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3章 撞见闹事混混
    喝下去后,余彩虹感到芬芳四溢,唇齿留香,回味无穷。

    特别是身体泛起了一丝丝清凉,精神变得轻松,心情也变得愉悦起来。

    “铁柱,这是什么茶呀?喝了后感觉到浑身的疲乏消失了许多!”余彩虹非常吃惊地问。

    “这是滋补茶,常喝可以生津止渴,缓解疲劳,当然还有一个重要作用,那就是滋容养颜!”赵铁柱回答让余彩虹又惊又喜。

    “铁柱,还有药丸吗?能卖给我么?”余彩虹一旦发现神奇草药丸的妙用,就乐此不疲地求索。

    “我这里只剩下七颗了,一百块一颗!你要吗?”赵铁柱笑着说。

    “行!”余彩虹觉得值,边说边准备掏钱,但赵铁柱却阻止:“彩虹,我说的玩的,哪里收你的钱啊!以后这酒店的工作,我还得你打理呢!对了,知道我今天要你来干什么吗?”

    “不是汇报工作吗?”余彩虹问。

    “是,也不是!”赵铁柱说完,就将事先准备好的一个大红信封塞给余彩虹。

    余彩虹一看,发现是红包。从厚度来看,应该不少于一万块。

    余彩虹不肯收,可是赵铁柱坚持要她收下,说这是提前预支薪水,这让余彩虹好感动。

    “铁柱,谢谢你啊!”余彩虹真诚地道谢。

    “彩虹,说谢谢弄得生分,咱们都是将神农大酒店做得更强。”赵铁柱的这句话让两人的关系迅速拉近。

    赵铁柱给一万元红包不说,还拱手把剩下的七颗草药丸给了余彩虹,这让余彩虹非常感动。

    余彩虹汇报完工作后,就要离开。

    可不知怎的,她竟然有点恋恋不舍起来。

    想起和赵铁柱在一起的朝朝暮暮,余彩虹就心潮澎湃。

    “彩虹,晚了,你快回卧房休息吧!我已经让芸姐给你准备了一间单独卧房,在318房间!这是钥匙!你拿去!”赵铁柱边说边将一把崭新的钥匙塞给余彩虹。

    余彩虹从来没有遇到过对自己这么好的男人,而赵铁柱,却如此关怀自己,不由得潸然泪下。

    “铁柱,送我回卧房,可以么?”余彩虹轻轻地问,低着头,脸也有点红。

    赵铁柱反正这会儿也没有重要的事儿,点点头,和余彩虹一起出了办公室,往神农大酒店318房间走过来。

    318房间,是新装修的一间豪华卧房,里面有柔软的沙发卧床,还有梳妆台,办公桌,甚至还有一台崭新的笔记本电脑。所有一切,都让人感觉到像一个家。

    “彩虹,你休息吧!明天还有工作呢!我走了!”赵铁柱说完,就要离开。

    但哪里知道余彩虹一把从后面抱住了他,说了一声“铁柱,今晚留下来!”

    赵铁柱的脚步停住了,他感觉到后背被两团柔软挤压着。余彩虹身上散发的淡淡清香渗入自己的鼻息,撩拨着自己的心弦。

    可是我能留下来么?

    我能真正给余彩虹幸福么?

    我最爱的人是余彩虹么?

    赵铁柱在心里连发三问。

    “彩虹,我还有事,你休息吧!”赵铁柱借口要离开,他在心里极力压制自己。

    余彩虹不得不松开赵铁柱,心情很失落。

    赵铁柱走了,没有回头。余彩虹看着他的背影直至消失,心中自问:“为什么赵铁柱不愿意留下来?他的心中究竟装着谁啊?”

    赵铁柱回到了办公室,躺在沙发上,不能入睡。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赵铁柱办公室的电话急促地响了起来,这把赵铁柱给吵醒了。

    赵铁柱一接听,电话里传来一个急促的声音:“铁柱,不好啦!有一伙人闯进酒店来闹事!”

    “芸姐,别紧张,我马上就来!”赵铁柱放下电话,就急匆匆地下楼,究竟哪个王八蛋来找茬。

    赵铁柱急匆匆地下楼,进入酒店大堂,很快就发现大堂内,一伙人闯了进来。

    因为梦天酒店招来的刘雄、张力、李军等保安在昨天活动结束后就离开了,因此神农大酒店只有新招来的一些工作人员,而且大多数是女性员工。这些年轻美貌的女孩子,哪里看到过这种局面,都吓得四处躲藏。

    只有郭晓芸和余彩虹挺身而出,可即使这样,这伙人却拿她们开刀。

    为首的一个耳钉男是十多个混混的头,这耳钉男打扮的不伦不类,不男不女,眼睛中满是邪气。

    “快叫保护费,别跟老子废话!”耳钉男对着郭晓芸和余彩虹喝道。

    原来是地痞勒索保护费,赵铁柱在一旁看到了,不由得握紧了拳头。

    “这位爷,我们酒店重新开业,起步艰难,你看能不能这样,等酒店有了效益,再给行不?”郭晓芸想周旋一下。

    “昨天你们酒店赚大了,别以为老子不知道,快给!否则,老子让手下的兄弟砸场子!别说老子不给面子!”耳钉男只为钱而来,竟然明目张胆地勒索。

    郭晓芸试探地问需要交多少保护费,那耳钉男伸出三个手指头。

    “三千,好!我给。彩虹,你准备一下!”郭晓芸边说边示意余彩虹准备钱。

    “哈哈哈,你当老子这么好打发么?老子带着兄弟们来一趟,三千块不够烟酒钱!”耳钉男贪婪地说。

    “那你要多少?”郭晓芸问。

    这个时候,耳钉男不发话,身边的一个肥头大耳的混子插话了:“我老大金口一出,起步价都是十万计!”

    “三十万?!你们这不明摆着抢劫么?”郭晓芸气愤不已地说。

    余彩虹也在一旁心惊胆战,真想不到,这帮地痞贪得无厌啊!要是这样下去,酒店再好的生意,也不够喂饱这群贪婪的狼。

    “你给老子交不交?不交是吧!兄弟们,给我砸场子!”耳钉男早就不耐烦了,大手一挥,立时十多个混子就要搬桌子砸凳子。

    赵铁柱准备出手,这个时候,郭晓芸感到形势危急,连忙掏出手机准备报警。

    却哪里知道,这个耳钉男一把夺过手机,嚣张狂妄地吼着:“报你妈个球的警,其实你不交钱,还有一个选择,就是你们陪老子玩玩,只要把老子侍候的爽,老子就免了这保护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