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9章 小人耍阴招
    周雨菲这会儿感觉到腿脚发麻,没办法,这大厅的人越来越挤了。因踩踏惨叫的声音不绝于耳,周雨菲心生怯意,股市太疯狂了!

    周雨菲不得不伏在了赵铁柱的背上,赵铁柱背起她就往大厅外面走去。

    周雨菲感觉到赵铁柱的背很温暖,也带给自己安全感。特别是闻到了赵铁柱身上的汗味,周雨菲心想:这一定是赵铁柱刚才拼了命地拉着自己的手往外挤流的汗。要不是赵铁柱,恐怕自己被挤成肉饼。

    而赵铁柱背着周雨菲,爽爆了。因为周雨菲上半身的两团软肉紧紧地挤压着自己的后背,本来自己的后背只穿着一件薄薄的衬衣,这几乎是零距离接触,让赵铁柱妙不可言。

    还有一点,赵铁柱双手托着周雨菲那丰满的翘臀,又柔又软,弹性极好,这种触感让赵铁柱有些遐想不断。

    从大厅走到厅外,距离不过五十米。为了持续让爽感强烈,赵铁柱故意走路放缓脚步。

    到了大厅外,赵铁柱还想这样背着周雨菲,可大厅外的人也很多,而且又是临近马路,许多人看过来。周雨菲脸皮子薄,耳热脸红心跳,连忙示意赵铁柱快放她下来,赵铁柱只得恋恋不舍地放下来。

    “铁柱,咱们快去停车场,看看董经理走了没?”周雨菲提醒赵铁柱。

    赵铁柱点点头,很快就和周雨菲来到了证券交易所外的停车场。

    但让两个人失望的是,董亦欣的那辆香槟色的宝马车不在了。这说明,董亦欣已经离开了证券交易所。

    “怎么办?人不见了!刚才我刚来时,还发现董经理在交易大厅3号柜台呢!就是人太挤,分开了!”周雨菲秀眉紧蹙道。

    “打个电话试试!”赵铁柱边说边拨打了董亦欣的电话。这个时候,董亦欣的电话意外接通了。

    “董姐,你在哪里?”赵铁柱问了一句。

    “潮河村!铁柱,我被人绑架了,你快来救我!”董亦欣急促的声音传来。

    “谁绑架你?”赵铁柱顺便问了一句,但一个狰狞的狂笑声传来:“贱女人,竟然打电话,不过这里没人能救得了你!你乖乖地从了老子!哈哈哈!”

    “不要——”紧接着,那边的电话信号就中断了。

    “铁柱,怎么回事呀?”周雨菲看到赵铁柱的表情凝重,连忙问。

    “雨菲,快上我的摩托车,咱们去潮河村!”赵铁柱说。

    周雨菲于是上了赵铁柱的摩托车,赵铁柱载着周雨菲,风驰电掣般地往潮河村奔过来。

    这是丰山市非常偏僻的一个小渔村,靠近潮白河,路非常不好走,坑坑洼洼,一路灰尘。丰山市的交通游览图上,没有这个村的标注。幸好周雨菲手里携带着多功能手机,利用手机中的gps卫星导航系统,找到了潮河村所在的位置。

    潮河村道路坑坑洼洼,摩托车不停颠簸,周雨菲没有坐稳,一不小心,差点从车上栽下去,幸好赵铁柱大声提醒让她抱住他。

    周雨菲本能地从后面抱住赵铁柱的虎腰,赵铁柱感觉到她身上的两团柔软紧紧地贴在自己的后背上,感觉到舒服极了。

    一路上享受着周雨菲的肉丸按摩,赵铁柱的摩托车开进了潮河村。

    这是一个废弃的村庄,没有人居住,到处是废弃农房,不知道董亦欣在哪里。

    两人有些茫然时,突然“啊”的惨叫打破荒村的宁静。

    赵铁柱骑着摩托车载着周雨菲循声奔来,很快就到了村中的一个大宅院前。

    赵铁柱刚要闯进去,却发现宅院外,有七八个彪形大汉在站岗放哨。

    他娘的,这些彪形大汉,一看就是保镖。

    不能直接闯进去,因为身边有周雨菲。

    赵铁柱让周雨菲潜伏在宅院前的一棵大槐树后面,自己则从一侧的院墙攀爬上去。攀爬时,身上有个东西滑落在地,被周雨菲看见,捡起来准备递给赵铁柱,却发现赵铁柱翻院墙进入宅院中。

    赵铁柱练习神农玄功,敏捷如猿猴一般地翻院墙,轻松进入宅院。

    此时发现宅院堂屋内,一个白胖的男人瞪着血红的眼睛,对着绑在废弃竹椅上的董亦欣怒吼着:“你个贱b,别指望那小子能够来救你!你咬老子,这事儿老子记住了!老子绑架你到这里,是和你谈一笔买卖,别不识抬举!”

    赵铁柱潜伏在堂屋门外,很轻易地发现,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江天集团的继承人刘三炮,不由得拳头握得嘎嘣响。

    “刘三炮,你究竟要耍什么花样?”董亦欣被绑在椅子上,用一副冷冰冰的眼神看着刘三炮。

    “只要你把梦天酒店划归我的名下,我就把你投入江天集团的股份解冻,如何?”刘三炮用一副贪婪的眼神看着董亦欣。

    董亦欣听到这句话,狠瞪了刘三炮一眼,仿佛看穿了他的嘴脸,说:“刘三炮,这一次江天股市大涨大落,是不是你暗中操控?”

    “是又怎么样?股市如战场,我的手中,有一个操盘手团队,牢牢地掌控股市!”刘三炮终于露出了阴险的本质,董亦欣怒骂一句“你卑鄙!”同时狠狠吐了一口唾沫在刘三炮的脸上,刘三炮弄得灰头灰脸,不由得大怒。

    “贱b,老子只问你一句,答不答应?”刘三炮早就有吞并梦天酒店的野心,此时说这句话时,有些丧心病狂。

    “妄想!我就是血本无归,也不会将我辛勤打拼的产业落到你这种卑鄙小人手中!”董亦欣此时义愤填膺,断然拒绝。

    这句话让打如意算盘的刘三炮恼羞成怒,歇斯底里地对着董亦欣疯狂叫嚣:“你不答应老子,老子就先奸后杀!或者先杀后奸!”

    刘三炮凶相毕露,边说边开始一把抓住董亦欣的衣领,用力一扯。嘶啦一声,将董亦欣一套崭新的黑色亮片连衣裙的扣子扯断,立时董亦欣那凸凹有致的地方露出来。

    那黑色的紧身胸衣和白嫩的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极其扎人的眼睛,就是在门外的赵铁柱也看得眼睛发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