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8章 杀红眼了
    “村口集合我不去了,我去玉米地里!”沈水仙有些心急,可是赵铁柱知道收割玉米很累的,于是说:“嫂子,我去吧!对了,我不在身边,就让月娥婶陪你去村口!”

    赵铁柱其实对嫂子去村口不放心,毕竟他知道昨晚狂扁牛大壮,牛大壮时刻会报复。

    “那辛苦了!”沈水仙感激地道,接着和秦月娥一起去了村口,赵铁柱则去六里沟的玉米地。

    赵铁柱来到嫂子家的玉米地,果然发现大片的玉米都倒在泥土里。因为最近几天仙女村下雨,玉米棒子都浸在泥水中。如果不及时收割,会导致辛勤耕种的玉米颗粒无收。

    因为这玉米倒在泥土里,根本不能用收割机收割,赵铁柱只能用原始的方式进行,开始挥舞镰刀收割起来。

    好长时间没有干农活了,已经习惯了丰山市的城市生活,但赵铁柱却没有忘记自己是一个小农民出身。继续不停地收割,由于修炼神农玄功内力功夫,变得气力饱满,精神抖擞。不知不觉,就将嫂子田地的玉米都收割了。

    挽救了玉米地的玉米,赵铁柱才稍稍歇一口气。正在这时,一个声音在喊:“铁柱,铁柱,你嫂子出大事了!”

    赵铁柱停止歇息,他举目远眺,发现百米外一个人影在喊。

    咦,那不是热心快肠的秦月娥吗?她不是和嫂子去了村口吗?看她很着急的样子,赵铁柱预感到一种不妙,顾不上歇息,飞一般地奔过去。

    赵铁柱跑近秦月娥,主动先问:“月娥婶,究竟我嫂子出啥大事了?你快说呀?”

    “铁柱,你嫂子在村里所有的地全部被霸占了,没有得到一分钱的租地款,其他乡亲们也没有得到任何好处。”

    “乡亲们怕牛大壮,只能把眼泪往肚子里流。你嫂子实在气愤不过,就代表乡亲们去找牛大壮评理去了,我刚才劝都劝不住!”秦月娥气喘吁吁地说。

    “禽兽牛大壮,老子草你妈!”赵铁柱当时就爆了粗口,他很少这样骂人,实在是义愤填膺。不骂出来,憋在心里难受。

    “快点,你去村口,说不定你嫂子大难临头了!”秦月娥突然记起了什么,连忙催促赵铁柱说。

    赵铁柱也猛然意识到这一点,禽兽牛大壮,一直都垂涎水仙嫂子的美色,嫂子去求情,不明摆着是羊入虎口。好白菜自己都舍不得吃,哪里能够容猪拱?

    不行,我必须跑过去,要是雪白的嫂子被那个胖乎乎的,重二三百斤的大肥猪糟蹋了,赵铁柱简直比用刀子刮自己的皮肉还要痛苦。

    赵铁柱脚步如飞,秦月娥在后面看的惊呆了,这跑步的速度太快了吧!简直跟小鹿一般飞奔,秦月娥被赵铁柱那健硕强壮的身姿折服,心中暗叹:铁柱真有男人范儿!

    赵铁柱回老家不停地修炼神农玄功,即使在收割了玉米之后,仍然能量充盈,自然跑步的速度就具有爆发力。

    赵铁柱一口气跑到了村口,就像野牛一般狂野,可他发现村口没有嫂子的影儿,也没有牛大壮的影子。

    问了在村口的一个村民,赵铁柱很快得知,嫂子跟着牛大壮去了他家。

    赵铁柱来到牛大壮家的大院,却发现大院门挂了大铜锁,而自己又听到了里面传来的声音“不要,你放开我,你这个禽兽!啊!不要!”

    是嫂子孤立无援的求救声,一想到嫂子即将被禽兽牛大壮活活糟蹋,赵铁柱就热血上涌,一脚朝着铜锁踹去。

    “嘣”地一声,崭新的大铜锁竟然被赵铁柱极具爆发力的劲力给震断。但是即使是这么大的声音,里面的禽兽牛大壮却是色心大发,精虫上脑。他并没有料到是赵铁柱闯了进来,还认为自家院墙足够高,怎么也不可能爬墙翻进来。

    而且大铜锁是刚买的,结实着呢!用两百斤的重物也难砸坏。何况,还有哪个鸡儿日的敢砸自家大院的大锁啊?除非他不想在村里混了。

    因而牛大壮自以为可以高枕无忧,肆无忌惮地霸占垂涎已久的沈水仙。

    “我说过,只要你陪老子睡觉,老子就可以给你一点租地款,你这么反抗,老子已经失去耐心了,老子今天就来一个霸王硬上弓!”牛大壮说完,就像一头饿狼一般地扑了上去,把嫂子雪白的娇躯压在了他肥硕的身体下。

    这正好被闯进来的赵铁柱看到了,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赵铁柱爆喝一声“住手!”

    这声音就像一把利剑,把色心病狂的牛大壮给吓得失魂落魄。当他停止手看到是赵铁柱如神兵天降一般出现在自己眼前,浑身出了一身冷汗。

    不过,歹毒的牛大壮突然吹响一声口哨。很快,一条威猛的狼狗冲过来咬赵铁柱。

    说时迟那时快,赵铁柱没有防备,他的右腿被狼狗咬了一下,一阵深入骨髓的痛感传入他的脑海。

    牛大壮一直在豢养狼狗,而这条狗更是仗势欺人,可谓狗仗人势。牛大壮看谁不顺眼,就指使狼狗咬人,不知道有多少人受到这条狗的侵害。村民们因此越发害怕牛大壮,敢怒不敢言,只能在背后暗骂牛大壮是“狗娘养的”。

    这狼狗十分凶顽,赵铁柱感觉到锋利的牙齿要将自己的大腿刺穿。赵铁柱甚至能听到骨头咯嘣断裂的声音,只要骨头断裂,大腿必将残废。

    “咬死他!快咬死他!”牛大壮阴狠地指使着与自己一同为虎作伥的残暴狼狗。

    随着狼狗用力地撕咬,钻心般的剧痛让赵铁柱差点晕倒在地,他浑身发软,已经不能正常运功反击了。这条狼狗的攻击力和破坏力,远超常人想象。

    怎么办?死在一条狼狗手中,不值啊!

    这个时候,赵铁柱眼睛红了,露出杀气。他突然想起自己的衣兜中有银针,连忙忍痛掏出银针,使出力气,朝着凶残的狼狗疾射过来。

    正好不偏不倚,狼狗最薄弱的部位——右眼被银针刺进去,狼狗眼睛被刺瞎,“呜呜”惨叫,疼得狼狗连忙松开了撕咬赵铁柱右腿的口,狼狈逃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