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9章 痛扁富二代
    “今天老子就是要碰你,那个小子,此时早被老子雇人收拾了!哈哈哈,今天你就是老子的下酒菜!”一个阴险毒辣的声音传来,让赵铁柱拳头握得嘎嘣响。这是刘三炮的声音。

    “来人,救我!”微弱的求救声传入赵铁柱的耳里。

    “你喊,喝了老子的**散,你就是喊破嗓子也发不出声来!乖乖地从了老子!”刘三炮的声音传来,赵铁柱再也不能听下去了。

    在耳边传来了剧烈的反抗和挣扎时,赵铁柱朝着房门一个爆踹,一脚将包间门踹开。立时看到了刘三炮光着肥胖的屁股,那裤脚落到了脚跟,要朝着躺在包间沙发上的董亦欣扑过来,简直像一头饿狼一般扑向柔弱的小白羊。

    说时迟那时快,赵铁柱一把从后面抓住刘三炮的裤腰带,稍稍一提,就将刘三炮提起来。

    刘三炮看到是赵铁柱来了,吓得魂飞魄散。不是赵铁柱被自己雇请的刘云龙引出去修理了么?怎么……

    “富二代,想不到吧!你的所有阴谋都泡汤了!”赵铁柱对着刘三炮说。

    赵铁柱边说边像提死猪一般,将刘三炮提到二楼楼梯,然后放下。不等刘三炮站稳,一脚朝着他的肥屁股一个爆踹。刘三炮如针锥一般的刺痛,像滚萝卜一般从楼梯坎往下滚来。

    刘三炮腰间的两根肋骨被摔断,如杀猪般的嚎叫传来。当滚在大堂时,就像疯狗一般满地哀嚎。

    大堂里的刘雄、张力、李军和小敏看到了,都一起骂道“狗屁富二代,活该!”

    刘三炮鼻青脸肿地从酒店大门爬出来,就像败家狗一般颜面无存。

    在刘三炮爬过大门时,刘雄、张力、李军三人玩恶作剧,他们将一个写有字的白纸粘在刘三炮的后背。刘三炮出现在大街上的时候,感到许多路人在戳他的脊梁骨,捧腹大笑,很是不解。

    当刘三炮打电话让自己的保镖过来时,保镖很快就提醒主子的后背有一张字条。

    当保镖帮忙取下来,刘三炮看到是“我是乌龟王八”的时候,又羞又气又恼。

    刘三炮对着梦天酒店的方向放出话来:“小子,你羞辱老子,这仇老子记住了!”

    刘三炮捂住屁股,像猪一样惨叫,让保镖背着自己上医院急救。

    赵铁柱在二楼包间里,发现董亦欣此时被**散控制。她看到了赵铁柱,疯一般地喊着“给我,快给我!”

    淑女变**,让赵铁柱很麻烦。

    狗日的刘三炮,竟然用下三滥的手段陷害董亦欣。幸亏自己返回酒店及时,要不然,董亦欣被刘三炮糟蹋了。

    “董姐,你中毒了,我必须给你解毒!”赵铁柱看着被药物控制的董亦欣,说了一句话。

    可刚说出口,自己的脖子就被董亦欣扣住。董亦欣那软绵绵的身体紧贴在自己身上,她用撩人心弦的声音说:“快要我!”

    董亦欣边说边用嘴对着赵铁柱的耳朵吹气,撩得赵铁柱耳朵痒痒的。同时故意扭动着自己凸凹有致的身体,做了一个搔首弄姿的诱人姿势。

    更要命的是,董亦欣故意将上半身的两团柔软摩擦着赵铁柱的胸膛,让赵铁柱潜在的那股野望之火很快燃烧起来。

    赵铁柱感觉到浑身燥热难受,董亦欣眼里饱含无限春情,一种母狼般的饥渴让赵铁柱有些把持不住。

    可是他能么?

    **散的药效,赵铁柱是知道的。

    必须迅速解毒,如果不解毒,后果不堪设想。

    赵铁柱绝不能乱来,救人如救火,否则人命关天啊!

    狗日的刘三炮,本来这种**散只用一点点就可以了。可是为了迷倒董亦欣,竟然把整瓶都用上了。

    这是一种烈性,一旦服用过量,对身体会产生相当大的副作用。

    赵铁柱必须克制身体里的那团越烧越旺的邪火,他要第一时间给董亦欣解毒。

    当董亦欣要主动和赵铁柱疯狂时,赵铁柱极力克制。用手点了一下她的麻穴,董亦欣立即昏迷过去。

    这个时候,必须抓紧时间解毒。

    如何解毒呢?赵铁柱最近在修炼《神农百草经》里的解毒秘术,可以通过内力按摩解毒。

    不过为了达到最佳解毒效果,必须将董亦欣的外衣脱去。只有零距离进行内力按摩解毒,疗效才更独特。

    看着董亦欣凸凹有致的身子,越来越诱人,赵铁柱的心再一次怦怦直跳。

    “上帝啊!我可不是占她便宜,为了解毒,我只能这么做了!”赵铁柱在心里呼求上帝,然后定下神来,开始轻轻地解着董亦欣的上衣纽扣。

    扣子一个个解去,当上衣脱去的时候,董亦欣上半身只穿着一件黑色蕾丝罩罩了。

    让赵铁柱意外的是,这罩罩和以前不同,而是一个紧身性感的胸衣。

    董姐换上了时尚性感的胸衣,这让赵铁柱有些惊喜。

    不过赵铁柱不能分神,他必须解毒。

    赵铁柱暗暗运行神农玄功内力,让精气神处于最佳状态,然后双手按住董亦欣的小腹。因为那**散在小腹中,所以必须用内力将小腹内的**散逼出来。

    赵铁柱的双手一步步从小腹往上移动,用内力按摩。中医和内力相结合,让赵铁柱的治疗大有果效。

    “哇”地一声,董亦欣的嘴角溢出了一丝乌血。

    要是把乌血都溢出来,那解毒就大功告成。

    只不过赵铁柱遇到了一个难事儿,那就是大量的乌血阻滞在董亦欣的小腹往上的位置。

    我必须往上移动,赵铁柱只想把乌血逼出来,这样可以让董亦欣化险为夷。

    却哪里知道,不知不觉中,赵铁柱无意中碰到了傲人的山峰,立时浑身如过电一般酥麻。

    而这个时候,董亦欣也有很强的反应,浑身颤抖。两团傲人的柔软晃荡开来,简直如波涛一般汹涌。

    赵铁柱不经意地看到了,有些失神。

    非礼勿视,赵铁柱闭着眼睛不看,可是脑海中还是浮现出刚才那诱人的风景。

    不能再想了,此时再不运功解毒,就前功尽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