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9章 重症我能治
    我靠,莹莹姐也跟自己卖起关子来了。  过无所谓,自己是梦天酒店董事长,是个甩手掌柜,反正陪着莹莹姐这个美少妇自己也不亏。

    赵铁柱于是点点头,当即给刘雄打了个电话,要求刘雄带着手下的保安加紧训练,刘雄自然答应。

    魏莹莹戴着一个大墨镜,穿着一件黑色风衣跟着赵铁柱出了门。

    这一次,赵铁柱用刘雄的摩托车载着魏莹莹往丰山疗养院奔来。

    赵铁柱骑摩托车载着美少妇,十分潇洒。帅男和美少妇非常抢眼,立时吸引了许多路人瞩目。

    “哇!这男孩好像是个赛车手,在玩漂移!”路边一个女孩对着赵铁柱发花痴。

    “高速过弯,天哪,那动作太酷了!”又有一个女孩惊叹赵铁柱。此时赵铁柱过弯时十分惊险,在一辆大卡车和一辆小轿车当的缝隙钻过去,丝毫不减速。吓得魏莹莹心脏差点跳到嗓子眼,紧紧从后面搂住赵铁柱的虎腰。

    赵铁柱感觉到后背有两团柔软挤压着,按摩还舒爽。真想不到,骑摩托车载着莹莹姐,还有她的意外超级福利打赏啊!

    “那帅伙咋有这艳福呢?我怎么没有这福气呢?”一个同样骑着摩托车载着一个女人的小伙子有些自叹不如。

    却不想这句话被后座的恐龙女听见了,立即猛掐了一下他的腰,疼的这伙子浑身颤抖,耳边一个声音:“你要是再看那个美女,小心老娘掐死你!晚一脚把你踢下床!”

    这些人的羡慕嫉妒恨,赵铁柱都能听见,心里十足地爽了一把。

    而魏莹莹也有些脸红红的,让赵铁柱陪着自己去疗养院,却被路人羡慕!看得出,众人都把自己和赵铁柱当成了情侣。

    赵铁柱一路高爽,享受了魏莹莹的特殊福利打赏之后,不知不觉来到了丰山市疗养院。

    这个疗养院环境不错,一进去像一个大公园,里面有山有水,有花有草,有亭台楼榭。

    下车后,魏莹莹直奔疗养院办公室,是一位漂亮的小护士接待了她。

    “魏小姐,您来了!”小护士毕恭毕敬,好像迎接大主顾的到来。

    “我爸疗养得怎么样了?我要去看看!”魏莹莹开门见山地说。

    “一时说不清楚!”小护士的眉头紧蹙。

    “那带我去看看!”魏莹莹催促道。

    “稍等,我查一下疗养档案!”小护士说完,在办公室里查档案,很快把一个件拿在手。

    赵铁柱在旁边看到,那档案的人员名字很特别,叫“魏国安”。真想不到,这是魏莹莹爸爸的名字,只是这名字并不能给她爸带来吉利。不知道他爸患了什么病,非要进疗养院。

    小护士拿着件,在前面引路,魏莹莹挎着精致的包包在后面跟着,而赵铁柱像一个贴身保镖跟在后面。

    进入了一个重症疗养室,气氛一下子变得阴暗起来。

    疗养室里,一个脸色苍白的老人躺在轮椅,一动不动,他的眼神很绝望。老人挂着氧气,连呼吸也很困难。赵铁柱在心里想:魏莹莹爸爸得的是什么病呢?

    “爸!”魏莹莹看到了爸爸成了这副模样,立时心里一酸,眼泪哗啦啦地流了出来。

    “莹儿,你来看爸了!”魏国安嘴唇翕动着,想起身,可是浑身无力。

    赵铁柱见状,赶快扶了一把,让魏国安坐好。

    “我爸为什么这样?以前不是可以走路的么?快把王教授请过来,我要问情况!”魏莹莹看到爸爸坐在轮椅,加之靠氧气呼吸,对着旁边的小护士说。

    “魏小姐,很遗憾,王教授确诊了,你爸爸的下肢偏瘫,同时心脏功能衰竭,这是他的诊断报告!”那个小护士边说边将一份准备好的诊断书递给魏莹莹,魏莹莹打开看时,赵铁柱也凑过去看了一下。

    “天哪!我爸爸为什么会这样?老天,你是不是故意惩罚我啊?”魏莹莹看到那详细的诊断报告,非常绝望,心悲鸣。

    “莹儿,不要在爸身花费功夫了!我要出疗养院,回老家!”魏国安用苍白无力的声音对着女儿说。

    赵铁柱注意到,魏国安的眼眶溢出了浑浊的泪水。

    “爸,我失去了妈妈,现在绝不能失去你!”魏莹莹边说边伏在爸爸的瘫痪膝盖处痛哭出声,很快泪雨滂沱,让一旁的赵铁柱也心痛不已。

    赵铁柱再次看了一下那个诊断报告,脑海浮现出《神农百草经》,治疗各种疾病的方法纷至沓来。突然,某种疗法让赵铁柱脑海如电光火石般地闪耀。

    “这重症我能治!”赵铁柱果敢地说了一句。

    这句话一出口,一旁的小护士瞪着大大的秀眼看着赵铁柱,这个人怎么看也不像医生啊!何况是医生,能够疗养院的顶级医生王教授牛叉么?

    “铁柱,别开玩笑。”魏莹莹不抱希望地对着赵铁柱说。

    “莹莹姐,我是认真的!”赵铁柱回应道。

    “铁柱,你用什么法子?难道是用按摩治疗么?”魏莹莹问这句话时,想到自己的肚脐处被刘三炮用烟头烫伤,是赵铁柱用神的按摩治好的。

    “这一次不用按摩,只用针灸可以治好!”赵铁柱将“针灸治疗”四个字大声地说。

    “是吗?”魏莹莹半信半疑起来。

    而一旁的小护士则压根不相信赵铁柱用针灸可以治疗,于是道:“这位先生,你又不是医生,怎么能够治病?何况,是医生,用针灸也不能治好。”

    “护士小姐,你不信?!那咱们试试!”赵铁柱对着小护士说,此时的小护士看到赵铁柱一双眼睛盯着自己看,连忙羞红了脸。

    “治病可不是闹着玩,你要是治不好,我们疗养院可不承担责任!”小护士插话道。

    “所有责任由我承担!”赵铁柱边说边转向魏莹莹,轻轻替魏莹莹擦去眼角的泪水,安慰道:“莹莹姐,别担心!一会儿,魏叔能够拔掉氧气管,从轮椅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