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3章 美少妇的身世之谜
    “怎么?!你又不动心!好!姐脱衣服给你看!”让赵铁柱怎么也想不到,魏莹莹竟然当着赵铁柱的面脱睡衣,瞬间只脱的剩下了一个黑色蕾丝内衣和一个白色的贴身内裤。

    魏莹莹真的很美,身材高挑,美腿修长,前凸后翘,但凡任何男人看到了,都会被吸引住。

    魏莹莹是一个熟透了的性感少妇,浑身散发着让任何美女都望尘莫及的魅惑力。

    但凡是男人,都心甘情愿地跪倒在魏莹莹的石榴裙下。

    赵铁柱发现魏莹莹是集许多美女的优点于一身,她有着魔鬼般的身材,天使般的脸蛋,火辣的秀眼,还有那冰清玉洁的肌肤。

    赵铁柱看着,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心也怦怦直跳。

    如果眼前有一百万,又有一个像魏莹莹这样的美少妇,赵铁柱会舍弃一百万,去要美人。

    当然,如果不做选择,赵铁柱金钱美女全都要。

    老子要财色双收!

    “铁柱,如果你肯帮我,我可以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你!”魏莹莹的声音越来越诱人。魏莹莹这会儿故意走到赵铁柱的跟前,双手扣住赵铁柱的脖子,凑到赵铁柱耳边,对着他吹气,撩得赵铁柱心痒痒的。

    还有魏莹莹半身的两团尤物紧紧地挤压着赵铁柱的胸膛,赵铁柱感觉到无舒爽。特别是魏莹莹身有香奈儿5号香水,这香水让整个房间生香。赵铁柱感觉到眼前的魏莹莹简直是天所造的尤物,像天宫的仙女降落凡尘。

    赵铁柱看魏莹莹的眼神越来越异样了,像橡皮糖粘住似的,眼睛珠子也不动了,口干舌燥,呼吸急促,手也有点犯痒。

    魏莹莹当然知道赵铁柱被自己的美貌迷住了,心一阵窃喜。俗话说,英雄难过美人关,这一回还是自己的美色能够对赵铁柱产生致命诱惑。

    魏莹莹于是继续施展自己的美色诱惑,说话的声音也娇柔妩媚,搔首弄姿,竟然在赵铁柱面前秀着身材。

    “简直是超级模特!”赵铁柱惊叹道。

    “铁柱,姐的确是模特出身,一年前,姐是全华夏的模特女王!只可惜姐被那个人渣毁了!”魏莹莹的声音传来,让赵铁柱不由得有些愤愤不平。

    狗日的刘三炮,娶了这么高贵美丽的女人嫌不够,还要在外面乱搞。

    “对了,莹莹姐,你和刘三炮是怎么结婚的?”赵铁柱继续追问起来。

    “铁柱,姐当初进行模特选美,很不巧,我爸爸病了,急需要大笔钱,这个时候,刘三炮找到我,说不仅可以帮我治好父亲的病,而且能够资助我进行全国海选。”

    “我只有一个爸爸,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改嫁了,是爸爸把我抚养大,所以我只能答应他。他说要我签个字,我当时想也没想地签了。后来,爸爸的病有了好转,我也顺利当选为华夏模特女王。”

    “在我事业如日冲天时,是刘三炮粉碎了我继续走模特之路。他拿出了我签字的件,我看后懵了。原来这是卖身契,要求我和他结婚。因此我成了被人羡慕的阔太太,可谁也不知道,表面衣食无忧风光无限,背地里却是无尽的痛苦!”

    魏莹莹谈起了自己的身世,让赵铁柱产生了极强的共鸣。

    “莹莹姐,真想不到你的身世这么悲惨啊!”赵铁柱叹息一句。

    “何止悲惨,我嫁给刘三炮,简直是人间地狱!你看看姐身!”魏莹莹边说边指着自己肚脐处,赵铁柱一看,发现有三个凹坑,非常丑陋。

    一看是用烟头烫的。

    “莹莹姐,他怎么这么对待你?”赵铁柱怒了。

    “他是个畜生,强娶姐后,要与姐行房,可是姐拼死也不同意,我说自己要继续走模特这条路,他要求我做全职太太。争执不下,他用烟头烫我的肚脐处。”

    “我揪心的疼啊!可他却像魔鬼一般地狞笑,我越是疼,他越是笑得狰狞,简直是个吞吃人的魔鬼。姐现在肚脐处也还在疼呢!”魏莹莹说话时,情不自禁地流眼泪。

    “莹莹姐,真想不到,那个刘三炮真是人面兽心啊!难怪你要坚持与这个人渣离婚呢!这个人渣不仅欺负姐,还妄图夺取财产,狗日的!”赵铁柱义愤填膺地骂了一句。

    “铁柱,其实这些资产,有相当一部分是姐赚的!姐成了模特女王后,许多广告商找姐担当形象大使,或者是代言人。”魏莹莹的话让赵铁柱不由得对她刮目相看,真想不到,魏莹莹是个吸金女王。

    要是魏莹莹继续走模特路线,那前途可谓更加风光。

    这么一朵好花儿,竟然被猪狗践踏。

    “莹莹姐,我这一次不仅要帮你,而且我还要让你的受伤处得医治!”赵铁柱和魏莹莹沟通后,决定利用医术治好她的创伤。

    “铁柱,姐的伤口是顽固性,不可能修复的!只要你帮姐抓住刘三炮出轨的证据,姐知足了!”魏莹莹并不对赵铁柱医治自己的创伤抱任何希望。

    这创伤其实魏莹莹曾经去医院看过,医生对于已经造成的严重烫伤,束手无策。除非进行植皮手术,可是这样的手术会影响魏莹莹的身体,因此魏莹莹放弃了。

    “莹莹姐,我要修复你完美的体态,我要帮助你重返模特舞台!”赵铁柱充满自信地说。

    “那是一个梦!一年多了,姐已经不再抱希望了!”魏莹莹觉得赵铁柱在安慰自己。

    “我是认真的!莹莹姐,你躺在床,我立马给你治疗!”赵铁柱此时像一个医生对着魏莹莹说。

    “铁柱,你又不是医生,你怎么能够给姐看病?”魏莹莹不解地问。

    “我是医生,我相信我能治好你!”赵铁柱也不谦虚,此时必须说自己是医生,否则魏莹莹是不会同意自己治病的。

    “啊?你是医生?”魏莹莹更是吃了一惊地问。

    “说来话长,等治好了你的伤,我再说给你听!”赵铁柱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