最近酒店的工作太忙,我也没时间去医院治疗,只能头疼医头脚疼医脚!”董亦欣苦恼地说。

    “董姐,这样肯定不行啊!首先是西药副作用极大,其次是治标不治本。”赵铁柱一针见血道。

    “铁柱,你这么分析也有道理,可是你难道有办法吗?”董亦欣问。

    “我用医按摩来给你治疗!不用药物!这样没有任何副作用,也能够标本兼治!如果董姐相信我,可以试试,而且我不会耽误董姐时间,只给我十分钟行!”赵铁柱自信说。

    董亦欣对于赵铁柱十分钟治疗一脸质疑,不过这会儿小腹疼痛一阵紧似一阵,好像有不断扩散疼痛的迹象。董亦欣实在疼得忍受不了,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无奈默许。

    “董姐,跟我去浴室吧!要在浴缸用温水浸泡身体,我才好给你按摩治疗,这样也能够保持最佳疗效!”赵铁柱提议说。

    董亦欣脸有些红了,不过疼得她牙关打颤,也别无选择,心想:反正十分钟,如果赵铁柱治不好,让赵铁柱送自己大医院急诊。

    浴室,浴缸里放满了温水。

    “董姐,进入浴缸得把衣服脱下才行!”当赵铁柱提醒时,董亦欣的脸再一次红晕起来。

    究竟脱不脱呢?要是脱了,身体会被赵铁柱看了,自己可从来没有被一个男人看过的。不脱吧,自己的疼痛越来越厉害了,急需要治疗。

    “铁柱,你背过身,不许看姐!”董亦欣哪里能够当面脱衣服,连忙提醒。

    “董姐,放心,我保证不会看!”赵铁柱装作一本正经地转身,心里在想:董姐啊董姐,你越是不让我看,我越是要看。这按摩,必须要手与身体穴位亲密接触啊!你不让我看,我怎么能够治疗呢?

    董亦欣开始脱衣服了,一件又一件,如剥春笋一般。赵铁柱虽然背过身,但也有意外的发现。

    这个浴室竟然门边有一块镜子,赵铁柱通过镜子很快偷窥到董亦欣脱衣服的动人模样儿。

    看着董亦欣凸凹有致的身子,越来越诱人,赵铁柱不由得口干舌燥,呼吸急促,浑身燥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